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敵竹科、農委會!台灣豬肉的幕後英雄被迫吹熄燈號

台灣的養豬產業面臨內憂外患。內憂有豬下痢疫情造成數十萬頭小豬死亡,導致市場缺豬,豬價居高不下,消費者哀哀叫,豬農也抱怨沒賺多少錢;外患則有美國企圖挾著藉由TIFA談判,要為帶有瘦肉精的美豬敲開台灣市場大門。

值此養豬產業淪為「慘業」之際,扮演國內「種豬界奧斯卡學院」的種豬中央檢定北站,日前受到新竹科學園區竹南基地擴張,以及農委會縮減經費不願繼續支持運作的情況下,今年初悄悄地吹起熄燈號。

對一般消費者來說,中央檢定北站關閉,大多無感。但若說到台灣豬農可以不靠餵養豬隻瘦肉精,養出瘦肉比率很高的豬肉,過去就是靠中央檢定北站篩選出帶有優良瘦肉基因的種豬,擴大繁殖;台灣豬農在口蹄疫爆發前可以創造出一年8百多億的產值,雄霸日本豬肉市場,也是靠中央檢定北站篩選出帶有多產基因的種 豬,讓母豬每胎至少一口氣可生下12、3頭小豬賺大錢。

中央檢定北站究竟是什麼神奇單位,讓豬農靠多子多孫的種豬賺大錢,讓愛吃豬肉卻又怕肥的饕客,不必擔心殘留瘦肉精卻又吃肉吃得盡興?場景得拉回40年前的苗栗竹南,一個名為「台灣養豬科學研究所」(現為財團法人動物科技研究所)的地方。

種豬檢定 撐起台灣養豬一片天

台灣養豬科學研究所豬種性能檢定站第一次拍賣的情形。(中央檢定北站提供)

養豬產業是台灣農業的重要支柱之一,1996年發展至最高峰,產值達新台幣886億元,佔全國農林漁牧總產值之21.2%,高居單項農產品產值第一位,即使隔年爆發豬隻口蹄疫,使台灣生鮮豬肉痛失在日本豬肉市場的五成市佔率,但至今台灣豬肉產業的年產值仍接近700億元。能夠撐起這麼龐大的養豬市場,種豬產業扮演著非常重要的支援角色。

在種豬產業當中,「種豬繁殖性能檢定」(簡稱「種豬檢定」)可說是核心業務,因為台灣現有的商用豬隻種原,均來自歐美溫帶國家,對處於亞熱帶的台灣環境耐受度不同。透過各個民間種豬場引進不同特性的種豬,送往養豬科學研究所進行中央檢定,找出每隻種豬的基因與性狀,例如多產、耐熱、抗緊迫、多瘦肉等,建立資料庫,再由種豬業者長期進行配種,篩選出適合台灣環境與市場的種豬,還可外銷東南亞。

一般而言,種豬檢定可分為「場內檢定」及「中央檢定」。場內檢定是由各種豬場場內自行針對種用豬隻進行生長性能、繁殖性能及肉質遺傳進行比賽,再由個別成績、系譜之間的比較,作為種豬場內育種及指定配種的依據。

至於中央檢定站,可說是國內民間各個種豬場發揮的伸展台,因為來自四面八方的種豬,同一時間集中在同一環境、同一條件下,進行飼養與繁殖性能觀察, 由於是官方主持,不但公正性較高,也才能找出繁殖性能真正好的種豬。因此中央檢定站的公信力,在種豬場與豬農的心目中,始終有無可替代的信賴感。



原本國內設有南北二處的中央檢定站負責。最早設置的北站位於苗栗竹南,由台灣動物科技研究所負責經營;南站則設立於台南新化的行政院農業委員會畜產試驗所,由中央畜產會負責辦理純種豬生產性能選拔工作,而生長性能選拔資料,則由畜試所協助處理。

不過有40年歷史的中央檢定北站,卻在竹科竹南基地要擴大範圍,農委會不再補助經費支持的情況下,吹起熄燈號。農委會要求關閉的理由,主要是認為來自四面八方的種仔豬送往中央檢定站評比,疫病的風險無法控制,再加上現在民間的種豬場也幾乎可以做場內檢定,不一定要再由國家扮演中央檢定的角色。

不過養豬專家表示,中央檢定的公信力較高,民間的場內檢定尚無法如中央檢定獲得豬農的信賴,如果竹科竹南基地要擴張而使得北站必須關閉,應當另覓新址重建北站,服務豬農的需求才對。

