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賜給我一個草食男老公吧!」39歲女強人結婚後,才領悟人草殊途阿...

「揀阿揀,揀到賣龍眼。」長輩常用這句話教訓女孩子,警告她們不要自以為是、免得最後選到自己意想不到的壞對象,想哭也哭不出來。小時候我很討厭這句話,心裡覺得那是叔伯阿姨倚老賣老在下詛咒,精挑細選出來的老公,怎麼可能太離譜。但前陣子,我這個信念卻被一對沒有性生活的夫妻徹底動搖。我開始相信人生旅途上,老人家的智慧或許不如我想的膚淺,東挑西揀還真的會揀到賣龍眼的,而且很可能妳根本不喜歡吃龍眼。

39歲的阿咪是行銷經理,談過三次戀愛,三次都是對方求婚後沒多久就分手了。分手不是因為外遇也不是不愛,而是對方事業心重,婚後一定會要她辭掉工作以家庭為重,那不是她想要過的生活。對她而言,理想的結婚對象應該是溫和順從的男人,既能照顧自己也能照顧她,以她為生活核心,她去哪他就愛相隨。

原本阿咪覺得這樣的條件太苛刻,但阿咪後來在新聞上發現,她理想中的老公,原來在日本叫「草食男」。草食男安靜溫和、沒有太大野心,對物質名利慾望很低,重視和家人相處的時間,不喜歡用工作提升社會地位,這根本就是阿咪的夢中老公!雖然草食男對戀愛和性愛興趣不高,但只要能陪著她到處跑,戀愛的感覺自然可以醞釀發酵。至於不喜歡做愛,那就更好了,小咪之前三任男友性慾都很強,對一個禮拜只需要一次的她而言,經常上床是很辛苦的。

「我決定對宇宙發出邀請,請賜給我一個草食男當老公!」這是小咪發給朋友們的Line,她要朋友們留意是不是有野生草食男等著被捕獲。

沒多久,阿咪的訊息居然獲得了宇宙的回應,朋友回傳說:「有個美國回來的朋友,在台北買了房子,現在狀態99%符合草食男。」沒多久,阿咪和梁正見了面,「正哥很溫和,都40歲了卻有小男孩的眼神。他說自己很晚才談戀愛,大學畢業就出國唸書、工作,等回台灣,因為想結婚才談了第一次戀愛,可是不到兩個月就分手了,因為女生抱怨他床上不行。正哥講這段故事,雖然看得出來他很難過,但他眼睛裡的小光芒還是沒有熄滅耶。說起來很好笑,那時候我就決定要嫁給他了。」

阿咪開始和正哥約會,正哥總是一臉笑容,阿咪去哪他就去哪,不管阿咪怎麼安排,正哥都能興味盎然,不好看的電影他可以找出笑點,上山賞櫻遇上大雨他也能脫鞋玩泥巴玩的超開心。正哥的大手和阿咪隨時十指交扣,他也會把自己的唇湊上去親阿咪,雖然那種親法勾不起女人心底的熱度,但阿咪覺得正哥的溫度剛剛好,是她想要的婚姻。

求婚是阿咪開口的,她說:「正哥,婚禮的事我安排了喔。」正哥一如往常,笑咪咪回話說:「好阿!但我對上床沒什麼興趣,妳真的沒關係嗎?」阿咪想都沒想,就告訴正哥說:「還好啦,反正我也沒什麼興趣。」就這樣兩人開開心心的結了婚。

蜜月旅行阿咪準備了性感內衣,她覺得老公還是得享點福利,但那一夜,正哥看著阿咪的眼神並沒有改變,他還是個小男孩,好奇卻不色情。一夜過去,手愛口愛都做了,正哥就是進不了阿咪的私密處,「一到洞口就軟掉,最後是用手幫他打出來的。」之後,阿咪和正哥每晚牽手睡覺,但正哥從來沒有主動碰阿咪,直到阿咪受不了,要求週末一定要恩愛,正哥才開始和阿咪親親抱抱,但他勃起的狀況卻每況愈下,後來根本就無法勃起。



