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來一千年前「人工呼吸」是對著「那個洞」吹氣...來看看老祖宗的急救方法

來源:CircaSassy@flickr,CC BY 2.0

「心肺復甦術」是大夥兒耳熟能詳的名詞,幾乎所有以醫院故事為主題的電影或影集都會安排幾場搶救性命的橋段,壓胸、電擊、強心劑、人工呼吸等緊湊驚險的急救畫面永遠都會讓觀眾的腎上腺素飆升。

但是,絕大多數的人應該不曾在古裝劇裡看過急救的場景。有人可能會說,「別鬧了,急救是現代才有的玩意兒。」

其實不然,兩千年前的人們在見到親友喪命的時候,同樣也會積極搶救,而且他們使用的急救術相當「別出心裁」。今天,就讓我們來重現千百年前的急救場景!

人工呼吸,吹吹吹!

當一個人停止呼吸,新鮮空氣便無法進到肺部,於是我們需要盡快給予人工呼吸,在沒有合適的工具時,嘴對嘴人工呼吸即是最簡單的作法。我們呼出的氣體中雖然含有二氧化碳,不過裏頭的氧氣仍然足以讓人活命。

在兩千年前,人們就已經會對著死者吹氣,不過他們的「吹法」非常多樣。

西元四世紀《肘後備急方》中教導大家「救卒死」,「令二人以衣壅口,吹其兩耳,極則易。」第一個步驟是用衣服將死者的嘴巴塞起來,然後請兩個人對著耳朵吹氣。

對著耳朵吹氣應該沒有辦法把人救活,所以有人嘗試在吹氣的時候加點料。西元七世紀的《備急千金要方》說「梁上塵如大豆許,各內一小竹筒中,四人各捉一筒,同時吹兩耳、兩鼻,即活。」也就是將樑上的灰塵裝進竹筒內,然後由四個人分別朝耳朵、鼻子吹氣,希望把人救活。

西元十二世紀的《十便良方》選擇塞住耳朵,針對鼻孔吹氣[1]。他們將管狀蔥葉插入鼻子裡,接著請人用力地吹,此外,還要去咬死者的腳跟,讓他活轉過來。

當年的人們對著鼻孔吹氣算是做對了一半,因為單單只是吹氣並無法將空氣送進死者的肺部,吹進去的空氣幾乎都會從鼻孔、口腔逸散。於是有人將吹氣的方法做了一些改進[2],他們先將竹筒放進死者的嘴巴,然後塞住竹筒與嘴巴之間的縫隙,希望吹進去的空氣不會立刻漏掉,但是由於口腔與鼻腔其實是相通的,所以想要把空氣吹進肺部,還需要把鼻孔塞起來才行。

以下這個方法便挺有模有樣,「塞兩鼻孔,以蘆筒納其口中至咽,令人噓。[3]」把鼻孔塞住之後,將蘆筒插進口中進到咽部,再開始吹氣,如此一來的確有機會將空氣送進肺部。這種作法有點類似今天的氣管內插管,在沒有塑膠軟管的年代算是很大膽的做法。

除了對著耳朵、鼻子、嘴巴吹氣之外,他們還會對身體另一個孔洞吹氣,「以管吹下部,令數人互吹之,氣通則活。[4]」文中的「以管吹下部」即是將管子插入肛門,然後輪流吹氣,他們相信「氣能通便救得活」。

雖然大多數人嘗試以吹氣來急救,不過也有人主張逆向操作,這是當時對自縊的急救方法,「將大小便處用綿軟物塞緊,不令洩氣[5]」,即將死者的陰莖綁住、肛門塞緊,以留住體內的「氣」。

另有一派人擔心體內的氣洩了就沒命,所以會趕緊掩住口鼻,想要留住最後一口氣[6]。《急救良方》教大家在遇到上吊自殺時要「以一人兩手掩其口鼻,勿令透氣,一人用手摩其頸痕,兩時氣急,則活。」如此做法當然是適得其反,因為掩住口鼻會妨礙呼吸,按摩頸痕又會影響頸動脈,可能讓奄奄一息的人送掉性命。