產官學合作推動種豬性能檢定工作近40年來,為台灣種豬與養豬產業帶來輝煌的歷史,其中的發展過程也歷經過許多波折與挑戰,一路如履薄冰,箇中冷暖,中央檢定北站場長黎漢龍最清楚,他可說是與豬共舞了30多年,對檢定工作,如數家珍。

種豬檢定工作甘苦 如人飲水、冷暖自知

黎漢龍與豬共舞30年,對於種豬檢定中央檢定站北站的功能與角色如數家珍。(黎漢龍提供)

黎漢龍是於民國68年6月進入台灣養豬科學研究所服務,當時擔任檢定技術員。在68到71年間,負責場內檢定工作,直到72年才到檢定站。

他認為檢定工作雖然非常辛苦,也有慶幸與值得欣慰的地方。每當他看到台灣優良的種豬或是國外進口豬後代,透過中央檢定站的飼養與照顧,展現出最好的性能,用好價格拍賣出去,就像嫁女兒的心情十分不捨,但看到豬農洋溢買到滿意種豬的表情,檢定站工作人員也與有榮焉。

中央檢定北站的發展過程,面臨動物疫病與環保壓力,曾經關閉三次。但即便如此,種豬場與養豬農民仍然對檢定站抱著極高的期望。

黎漢龍說,檢定站第一次關閉是在民國86年,當時因豬隻口蹄疫影響,關了將近8個月;第二次則是面臨新竹科學園區擴張,民國91年政府說要徵收檢定站土地,同時因為廢水工程的關係,竹科不讓檢定站搭排廢水,所以關閉;第三次關閉則是民國97年,理由也是科學園區要擴張,準備徵收檢定站,要求檢定站停工。



其中豬隻口蹄疫導致中央檢定站北站關閉的經驗,令黎漢龍印象最深刻。他回憶,當天才剛忙完拍賣,種豬場取得好價錢,養豬戶也買到好種豬,皆大歡喜。 結果有新的一批小豬剛進入繫留場,其中兩隻被驗出口蹄疫反應。雖然檢定站拍賣場的豬都沒有感染,但因為當時在口蹄疫情的鋒頭,牽累這600多頭健康的豬隻都要被撲殺。

黎漢龍說,「我當時心很痛,因為必須親自去將健康的豬一頭一頭趕出豬舍處死。我一頭一頭地跟牠們磕頭,那次哭得很傷心,為此吃不下飯,吃素一個月。」

但危機也是轉機,也因為那次經驗給黎漢龍很深的感觸,日後中央檢定站北站對於防疫也特別重視,不但採取「隔離早期離乳 (或稱早期離乳隔離飼養,簡稱SEW)」制度,並從美國引進「套裝模組化豬舍」(簡稱DDL),就是要降低任何疫情傳染的可能性。

口蹄疫風暴 化危機為轉機

黎漢龍表示,因為他是做場內檢定出身,民國68到71年間專門到各種豬場去輔導場內檢定,因此他發現如果種豬進到檢定站時的日齡與重量越高,就越容易發生傳染病或慢性病。

「當時檢定站內工作人員可以不看電視節目,但一定要看氣象報告,尤其只要氣溫一下降,豬隻的呼吸道疾病就可能會爆發,因為牠們在自己的種豬場內都已有潛伏期,」他說。

因此口蹄疫之後,檢定站就改成隔離早期斷奶。黎漢龍說,檢定站原本接受進場的豬是4到9公斤,但後來發現在9公斤時,豬隻的疾病清除不是很完整,所以檢定站規定進場豬隻必須降低日齡與體重,日齡必須是介在14-17天,體重必須介在4-7公斤。

豬的日齡減少、體重減少,搭配保育舍消毒、煙燻與暖舍維持攝氏30度的功能,這些來自四面八方的豬隻,身上的疾病,包括因母豬的垂直感染、場內水平感染,幾乎可以阻絕。經過保育舍的調養,小豬非常健康,用藥會更省,死亡率更低,費用更省。

也因為這樣的危機變轉機,中央檢定站北站的保育舍育成率,從民國86年到現在,一直維持96%的高水準,整體定檢站的完檢率,也都維持在97%至100%間。

黎漢龍表示,中央檢定站就像是翹翹板的中心支點,兩端分別是種豬場與養豬農民,只要有任何一端出現問題,檢定站也會受影響。因此檢定站是否稱職,可以從種豬場是否願意送種豬來檢定,以及拍賣的成交率而定,因為這兩者代表檢定站的公信力。

