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家人簽下「放棄急救同意書」,病危前她的哀求是:我不想死,拜託救救我...

(屏東基督教醫院內科加護病房護理師口述,為維護個人隱私,故事人物採化名處理) 

筱玲躺在內科加護病房的病床上,我坐在護理站的電腦前,一抬頭,眼睛的餘光瞥見筱玲氣喘吁吁的身體正激烈地搖晃著,我趕緊起身,快步來到筱玲的病床邊,問她︰「呼吸很困難,是不是?」筱玲點點頭,面色凝重,由於情況危急,醫師指示必須立刻進行插管(氣管內管),否則會有生命危險。 

我奔回護理站調閱筱玲的病歷,發現她入院時家屬已經幫她簽下「不施行心肺復甦術同意書」。我心裡同時想著︰筱玲的意識清楚,應該尊重當事人的意見,讓筱玲替自己發聲、做決定,或是告訴我們她的心願。 

於是,我回到筱玲身邊,將病況以及醫生的決定告訴她。筱玲幾乎沒有猶豫,而且是用近乎哀求的口吻跟我說︰「我不想死,拜託幫我急救。」 

那一夜,對筱玲來說真是折磨,氣管內管梗在喉嚨裡的疼痛感,使得她徹夜難眠,而我也注意到筱玲間隔幾分鐘就會去摸摸連接呼吸器的「管子」,好像很害怕有人會趁她不注意的時候將管子拔掉,看著面露焦慮的筱玲,我的心情也跟著複雜起來。 

為焦躁的病人營造安詳的氣氛是護理人員的職責。其實,打從筱玲住進加護病房我就想找時間和她深談,依她肝硬化嚴重的程度,想必是長期酗酒造成的,我猜想,我們的顏色一樣(原住民),或許她會比較願意敞開心房聽我的勸。 

果不其然,「膚色」這個通關密碼,很快就為我們搭起友誼的橋樑。輕撫筱玲的肩膀,我對她說︰「今天辛苦了!看你毫不猶豫就決定插管,應該是心裡還有許多事情放不下吧?」 

我把拿紙和筆交給筱玲,希望她將想法透過書寫讓我知道。「我要活下去!如果我死了,我的兒子該怎麼辦?」筱玲這樣寫著。 

原來筱玲年輕時曾未婚生下一子,小男孩目前住在育幼院。88風災之前,筱玲在溫泉飯店工作,風災過後,丟掉飯碗的筱玲整日閒賦在家,因長年酗酒,早有肝硬化的表徵。筱玲接著寫下︰「我姊姊是肝硬化走的,我曉得肝硬化的病程變化很快,所以我很害怕。」

共有0則留言

回應文章請先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