新鮮熱血救性命

在古人眼中,鮮紅血液具有很特別的魔力,自然會被拿來急救。不難想像,急救場面肯定會鮮血淋漓非常駭人。

古籍上的做法有很多種,節省一點的會從雞冠取血,然後用管子將血液吹入鼻孔[7]、或滴入死者的嘴裡,想救男人用母雞,想救女人就用公雞[8]。

倘若覺得幾滴鮮血效果不夠好,可以割雞脖子取血,然後反覆塗在死者臉上[9]、或者在死者嘴邊斬斷鴨頭,直接用熱騰騰的鮮血澆灌[10]。

此外也有人用豬的鮮血來急救,古籍中建議大家截斷豬尾巴取血,畢竟過去的物質環境較為匱乏,一次殺掉一隻豬的成本實在太高昂,老百姓恐怕無力負擔。他們會拿豬血給死者飲用,並讓死者靠在豬的身上,希望可以藉此獲得生命力,活轉過來[11]。

除了家禽家畜,還有使用「人血」的藥方,《肘後備急方》中建議「人血和真珠,如梧桐子大,二丸,折齒納喉中,令下。」幸好他們只會用一小丸人血,否則場面一定會慘烈無比。



內服還魂

無論古今,藥物都是急救過程中不可或缺的東西,由於過去沒有針筒針頭,沒法使用靜脈注射,所以急救藥物以口服為主,其中有許多藥方都令人咋舌。

根據古籍記載,西元前四世紀被尊為「醫神」的扁鵲建議大家以新鮮牛糞、馬糞來急救。如果有新鮮糞便他們會直接絞出汁液灌入死者的口中,如果沒有新鮮糞便,那就在乾糞便上撒泡尿,再絞出汁液[12]。對於暴斃的孩童,則用狗屎絞汁灌食[13]。

倘若沒有牛糞、馬糞、狗屎,也可以直接拿熱騰騰的小便來急救,《急救良方》中告訴大家,「救木石壓死,並跌傷從高墜下跌死,氣絕不能言者急拍開口,以熱小便灌之。」

唐代名醫孫思邈亦建議民眾使用「雞屎白」,用法是這樣子,「雞屎白如棗大,酒半盞和,灌口及鼻中佳。」雞屎白為雞屎上的白色糊狀物,即是雞排出的尿酸。遇到緊急狀況時,他們會撿一坨雞屎白與酒和勻,灌進死者的口鼻[14]。

西元十五世紀由朝廷主持編修的《普濟方》將臘月取得的「雄狐膽」視為「急救聖品」,只要配上溫開水,就能起死回生,因此被列為家庭常備急救藥物[15]。

尋常的豬油亦被當成急救藥物,取一坨雞蛋般大小的豬油與苦酒(苦酒即醋)一同煮沸,然後灌進死者的嘴裡即可[16]。可是出門在外,未必隨身攜帶豬油,於是「車釭脂」便成了替代物品,《備急千金要方》中建議大家用「車釭脂如鷄子大,酒服。」,「車釭脂」是車子輪軸的潤滑油,孫思邈不但用來急救,還會拿來治療燒燙傷、難產[17]。

方才這幾種作法大多是隨地取材,手邊有什麼就用什麼,如果什麼都沒有,就直接拉開褲子灑一泡尿。不過當時的人們也曉得要未雨綢繆,事先製作各種救命丹藥,諸如破棺散、回生丹、救生丸、還魂湯等,名稱都非常響亮。

西元十一世紀《中藏經》中的「救生丸」是以大黃、輕粉、朱砂、雄黃、巴豆、鯤膽汁調製而成,有需要的時候便用童子尿化開,灌進死者嘴裡[18]。藥材中的輕粉、朱砂、雄黃分別為氯化亞汞、硫化汞、四硫化四砷,三者皆為有毒重金屬,至於大黃與巴豆都具有肝毒性與腎毒性[19],這樣的救生丸對身體實在大大有害。

