睡覺「打呼」不要緊?小心引發高血壓、糖尿病,嚴重的話,睡到一半還可能腦中風

睡覺「打呼」不要緊?小心引發高血壓、糖尿病,嚴重的話,睡到一半還可能腦中風

假日捷運的車廂裡擠滿了低頭族,有一些應該是點頭族才對,他們的鼾聲一波一波地從列車行進的基調聲中凸顯出來,周遭的人逐漸露出不悅的神情。我在人群當中靜靜地觀察,心裡想著,不知道他們的床邊人感受又如何呢?

我的腦海中頓時浮現曾經走進我診間的一對夫妻,「徐醫師,大學時代我們兩班露營之後,我就質問我先生是不是帳篷裡面鼾聲大作的那位同學,當年他當然矢口否認了,結果你看看,結婚以後,我開始忍受他的鼾聲這麼多年。」太太當頭對著我說:「現在我們的孩子也大了,要不是今天我堅持,他還不想來看診呢!」

打鼾是中老年男人最常見的睡眠障礙,當然,女人在懷孕的時候,以及在停經以後,也容易有打鼾的困擾。普羅大眾認為打鼾只是社交禮儀上的問題,也就是說,打鼾的人表面上似乎一夜好眠,卻害得同床共枕的人一夜失眠。其實,打鼾的人很可能罹患一種叫做「睡眠呼吸中止症」的潛在疾病,因為鼾聲本身就是上呼吸道不完全暢通在吸氣時所造成的聲音,一旦完全不通了,臨床的表現的就是「呼吸中止」。所幸是「呼吸中止」而非「呼吸終止」,因為「睡眠呼吸中止症」所造成的夜間缺氧和睡眠片斷,會因此刺激大腦讓病人重新呼吸,一整個晚上就這樣一次又一次地交替著呼吸停止又恢復,病人在睡醒之後往往沒有飽足感,起床沒幾個小時就開始感覺疲累,例行公事或參加會議常常打瞌睡,甚至在工作的時候造成工安意外,開車的時候造成交通事故,真可謂害人又害己!

睡眠醫學界發現,與打鼾密切相關的「睡眠呼吸中止症」,竟然是心血管疾病的隱形殺手。近十年來許多研究顯示,「睡眠呼吸中止症」與代謝症候群(即肥胖症、高血壓、高血脂和糖尿病)息息相關。對於心血管疾病高危險群的患者,「睡眠呼吸中止症」就像是足球比賽的臨門一腳一樣,很可能是造成睡眠當中發生腦中風的重要原因。

現今對於急性缺血性腦中風的治療,有「搶救腦中風,黃金三小時」的口號,也就是腦中風病人在發病的三小時之內,必須儘快就醫,才有機會接受靜脈溶栓術的治療。想想一個罹患「睡眠呼吸中止症」的病人午夜夢迴,突然發現自己中風了,請問如何確定中風發生的時間?送到急診之後,醫師也因此無法判斷是否已經超過了黃金三小時,無法考慮靜脈溶栓術的治療,真是再可惜也不過了!

睡眠醫學界還發現,「睡眠呼吸中止症」也會造成大腦認知功能的衰退,這也難怪病人常常抱怨注意力不集中、記憶力變差、判斷力下降、也可能有憂鬱傾向和性功能障礙這些方面的問題。「睡眠呼吸中止症」的病人大腦功能性神經影像學的表現,竟然和最常見的老年失智症-「阿滋海默症」的表現有些相似。有趣的是,阿滋海默症的患者若同時罹患「睡眠呼吸中止症」,在接受失智症的藥物治療之外,也能接受「睡眠呼吸中止症」的治療,他們的認知功能可以更進一步得到改善。

「睡眠呼吸中止症」是可以有效治療的,目前有三種主要的治療方式,臨床上最有效的為「陽壓呼吸器」,病人必須在睡眠當中佩戴鼻罩,藉著一條軟管連接到一台可以放置在床邊桌上的小型機器,在病患呼吸停止的時候,打出大於大氣壓力的氣流,經由鼻腔灌入咽喉和氣管,根據病患阻塞的程度逐漸提高壓力,將原本塌陷的上呼吸道撐開,達到維持睡眠時期呼吸暢通的目的。雖然成效斐然,但是病人必須對自己的病情和治療的方式有足夠的認知,才能順從醫療人員的指導在每天睡眠的時候規律地使用機器,提高治療的成功率。

第二種治療的方式為佩戴「止鼾牙套」,利用下顎往前推移的原理撐開上呼吸道,對於輕中度「睡眠呼吸中止症」的病患比較有療效。但是在國內「陽壓呼吸器」和「止鼾牙套」都必須自費購買,可能因此減低病患的接受治療的意願。第三種治療的方式為「睡眠外科手術」,由耳鼻喉科醫師進行鼻腔和軟顎的手術,或者由口腔顏面外科醫師進行上下顎骨的手術,對於特定因為上呼吸道結構異常造成局部狹窄的病患比較有效。

打鼾,這個自遠古以來人畜共通的睡眠障礙,從現代睡眠醫學的觀點來看,已經不是一個單純社交禮儀的問題了,若合併「睡眠呼吸中止症」,真的是既傷心又傷腦,儘快就醫才是最好的選擇!

準備下車之際,我又想到那對夫妻。「徐醫師,你一定要把我的先生醫好,不然,」那位太太有點激動地說:「我可能和他離婚喔!」「離婚?」我看著一臉落寞的先生,突然覺得打鼾這件事比我想像的複雜多了,隱藏在鼾聲之後的問題,應該不是我一個醫生所能解決的。那一刻我很想這麼回答:「如果我治好了妳先生的病,真的就不會離婚嗎?」

但是,我沒有。

作者簡介_徐崇堯 醫師

高雄醫學大學醫學系神經學科副教授
高雄醫學大學附設醫院神經部主治醫師及檢查室主任
高雄醫學大學附設醫院睡眠中心執行長
高雄醫學大學附設醫院遠距健康照護中心主任
台灣睡眠醫學學會理事長
英國愛丁堡大學醫學博士

共有0則留言

回應文章請先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