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絞刑更殘忍!血管爆破、皮膚燒焦...生人火烤的「電椅死刑」竟是愛迪生發明的

比絞刑更殘忍!血管爆破、皮膚燒焦...生人火烤的「電椅死刑」竟是愛迪生發明的
1890年8月6日早晨5點,30歲男子卡梅勒被人喚醒,身材瘦高的卡梅勒神情自若地換上襯衫、西裝,打好領帶。用過早餐後,卡梅勒被帶往行刑室。由於用斧頭謀殺同居人,卡梅勒被判處死刑。

狹小的行刑室內已經擠進26位見證人,其中有12位是醫師,他們看起來似乎比卡梅勒還要緊張,因為這是史上第一次用電椅處決囚犯,沒有人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情。為了測試合適的電壓,獄方前一天還找了匹馬來做試驗。

那時候從來沒有人見識過「電刑」,卡梅勒的律師亦向法院提出申訴,認為電椅「既殘忍又不尋常」,但最終被法院駁回。

獄卒將卡梅勒濃密的深棕色頭髮剃掉,並在西裝上挖了個洞,以便貼上電極。卡梅勒慢條斯理地看著椅子說:「紳士們,希望今天你們都有好運。我相信我要出發前往樂土,我準備好了。」接著就坐到電椅上,一邊鎮定地說:「你們慢慢來,好好幹啊!我不趕時間。」

嚴格說起來,卡梅勒並非第一個被電刑處死的囚犯。第一個遭受電刑的是名28歲的女性死囚名叫託西,託西因為殺死布朗特而被判處死刑。行刑那天有超過1500人圍觀,當6600伏特電壓被啟動後,託西四肢僵直,腳下冒出濃濃白煙,隨後便倒在地上。

託西遭受電刑的過程被拍成影片且送到全美各地的戲院播放。主導這件事情的是鼎鼎大名的愛迪生[1],而死囚託西則是一隻3公尺高,體重超過4公噸的大象。究竟發生了什麼事呢?

電椅的誕生

提到電椅,大家的腦海中可能會立刻浮現死刑犯全身抽搐、口吐白沫的畫面,甚至還能感覺到淡淡的焦味,因此電椅經常被視為「殘酷又不人道」的代表。然而,你可能不相信,採用電椅來執行死刑的構想一開始可是出自「人道」考量!

1870年代,「電」是個相當新潮的魔幻名詞,民眾仍然感到陌生、畏懼,不過工師們已經打算好好利用這項便利的能源型態。走在十九世紀末期的街道,電纜會從路人頭頂上方不遠處穿過,而且電壓還不弱,亦發生過幾起意外事故。紐約州的牙醫師邵斯威克[2]曾經親眼見到一位酩酊大醉的酒鬼誤觸發電機,結果掙扎沒多久便斷了氣。目擊悲劇的邵斯威克相當震驚,回到家後心神不寧地過了好幾天,酒鬼抽搐死亡的畫面一直在他腦海中重複播放。然而,邵斯威克最後告訴自己,「這起意外雖然很慘,但至少死者看起來沒有受到太多折磨。」

剛好那段時間大家正在討論死刑的執行,有人覺得歷史悠久的絞刑會弄斷脖子,讓死囚凸眼吊舌,死狀很慘,而且有時候受刑人還會被掛在絞刑台上折騰了二、三十分鐘才死亡。另外,美國人也不想沿用大英帝國的絞刑,希望能找到更人道的處決方式。

邵斯威克曾經擔任蒸汽船工程師,對設計電機產品很感興趣,在目睹酒鬼遭受電殛而死後便著手設計用「電椅」來執行死刑。或許你會好奇,為什麼不是「電床」或「電箱」,而是「電椅」呢?這是因為身為牙醫的邵斯威克習慣讓患者坐在椅子上接受治療,所以才會設計出「電椅」的雛型,讓受刑者坐在椅子上,然後於頭部及腳部接上電極,啟動開關就能通過各種不同強度的電流,摧毀大腦與臟器將死囚送上天堂(或是地獄)。

此時愛迪生與西屋電氣公司之間的「電流之戰」正僵持不下,愛迪生主張供電系統應該使用「直流電」,並將「交流電」斥為異端,會影響生命安全。愛迪生屢次於報章雜誌上刊載小貓、小狗被交流電電死的模樣,企圖將「交流電」與「死亡」劃上等號,以影響大眾心理。爾後更用上了大型動物,也就是託西。這頭住在馬戲團裡飽受虐待的亞洲象因為被激怒而殺死餵牠吃點燃香菸的馴獸師,結果遭人判處死刑。對愛迪生來說這是千載難逢的好機會,於是便祭出6600伏特的交流電公開處決託西,再將影片大肆放送。

聽到「用電椅來處決死囚」這個概念後,精明的愛迪生當然不會放過抹黑交流電的好機會,立刻指派兩位工程師以交流電來設計電椅。支持交流電的西屋電氣大為不滿,極力阻止電椅成為執行死刑的工具,後來這件事演變成政治角力。由於愛迪生的通用電氣公司[3]在美國銀行家摩根[4]的金援加持下勢力較大,而得以勝出,確認電椅將使用「交流電」來處決死囚,紐約亦成為第一個立法通過以電椅執行死刑的地方,從西元1889年1月1日起開始實施。隔年,卡梅勒被送上電椅。

共有0則留言

回應文章請先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