由宋代太醫局編修的《太平惠民和劑局方》即當年官方認可的標準藥典,裏頭有個「靈寶丹」又名歸命丹,煉製方法非常繁複。先在瓷瓶中放入金箔,然後像疊三明治一樣依序放入硫黃、雄黃、朱砂、自然銅(自然銅是黃鐵礦,成分為二硫化鐵),接著用炭火燒三天三夜。接著還要添加磁石、紫石英(氟化鈣)、陽起石(矽酸鹽礦石)、長理石、鐘乳石、海狗睪丸、龍齒(動物化石)、童子尿等多種材料,最後還得請力士捶搗三、五千下。藥典宣稱可以治療中風不遂、久病臥床、或暴病而終[20]。從繁複無比的煉製方法,我們可以曉得當年的術士們肯定是絞盡腦汁投入大量心力想要救命回魂,但是把這麼多種礦石一塊兒吃進肚子恐怕不是個好主意。

灌腸救命?

一個人在死亡之後,身上的肌肉會逐漸鬆弛,當肛門括約肌不再收縮,便會出現大便失禁的狀況,所以見到死者大便失禁時,往往也代表「死透了」。或許是這樣的思維,讓過去的人們覺得把肛門塞起來或把氣吹進去就能夠起死回生。

既然有人把氣吹進肛門,當然也有人試著把東西灌進去。孫思邈搶救溺死的方法很有趣,「倒懸死人,以好酒灌鼻中,又灌下部。」即把死人頭下腳上掛起來,然後拿好酒從鼻孔灌進去,再灌進肛門裡。這方法肯定救不活死人,卻也流傳了超過千年。

倘若一時找不到好酒,他們也會拿其他東西塞肛門搶救,十六世紀的《急救良方》教大家「用皂莢為末,綿裹塞糞門,須臾,出水即活。」,甚至還誇口說連溺水死了一個晚上的人都救得活。

追命回魂操

壓胸是現代心肺復甦術中不可或缺的動作,按壓胸膛可以協助患者換氣也可維持血液循環,實際做過的人都曉得這是個相當吃力的工作,只要短短幾分鐘,就能讓施救者氣喘吁吁、滿頭大汗,所以急救過程中醫護人員都會輪流上場按壓。

古時候當然也有「追命回魂操」,有單人進行,有雙人進行,也有大家一起上的做法,很有可看性。

撈起溺死的人時,孫思邈建議把死者的兩隻腳扛在肩上,然後背著死者行走,希望把水倒出來[21]。《普濟方》則建議大家讓死者俯臥在大甕上頭,接著在下方生火,替已然冰冷的屍體加熱[22]。

對於凍死的人,他們會拿草蓆把死者捲起來,以繩子固定妥當,然後請兩個人用腳推踏,讓死者在地上反反覆覆地滾過來、滾過去,直到四肢回暖為止。

顯然古時候的人們把死亡當成可逆的過程,只要把肺裡的倒掉水、把心窩加熱或讓四肢回溫,人就可以活轉過來。甚至連人都硬掉了,他們也會試著去彎曲死者的肢體,想要起死回生,還會很認真地從早救到晚,搞上大半天。可惜死亡是不可逆的,而且只要短短幾分鐘生命就會消失的無影無蹤。



西元十二世紀由太醫院編修的《聖濟總錄》對於救不活的人抱持永不放棄的信念,他們會把死者搬上牛車,用布絹緊緊纏繞,並請人踏肩膀、拉頭髮,接著拖牛車走上三十里路,實在是很另類的「救護車」。

而且古時候的牛不只會拉車,有時候還要負責急救。孫思邈建議大家把牛隻牽到死者身邊,讓牠在死者鼻子上方呼吸,如果牛伸出舌頭舔舐死者,就能痊癒。倘若牛兒不想舔,便拿鹽水塗在死者臉上,誘使牛兒伸出舌頭。

