求愛遭拒?搞清楚她是對「性」冷感,還是對「你」冷感

「我老婆有性冷感。多年來,不管我怎麼說,她都覺得性是骯髒的,我已經快要絕望了。」診療室裡,明杰的眼神望向遠方,一副不知從何說起的模樣,讓坐在對面的我不知該如何接話。

「我也曾經很努力地嘗試一些特殊的方法來改變她,但她總覺得不需要,性的一切都是我想要的,她就是不配合,30年過去了,女兒今年也28歲了,一輩子的性功能就這樣被她壓抑壞了......」

「這麼多年,唯一能用的方法就是自慰,但總覺得空空的,有時心裡想,我怎麼會這樣,一輩子在性上得不到滿足,像被關在一個籠子裡一樣,逃脫不了。」明杰自顧自地說下去,完全不給我插話的餘地。

「想要的時候就看看A片,受不了了就去聲色場所,但不管我怎麼做,還是滿足不了自己內心對性的渴望。我真的很痛苦,內心渴望愛,渴望有一個可以依靠的女人,渴望可以抱著睡覺的女人,但就是沒辦法,老師,我該如何解套?」

「那你現在比較大的問題是?」終於問我了,我趕快問他來求診的目的。

「我從年輕時就一直有早洩的情形,也許是因為這樣,老婆對性不滿意,不想和我做,這個責任我想我是應該負的。」拐了這麼大一個彎,他好不容易說出來診的目的。

「你曾經求助過嗎?」

「沒有!」

「為什麼?」

「因為老婆基本上對性的需求就不太大,也從沒要求過我,時間一久也就沒想真正去處理它。」

「那你為什麼現在想來?」我抓住機會直攻他來的目的,心裡猜測明杰是否想尋找新伴侶。

「因為,我們都已經年過半百了,她提離婚也提了近十年了,最近我一直在想是不是該給自己機會,過自己真正想過的生活。」聽起來頗令人同情,明杰想要從性上尋回自信心,我當然願意盡力幫助他。

「那你治療好了以後想做什麼?」我笑笑地逗他,想為他治療成功後編織一個美景。

「我也不知道,目前為止沒有對象,就算是給自己人生的一個交代吧!」明杰幽幽地說。

我心裡不禁納悶起來,既然明杰現在沒有新的寄託,是什麼動力讓他想治療早洩?我決定把這個疑惑留到治療最後再處理。

「你剛說你早洩是什麼情況?」我將話題轉回性功能上。




「就是要進去的時候心裡就很焦慮,感覺自己快射了,果不其然,一進去就射了,雖然有時可以堅持一分鐘左右,但那個狀況很少....」明杰說得有點靦腆。

明杰的早洩的確很嚴重,這種一進入陰道就射精的人,根本提不上對性有什麼快樂,當然他自己也不願意,對老婆來說也不公平,性在他們的生活中盡是沮喪,這也是容易理解的。

早洩的定義,目前較被接受的是「診斷與統計手冊—第四版」(DSM- IV)的診斷標準,也就是在極小的性刺激下,在陰莖進入陰道之前,接觸到或進入陰道小於1分鐘內或小於10下即已射精稱之,而且這種情形是持續而反覆的發生。這樣的問題會明顯造成在人際關係上的困難或障礙。美國泌尿科醫學會於2004年認為:在排除性伴侶性功能障礙的前提下,不論是在陰莖進入陰道之前或是進入陰道後不久,在希望射精前就已經射精,而造成自己或性伴侶、或雙方的失落便可定義為早洩。這和近年來性學上對早洩的定義為無法控制不謀而合。

「我們現在剛分居半個月,因為老婆說她不想和我住,說我脾氣很大,以前可以忍受的事,現在卻一點也不行,我也不知道自己是怎麼了?」明杰嘆了一口氣,「我承認有時會發一點脾氣,最近好像更年期到了,發瘋起來就大吼大叫的無法控制,但會這樣完全都是因為我不快樂,老婆對我不滿意,在她完美的性格下,我沒有一樣優點,從結婚到現在我沒有一天被鼓勵....」