「他每天早上都會勃起耶,但我一摸就軟了。」他們跑遍了泌尿科,威而鋼、犀利士都試了。「我有那麼可怕嗎?脫光光他都沒反應,怎麼會這樣,我身材好、長得也不錯,到底怎麼回事,我都快崩潰了。我真的很想知道,他到底是不是gay,如果是,我們就早點離婚吧!」

坐在阿咪身邊的梁正,緊緊摟著她的肩膀說:「阿咪,妳相信我,我真的不是gay,我看的A片都是男女的阿。」我猜想阿正可能是單身太久、性慾低下,再加上前女友的嫌棄,讓他下意識恐懼性交,為了緩和這對夫妻的焦慮,我對阿咪說「別著急,鄭哥應該是心因性陽痿,我們一起來想辦法打開他的性慾吧。」

後來的課程,正哥和阿咪總是手牽手一起出現,助理通知我的時候都是說「那對感情超好的夫妻到了喔」,但他們的心理疏導和行為訓練並不順利。經過三次,正哥還是欲振乏力。第四次上課,我決定留下正哥單獨聊聊。

正哥終於收起了笑容說:「老師,我對女人沒慾望,對男人更沒有。我從小就這樣,A片裡女人脫光光也不會讓我興奮,就像是肚子餓要吃飽,我勃起了就自己打出來。我本來想裝成普通男人和女人談戀愛,但根本行不通。後來遇到阿咪,我決定不要隱瞞,直接讓她知道我對做愛沒興趣,沒想到她一點都不在意,現在卻還是變這樣,我也不願意阿!我真的很愛她,無性戀可以順利跟老婆做愛嗎?」

聽完正哥的心聲,我直接告訴他,不要再想著要讓自己對阿咪產生性趣了,這對無性戀的人來說太勉強,因為女人根本無法勾引起他不存在的性趣。他要做的是訓練自己在阿咪的裡面「自慰」。改變方向後,阿正的陽痿很快就有了大幅度的改善,後來也成功插入了,阿正第一次成功的時候,阿咪還高興的哭了,我很高興這對夫妻終於成為彼此完美的人生伴侶。但這終究只是我對婚姻的天真期盼......

一個月後我們約好了要上最後一堂課,打開諮詢室的門裡面只坐了阿咪一個人。阿咪宣布了令我非常震驚的消息「阿正不會來了。我們離婚了。我們是可以做愛了。但每次他進入我,我都感覺不到半點熱度。我知道他對我根本沒慾望。阿正後來告訴我他是無性戀,我們一起看了美國一個無性戀組織的資料,也和幾個無性戀義工聊過,我覺得我自己沒辦法過這樣的生活。所以還是離婚了。」阿咪說她很難接受,自己千挑萬選竟然敵不過命運的安排。

諮詢結束後,我打了通電話給梁正,他聽起來還是活潑可愛,他說:「我沒有放棄婚姻喔,美國那邊有幾對無性戀夫妻過的不錯,我打算參加他們的聯誼,希望可以找到我的無性戀新娘。」掛上電話,我決定學阿咪對宇宙發出請託:「請讓阿咪和她需要的草食男相遇。讓阿正以無性戀男子狀態碰上愛他的女人,不論那女人是不是無性戀。」看來以後想對宇宙許願,order單還得寫的夠精確才行阿!

作者簡介_曾寶瑩 性心理博士

心向性健康管理中心負責人。

著有多本性愛專書,並於「曾寶瑩性愛論」粉絲頁回答性愛問題。  專攻性治療、男性性功能障礙、女性性愛困擾與性愛諮詢。長達15年性治療與性教育實務經驗。協助不計其數男女、情侶夫妻提升性愛滿意度。

「性福,行不行?」專欄文章列表

  • 評分:
  • 1
  • 2
  • 3
  • 4
  • 5
  • (2)
共有1則留言

回應文章請先

  • #1樓
    2019/7/11 下午 04:53

    犀利士必利勁免費二顆試用https://tw.avseo.net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