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歲那年夏天,我被兩個素未謀面的男人強暴了...」一個受害者想要勇敢告訴你的真相

由於我與母親之間的戰爭勃發,每次都讓我思考起橫亙於「真正受到傷害的當事人」與「受害者家屬」之間的「鴻溝」。

對我來說,那可是一件永遠不會結束,只會一直像惡夢一般糾纏著我的事件。問題是父母卻把走不出來的我,扣上一頂「沒出息的女兒」的大帽子,對我嗤之以鼻。

我做夢也沒有想到,對我造成二度傷害,居然會是父母的態度。

「妳遇到這種事當然不是妳的錯,但也不是我們的錯,所以不要再拿這件事來折磨我們了!」這是我母親對我說的話。

從那個時候開始,我再也不是站在女兒的立場,而是從嶄新的角度,去審視與父母之間的關係。

我的父母非常反對我去參加自助團體或接受諮商,也許是因為他們不能接受一向堅強的我,居然要依賴別人、要把自己軟弱的部分表現出來。

或許在父母眼中,我參加自助團體的活動只不過是「互相舔舐傷口」的行為也說不定,但我並不認為那是一件壞事。因為對我來說,當時最需要的就是願意且能夠理解我的人。

參加自助團體的活動之後,我有很多機會聽見更多受害者的想法。令人遺憾的是,似乎有很多受害者所受到的二度傷害都是從家人那兒來的。

我不知道到底是原本就有的信賴關係造成這樣的結果,還是期待或先入為主的想法造成這樣的結果,不過對受害者而言,家人原本應該是一種非常親近的存在,最後卻往往變成一種遙不可及的存在。

不管是對受害者來說,還是對其家人來說,應該沒有人會希望因為距離太近反而受到打擊。

之所以會形成這樣的鴻溝,主要還是因為關於受害者的情報實在太少,以及偏見與誤解所造成。

「珍惜」其實是一門很深奧的功課。每個人都有自己表達關心的方式。避開核心,靜靜地守在一旁是一種愛情;拚命加油打氣也是一種愛情;接受一切當然也是一種愛情。

後來有一次我想起在發生那件事情的夏天,母親特地頂著大太陽,跑到附近的派出所,想要替我討一個電擊棒,結果被派出所的員警以太危險為由給拒絕了,母親一面抱怨:「結果只好買一個防狼警報器。」一面買了一個防狼警報器回來給我。

我為什麼察覺到母親的心意呢?

母親是抱著什麼樣的心情前往派出所的呢?

我怎麼忘了,依母親的性格,就算父親不了解,她也會站在身為母親的立場,認為自己一定要了解才行,自己一個人一直在煩惱著我的事吧!

我很感謝自己有被媒體報導出來的機會,因此才能夠了解許多人的心情,收穫比我預想的還要多。

我終於明白,表達,原來是這麼重要的一件事……

如今,我終於了解家人的心情。

大家都在拚命,痛苦的並不是只有我一個人而已。

正因為距離太近了,所以每個人才那麼拚命地互相衝撞,卻始終得不到要領。

只不過,所謂的「表達」,並不是只有讓周圍的人能夠知道、了解而已,就連我自己,也因此而有了許多的新發現。

書籍簡介

為什麼會是我:一個受害者 想要勇敢告訴你的真相

作者:小林美佳  
譯者:賴惠鈴
出版社:三采  
出版日期:2010/04/16

小林美佳

1975年生,東京人。大學畢業後,做過OL,先後任職於司法書士事務所、律師會。

2000年8月,小林美佳在司法書士事務所任職時,的在回家路上遭到兩個不明男子無情的性侵害,也由於這個痛苦的被害經驗,她從原本的自我封閉、痛苦離婚,到後來走出陰霾,開始推動成立性犯罪受害者自助團體,成為支援性侵受害者的精神指標。

共有0則留言

回應文章請先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