在眾多追命回魂法中,直接喊名字算是最簡單的。他們會拿井底的泥巴塗在死者的眼睛上,然後把請人對著井裡呼喊死者的名字,號稱一喊見效。

如果現場人手足夠,他們會選擇敲鑼打鼓、大聲喊叫,人們相信這樣就可以把死人喚醒。

電視上注重細節認真考據的歷史劇很多,如果有一天,這些「古早味」的急救術能夠在螢幕上呈現,肯定會非常精彩啊。

[1]《十便良方》:「治自縊急救方。牽起其頭發,以物塞兩耳,以蔥葉針鼻中,兩人極力痛吹之。嚙其兩腳跟,即活。

[2]《備急千金要方》:「以物塞兩耳,竹筒內口中,使兩人痛吹之,塞口傍,無令氣得出。半日,死人即噫,噫即勿吹也。」

[3] 出自《普濟方》

[4] 出自《肘後備急方》

[5]《奇效簡便良方》:「救縊死。雖殭可救。不可割斷縊繩,須緩緩抱解,將尸安放平正處,頭要正,將手足慢慢彎曲,然後將大小便處用綿軟物塞緊,不令洩氣。令一人坐於頭前,以腳踏其肩,以手提其發,不可使頭下垂,直令喉頸通順。再令二人將細筆管入耳內不住吹氣,以手揉按胸腹摩擦臂足。再一人以已口對縊者之口,輕輕呼吸其氣,如此一飯時久,即氣從口出,眼開蘇醒,後用清粥灌之令潤喉。」

[6]《肘後備急方》:「急手掩其口鼻,勿令內氣稍出。二時許,氣至即活。」

[7]《肘後備急方》:「割丹雄雞冠血,管吹納鼻中。」

[8]《備急千金要方》:「刺雞冠血出,滴著口中即活,男雌女雄。」

[9]《肘後備急方》:「割雄雞頸取血,以塗其面,幹複塗,並以灰營死人一周。」

[10]《肘後備急方》:「取雄鴨,就死人口上斷其頭,以熱血瀝口中。」

[11]《肘後備急方》:「斷豚尾,取血飲之,並縛豚以枕之,死人須臾活。」

[12]《肘後備急方》:「取牛馬糞尚濕者,絞取汁,灌其口中,令入喉。若口已噤者,以物強發之;若不可強者,乃扣齒下;若無新者,以人溺解乾者,絞取汁。此扁鵲云。」

[13]《金匱懸解 》:「救小兒卒死而吐利不知是何病方。狗屎一丸,絞取汁,以灌之。無濕者,水煮乾者,取汁。」

[14] 出自《備急千金要方》

[15]《普濟方》:「治卒暴亡,未移時者。取臘月雄狐膽,溫水微研,灌入喉即活。常須預備救人。移時即無及矣。」

[16]《肘後備急方》:「豬脂如雞子大,苦酒一升煮沸,以灌喉中。」

[17]《備急千金要方》:「燒車釭脂,內酒中服。亦治妊娠咳嗽,并產難三日不出。」

[18]《中藏經》:「救生丸。治卒死。大黃(四兩)、輕粉(半兩)、朱砂(一兩)、雄黃(一分)、巴豆(七個去皮,細研取霜)上為末。以鯤膽汁和丸,如雞頭大。童子小便化開一丸,斡開口灌之。內大蔥一寸許入鼻中,如人行五七里,當吐出涎,即活。」

[19] 中草藥肝毒性、腎毒性及對策。世界中醫藥,第9卷第1期,2014年。

[20]《太平惠民和劑局方》:「靈寶丹(有三名:一名歸命丹,又名返魂丹,入芒硝者名破棺丹)。治中風手足不仁,言語蹇澀;或痛連骨髓;或痹襲皮膚,瘙癢如蟲行,頑痹如鐵石;或多痰好睡;或健忘多嗔,血脈不行,肉色乾瘦;或久在床枕,起便須人,語澀面浮,惟覺不健;或偶縈疾苦,猝暴而終,並皆治之。」

[21]《備急千金要方》:「治落水死方。屈兩腳著生人兩肩上,死人背向生人背,即負持走行,吐出水便活。」

[22]《普濟方》:「治溺水死已經半日。上取大甕覆地,以溺死人腹伏甕上,以微火於甕下燃之,正對死人心下,須臾死人心下甕暖」

作者簡介_劉育志

劉育志,1978年生,是外科醫師也是網路宅。對於人性、心理、行為與歷史有許多的好奇。於《皇冠雜誌》與《蘋果日報》撰寫專欄,並與白映俞醫師一同經營《好奇頻道》。

「志志的醫界奇觀」專欄文章列表

共有0則留言

回應文章請先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