「你們多久沒做愛了?」

「我們已經兩年沒過性生活了,基本上都是她不讓我碰,對性有很強烈的嫌惡感,她有憂鬱症,身體狀況也不太好,所有的家事基本上都是我在做,我都做煩了,但是只要她看見廚房有一點兒髒,地板有一些不乾淨就唸我,我覺得很委屈,不知該怎麼抒發這種情緒。」

「那平常她不做家事都在做些什麼?」我試圖了解他老婆的個性。

「因為她是退休的高中老師,平常喜歡閱讀、聽演講,我們的世界不同,話題也少,不知該如何進行溝通。」

「你們第一次提到離婚是在什麼狀況下?」

「大概是結婚十年後吧。有一次,我老婆要我和她一同逛街,但是我對逛街實在沒什麼興趣,就說我在附近等,她逛好了再叫我,結果我手機沒電了,連絡不到人,我在這等,她在那找,結果她就說我是個沒信用的人......」

我心裡總覺得他一定有些事沒老實說,老婆不會因為手機不通就想離婚,相反的,我認為可能是明杰平時就讓老婆覺得沒有安全感,但這個疑問我暫時放在心底。




「既然她有憂鬱症,你有去探望她嗎?」

「昨天我去看過她,她好像過得還不錯,家裡整理得很好,沒有想像中的那麼需要我... 」突然間我看見明杰眼底的落寞。

就這樣,我們的話題一直圍繞在老婆如何讓明杰處於一個不快樂的狀態下,他對自己的描述多半是苦旦角色。第一堂課結束前,我要明杰回家先做一些基本的性功能訓練。

豈料,第三堂課結束後,明杰開始對我表達愛慕之心,我適時地提醒明杰,要他專注在早洩的問題,但他似乎不以為意。

接下來的訓練課程中,明杰的狀況一下好一下壞,得失心很重,對於每個星期、甚至每天性功能練習的狀況都必定和我報告,只要當天練習的狀況沒有達到預期的效果,他就會一直在網路上尋求協助,甚或懷疑治療方式,可是一旦回應他,他又轉為苦苦哀求我們的幫助。漸漸地,我發現明杰口頭說在家練習時早洩的狀況並沒有好轉,但在治療室中卻已經有了大幅度的改善。

明杰不停地表現曖昧,希望我能做他的紅粉知己。雖說以前早洩的陰影造成明杰對自己的自信不足,這讓他更渴望得到關心與鼓勵,但他已經造成別人的困擾卻不自知。

我想答案已經很清楚了,為什麼老婆會堅決想離婚,會沒有安全感,會不想和這樣的人做愛,甚至如他所言的性冷感,答案並非完全來自於明杰的早洩,而是來自他的性格。任何一個女人都無法容忍這樣複雜曖昧的關係,我想這也許是老婆覺得和明杰生活在一起很累,決定不想再在一起的原因吧。

單純的性功能障礙,尤其是早洩的問題雖是我治療中最拿手的,但通常經過了解及溝通後就會發現,後來浮現的心理問題,往往比原先求診的生理問題更為嚴重,這才是更複雜難解的地方,原來,這才是性呀。

作者簡介_童嵩珍

嵩馥性健康管理中心主任,中華性健康促進協會理事長。畢業於樹德科技大學人類性學研究所,美國性學家學院(ACS)專業性學家。專長:男性性功能障礙、女性性交困難及伴侶關係改善,運用美國及德國性治療採「非藥、非刀」以物理訓練及心理疏導方式,並於開設「性健康粉絲專頁」免費線上回答性愛問題。

  • 評分:
  • 1
  • 2
  • 3
  • 4
  • 5
  • (0)
共有0則留言

回應文章請先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