「有時種豬場送來5公斤的小豬,經過八個月的照顧到130公斤,再送回去種豬場,農民自己都嚇到,因為對比場裡的豬,怎麼檢定站的這麼漂亮,」黎漢龍得意地說。

檢定功能發揮 豬農受惠「創紀錄」

因為中央檢定站有效發揮功能,台灣種豬改良的成果非常明顯,讓肉豬從飼養23個月才可達到75公斤,提升至飼養6個月即可達到110公斤的水準。

自實施種豬登錄與檢定以來,依據送往中央種豬生長性能檢定站之完檢種公豬飼料效率紀錄,說明現在養一頭純種豬到上市場,可比以往節省28%的飼料。若以民國90年全國合法屠宰頭數有803萬9千餘頭計算,則因種豬改良所創造的整體豬農收益增加超過20億元。



除了全國豬農整體收益增加,南北兩處中央檢定站也創下許多種豬拍賣價的新高。像福昌種豬場的「創紀錄」種公豬(93-12期,杜洛克公豬),從北站拍賣,創下國內目前最高的種公豬拍賣價70萬1500元。「創紀錄」種公豬的子代「創高峰」,在南站拍賣,價錢也高達61萬4500元。

「創紀錄」種公豬的後代,被不同的種豬場買走育種進行拍賣,總共在北站拿過七次拍賣冠軍、南站拿過六次冠軍,累計創造出1千多萬元的產值。每次黎漢龍拿出來「創紀錄」的照片端詳,都不禁讚嘆這隻種公豬真是美呀。

雖然中央檢定北站培育出來的種豬與後代,屢屢創下國內種豬拍賣價格的新高,卻還是不敵大環境的影響吹起熄燈號。對此,黎漢龍根據輔導場內檢定工作與經營中央檢定站的經驗認為,場內檢定與中央檢定可以相輔相成,中央檢定站仍有存在的必要。

黎漢龍認為,無論是種豬場或是養豬戶心目中,中央檢定站已有非常高的公信力,如果種豬場能夠同時進行場內檢定與中央檢定,若將來在中央檢定站拍賣的價格好,連帶也會提升場內檢定的公信力與拍賣價。

他舉例,現在北站一年有11個月進豬、南站有8個月進豬。北站可容納的規模是1100頭、南站1000頭,加起來等於兩千多頭,大約6成可以被拍 賣。而民間的種豬發展協會一年的拍賣頭數只有600頭上下。但現在台灣現在豬隻在養頭數高達6、700萬頭,以這樣的比例,一年拍賣的種豬數量,根本不夠。

雖然目前北站因為新竹科學園區用地徵收的問題關閉,但在目前民間場內檢定尚未普及的情況下,加以中央檢定站除了可以提供繁殖性能檢定,還可以做到各式基因的檢測與篩選,如:肉質基因、多產基因、生長基因、產精基因、疝氣基因等,這是民間種豬場所無法提供的服務。因此對農民來說,中央檢定站的存在仍有必要。

黎漢龍就舉了一個親身經驗,強調中央定檢站提供的基因篩選,對豬農的幫助非常大。

「像我們篩選出多產基因的約克夏種豬,有客戶跟我們檢定站買了三頭回去。半年後,農民回來告訴我:『黎場長,我告訴你好消息,我買的多產基因三頭, 第一隻頭胎生了17頭小豬、第二隻生了19頭、第三隻生了20頭,』」黎漢龍得意的說,這不但遠遠超過一般母豬生12、13頭的水準,這位農民半年後又回來檢定站買了三頭多產基因的種豬。

黎漢龍說,政府設置中央檢定站所提供的服務,對農民來說幫助很大,農民也對檢定站有信心,因此將來無論是南北兩處檢定站要合併,或是為北站另覓土地興建,中央檢定站對台灣養豬產業的貢獻,實在值得政府正視與持續維持。

※本文獲「上下游新聞市集」授權轉載

作者簡介_上下游News&Market

(1) 建立一個關注農業、食物與環境議題的網站,一方面聘請專職記者進行專題報導,同時也邀請各界作者,在此發表包含食物、耕作、農地保存、食 育教育、綠能生活的文章,交換更多元的訊息。
(2) 主動進行農產品開發,提供給消費者健康的在地食物,也讓農村的經濟更活潑。
(3) 提供其他對友善土地有幫助的相關產品,讓消費成為改變的力量。

「上下游News&Market」專欄文章列表

共有1則留言

回應文章請先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