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差點殺了小兒子!」70歲阿婆的憂鬱:墮胎的罪惡感,整整糾纏了50年

「我差點殺了小兒子!」70歲阿婆的憂鬱:墮胎的罪惡感,整整糾纏了50年

「我頭髮痛、鼻子痛、牙齒痛、肚子痛......」這是我與阿婆初次見面時對她的印象:全身疼痛、不舒服。統計數字顯示,多重主訴的背後,代表的是比一般人還要更嚴重的憂鬱。

阿婆得到憂鬱症,嚴重的時候,整個人就直接躺在精神科病房的地板上,像死屍一般、動也不動。這是否如同阿婆那已死的心,她無聲控訴著生命中的無奈經歷、使她現在活得如同行屍走肉?

阿婆在10幾歲的年紀時,就嫁給了英俊帥氣的軍官。但,誰知道,懸殊的社經地位背景讓她感到自卑,外表不美、學歷又低,她覺得自己配不上老公,始終抬不起頭來。她的老公帶著點大男人的味道,強勢又權威,不曾說過一聲「我愛妳」。

「我差點殺了我小兒子!」已經70幾歲的她,每逢說起這事,就激動又內疚。

她無法原諒她自己。

阿婆懷第三胎時,老公告訴她:「我們孩子夠多了,拿掉這個孩子吧!」

於是她去婦產科動了手術。陰錯陽差,後來她的小兒子還是順利生下來,而且毫髮無傷,健健康康的長大了。

從此,她每逢看到小兒子,就感到羞愧和歉咎,覺得小兒子若知道原本會被拿掉的事一定會恨她,從此之後,憂鬱的種子開始在她的心中醞釀萌芽。

墮胎事件的陰影,在她心中揮之不去,因此後來她便藉口子宮長息肉,瞞著老公,偷偷去婦科動了手術,把子宮整個拿掉。

她會這麼做,無非是因為害怕若再懷孕、再一次墮胎失敗,會讓悲劇重演,使她更痛苦。

老公事後知道她拿掉子宮,大發雷霆。「妳怎麼可以沒有跟我討論就把子宮拿掉?!」「妳是我的人,妳身體要開刀要經過我的同意!」帶著最深沉的不諒解,老公生氣又難過。

後來,不知道是心理作用始然,還是其它原因,老公漸漸的嫌棄她,覺得拿掉子宮的她行房時不復從前了。從此,阿婆成了老公的拒絕往來戶。

阿婆把子宮拿掉,原本是想要避免懷孕的後顧之憂,後來反而成了老公不碰她的理由。

渴望得到丈夫的垂青和關愛,始終得不到愛的她,帶著所有複雜的情緒,走向一次比一次更強烈的憂鬱。

解鈴還需繫鈴人,身為醫療工作者的我們,雖能盡量幫他們彼此開誠布公的會談、但努力解開心結的嘗試似乎也是有限。

我幾次經過阿婆的孩子經營的店面,生意興隆,阿婆身影卻仍舊落寞,垂著頭,凌亂的滿頭白髮,像是一幅蕭條壁畫中的靜物。

不久後,阿婆又再一次的反覆出入精神科病房。

多麼希望,老公能多愛阿婆一點。也希望,阿婆能多愛自己一點。

墮胎事件,不論對母親或小孩都是傷害,一次傷害了兩個人,對阿婆的影響從20幾歲延伸到70幾歲,更貫穿了她罹患憂鬱症的主軸。

盼每一個人,珍惜身旁的另一半,更珍惜每一個即將帶來的小生命,不輕易墮胎;如果沒有懷孕打算,請好好做好避孕的措施。此外,多向身邊的人說聲愛吧!

作者簡介_葉惠如 醫師

1985年生,喜愛閱讀及寫作、理性與感性兼具、關注醫療與社會議題、期許成為一個專業又親切的家醫科醫師~

彰化秀傳醫院家庭醫學科主治醫師
永康奇美醫院家庭醫學科總醫師
家庭醫學專科醫師/安寧緩和專科醫師
網站: https://www.facebook.com/ru1bago1

共有0則留言

回應文章請先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