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多撐一下就好...」花時間照顧別人,其實你的痛苦,都來自不懂得心疼自己

「再多撐一下就好...」花時間照顧別人,其實你的痛苦,都來自不懂得心疼自己
以前我聽到這首「年少有為」,總會不自覺的掉下淚來,那時候我一直不知道為什麼,畢竟我又沒有什麼遺憾沒有辦法結婚的人,到底在哭什麼哭呢?直到今天早上驅車到學校上課的時候,彰化稻田的風吹過旁,霎時間,突然懂了些什麼。

給你形容 美好今後你常常眼睛會紅
原來心疼我 我那時候不懂

心裡的房間

原來在我的心裡面,有一個房間。這個房間裡面住著2個人,男子每天早上打起領帶,出去賺錢,女子看著他辛苦日夜顛倒的臉龐,覺得很心疼。男子常常會跟她說,我們再撐一下子、再多努力一點點,等到「某天」,就可以過舒服的日子了。女子沒有反駁,只是看著他,點點頭,可是她心裡面知道不會有這一天的,可是他繼續這樣下去,只會越來越憔悴而已。

這男子在等待那一天呢?他在等待自己被看見、被肯定的一點;他在等待,身邊的人你可以好好照顧自己,不用他再操煩的一天;他在等待,那個永遠不會到來的一天。女子好想跟他說:「嘿,寶貝,你知道嗎,你可以不用這麼努力的。就算你不再日夜顛倒、就算你停下來,我也一樣在這裡,永遠地愛你。我只希望你多一點時間可以待在這個房子裡面,陪陪我。」

這裡面的那個男子與女子都是我。我之所以會這麼難過,是因為我一直覺得「不夠」,一直花好多時間在照顧別人,可是卻忘記回過頭來好好心疼自己、和自己在一起。所以很多時候,越努力越空虛,因為男子賺來的東西都給出去了,心裡面只剩下空空的一個房子,還有那個孤單的、心疼我的女子。

答應我,在成就他人之前,
別讓自己委屈好嗎?
——心理師 慢慢來

你不改變,只是因為你不夠苦

說得容易,但改變好難。直到前幾天我回學校幫學弟妹上課,卻意外地讓老師上了一課。

稍微前情提要一下好了,開始來彰化唸書之後,表面上是博士生,實際上卻是「兼職學生」,大多數的時候在忙著各種外務,論文拖拖拉拉,投稿的東西收了好多資料,卻沒有真正坐下來完成。各種債台高築,連走在系上的走廊上都會覺得很慚愧,所以今天看到老師的時候,我本來想「天啊!該怎麼辦,我們還有一篇稿子沒投~」結果老師跟我說了一段話,真的是一語驚醒我孟宗竹!

「你之所以選擇在原地繞圈圈,那是因為現在的你有一套賴以生存的模式,這個模式雖然有些痛苦,但還沒有苦到地獄的程度,讓你得以可以一邊抱怨,一邊又不做任何改變。」老師說。

楊嘉玲心理師說,改變意味著你得捨棄掉一部分的自己,放掉過往的生活模式,許多人之所以看好多書沒有太多改變,並不是因為書本身沒有幫助,而是他沒有勇氣去實踐,我們常常說要「走出舒適圈」、「畫出界線」,講起來好像是有種正向的、快樂的改變,殊不知真實的情況是也必須承擔那個改變的痛苦。也因為這樣,當你不夠痛苦的時候是不會想要改變的。

就像我的老師說的一樣,由於我目前的生活模式也是一種方式,所以我剛好可以在這樣的方式當中,苟且偷生。是啊,保持原樣也是一種選擇,一種留在舒適圈的痛苦,但如果要離開這個舒適圈,也意味著要斬斷某些人際關係、翻轉一直以來你習慣的生存模式,甚至,面對內心深處你最害怕的恐懼。

所以,一種可能是,當那個無法忍受的痛苦來臨時,你就不得不改變;還有一種可能是,當你找到一些社會支持可以稍微減緩你的痛苦,那麼也改變有可能成真。

回到一開始的故事,所以為了避免我的懶惰,也希望能夠獲得社會支持,我開始暫停了這學期的校園講座,減少奔波的身體耗竭,專注在幾件重要的事情上,然後更重要的是,加入了論文寫作小組。

我不知道這樣的改變能夠帶來多少的轉變,但期許同樣也試圖想要有一些改變的你,開始願意忍受一點點小小的痛苦,然後心疼自己,願意為自己真正作點事情。

※本文獲「海苔熊」授權轉載,原文出處

責任編輯:洪婉恬
核稿編輯:呂宇真

作者簡介

海苔熊

台大心理所畢,曾於各大院校開課,現為實習諮商師,以及女人迷「心理學為你點歌」專欄作家。

共有0則留言

回應文章請先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