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愛座惹議》「不取消只會看到一堆老人互嗆...」醫師呼籲:讓坐不該是勒索,應全面取消博愛座!

博愛座惹議》「不取消只會看到一堆老人互嗆...」醫師呼籲:讓坐不該是勒索,應全面取消博愛座!

博愛座爭議層出不窮,無論是公車、捷運、高鐵、台鐵,只要是有「座位」的地方,可以說就有讓位爭執。

近來網路瘋傳一段10月初在高鐵車廂內發生的影片,一名阿伯大聲斥責坐在博愛座上的女子,儘管旁人多次告知該名女子身體不舒服,他還是不服氣繼續辱罵她「不知羞恥」、「不要臉」,影片時間長達4分多鐘,引發網友熱議,再度掀起「博愛座存廢」論戰。

對此,聯合醫院整合醫療科主治醫師姜冠宇在臉書發文表示,社會資源有限,老人比例也越來越高,現已推行孕婦友善貼紙、博愛識別貼紙及禮讓徽章,應該全面推廣,讓「任何座位都可以是博愛座」,民眾不用在特定的座位上與人相爭,也讓真正需要的人得到座位的機會更多。

「反觀博愛座,本身並沒有任何受專家或機構的機制,中年以上的人就可以對年紀較輕的人現場施壓,中老年比例偏高的台灣社會,這機制真的能促進社會善良風氣嗎?」姜冠宇質疑,博愛座應認定一套認證機制給讓真正有需要的人,他並於文末呼籲,台灣應該全面取消博愛座。

此言一出,引起不少網友回應,「我也贊成應該取消,但對於那些外表看起來年輕或沒事、但其實有需要的人,除了貼紙或徽章之外,在思考有沒有其他更好的方式呢?」、「高齡化社會來臨,以後搭車的人可能一半以上是老人,屆時會不會看到一群老人在互嗆?」、「博愛座真的該取消」。不過也有網友表示常坐捷運,「我只能說還是需要的,一堆年輕人完全不會讓位」。

台南奇美醫院加護醫學部主治醫師陳志金,也在臉書粉專轉貼相關新聞,他認為,讓座應該出於「自發」,而不是「勒索」或「威脅」,更不限於博愛座上的人,「高鐵需要仿效台北市公車安裝『讓座鈴』嗎?」(編按:日前台北市公車裝上「讓座鈴」,有需要的乘客按壓後,車上就會出現讓座廣播)

事實上,台灣推動博愛讓座制度已有四十年歷史。

當時因發生多起老人搭公車摔傷意外,於1981年初,台北市政府仿效北歐國家的「無障礙環境」理念,設立讓孕婦、病患、負傷者、老人以及殘障人士使用的「優先特別座」,座椅用特殊顏色標示,也藉此呼籲民眾讓座給需要者,並不硬性規定。

沒想到這制度美意,後來卻引發不少道德問題。

為了一個能於旅程中休息的座位,還出現「讓座霸凌」事件,少數自詡「正義」民眾動輒偷拍坐在博愛座上的民眾,並上網爆料社團、YouTube訴諸公審,導致公車、捷運上出現擠滿乘客但博愛座卻「無人敢坐」的特殊現象。

不少民眾為了避免被異樣眼光看待或是被批評,乾脆一路站到底,無論空位是「博愛座」還是「一般座」一律不坐,就怕又不小心捲入讓座爭議,這也讓不少有隱性需求(外表看似無礙,實質身體不舒服)的乘客,只能不斷忍耐直到旅程結束。

為解決爭議,台北市捷運局於2007年推出「博愛識別貼紙」標章,讓有身體不適、不能久站等有座位需求的民眾,可貼上貼紙以提醒其他他人禮讓座位,並標示自己坐在博愛座上是有其需求。

但博愛座爭議還是未能平息,一度還引起網路連署。在2016年時,網友在國家發展委員會的「公共政策網路參與平台」提案,廢除大眾運輸的博愛座,短短六天內就達到超過五千人附議門檻,主管機關交通部不得不出面回復,表示交給衛福部決議,但衛福部卻又表示「等交通部提意見修法」,兩部會都不敢碰這燙手山芋。

2018年時,網友再度於「公共政策網路參與平台」提案,要求交通部與衛福部重新審視博愛座的規劃,修改《身心障礙者權益保障法》第五章第五十三條規定,別再讓博愛座衍伸更多社會爭議。只是提案雖過連署門檻,後續還是不了了之。

演變至今,不少民眾戲稱,博愛座成了「不愛坐」以及「薄愛座」,讓這個特殊存在的座位失去當初成立初衷與美意,如同照妖鏡一般,「要八字重才能坐」,台灣人的善良美德在此座之上,幾乎已蕩然無存。

責任編輯:林筱庭
核稿編輯:陳宛欣

  • 評分:
  • 1
  • 2
  • 3
  • 4
  • 5
  • (0)
共有0則留言

回應文章請先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