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現老婆懷孕,老公竟離家出走!她因「老公不想要第三胎」而被拋棄...一名婦產科醫師的診間觀察

因老公的不負責任,她成了「偽單親媽媽」。

「醫師好。」診間的防火門非常重,女人把門撐著,先讓男孩進診間,她再進來,轉過身把門輕輕帶上。

男孩瘦瘦的,跟其他學齡孩子一樣,有體育課和朝會太陽曬出來的褐色皮膚,並不非常黝黑,不是整天在外玩而曬出來的。理得短短的學生小平頭,長度到膝蓋的短褲,長相很清秀,眉宇之間有一種淡淡的英氣。

女人也瘦,淡褐色的膚色,不是戶外工作者,是早上要上市場、放學要接孩子,並不特別防曬的那種,手上拿著一本孕婦手冊。

「你來產檢?」我直接問。

「是啊,我十六週了,診所醫師說我高齡,最好是做羊水檢查看看,不少人推薦我來找你。」對一下門診病歷,三十八歲,嗯,高齡沒錯。

「是喔,我有江湖素稱林一針的稱號,他們沒介紹錯。」看著她和可愛的男孩,我開了個玩笑,「我跟我們超音波室技術員合作十年,技術上你放心。」她笑開了。鵝蛋臉,及肩的黑色長髮簡單用橡皮筋束在腦後。她和男孩的衣著都很樸實,洗得乾淨、晾得平整的舊衣服。

「來,我要一些你的基本病史喔,你這是第幾胎?最後一次月經何時?之前是自然產還是剖腹產?有沒有流產或早產記錄?」我轉頭盯著電腦螢幕,準備一一輸入記錄。

病人常常抱怨臺灣的醫師「看電腦螢幕的時間比看我還多」、「沒跟我講幾句話一直在打電腦」,這倒是事實,但這是因為一方面沒好好落實分級醫療,大醫院動輒一節門診六、七十人,就算醫師從早上九點開診,中午不吃飯看到下午兩點,每位病人平均只輪得到六分鐘,有時再被病況複雜的病人占據時間,看診時間只能縮更短。常有病人抱怨等很久,其實,當門外滿滿候診,診間內的醫護人員壓力比誰都大。

「我這是第三胎,前兩個都剖腹產。」她輕輕撫著下腹說。

「喔,所以這個是老大?」我朝著英氣的男孩笑了一下,「你幾年級?」
「五年級。」他輕聲回答我,不特別調皮,也不顯得害羞,是個穩重的男孩。
「你陪媽媽來產檢喔?真不錯!」我一直覺得男孩陪媽媽買菜或辦事,是很美好的。尤其國小中年級以後的孩子,通常都排斥跟父母出門。

他害羞地笑笑,瞅了他媽媽一眼。「是啊,都他陪我。」媽媽有點得意,又有點欣慰的語氣。

先做基本檢查,確認週數和懷孕情況。整體來說不錯,畢竟是第三胎,她顯得很從容。

「有跟先生先討論過抽羊水的事嗎?」通常第二胎以後就少有陪著產檢的老公了,第三胎老公沒有一起來,滿合乎常情。

「沒辦法跟他討論欸。」她平靜地說,「他不見了。」
「啊?」
「嗯,他不見了。」她再說一次,我沒聽錯。
「不見是什麼意思?」不是出國、不是生病、不是死亡,是「不見了」。
「他不想要第三胎。」她還是很平靜的表情和語氣。
「啊?」
「他說他不要第三胎,可是我想生下來,然後他就離家出走了。」她說得好像這是一件稀鬆平常的事。
「你先生怎麼這麼任性!」我真的傻眼。
她淡淡地笑了一下,沒說話。眼角和嘴角因笑而冒出一些紋路。
「他就這樣不見了?」我難以置信。「嗯。」大概已經釋懷,或是覺得也無力改變,她沒有一點要抱怨或訴苦的意思。
「你們的生活可以吧?」我或許過度擔心了,她看起來不是很富裕,不過也不像生活過不下去。

她大概已習慣別人聽到這件事的反應,微笑看著我,點頭說,「OK的。」
「他不要第三胎,那就不要讓你懷孕啊......。」我邊準備進行遺傳諮詢的紙本資料,一邊碎碎唸。畢竟旁邊還有小孩子,某些話不方便說。
看她情緒穩穩的,我也就不多糾結,向她說明染色體檢查的目的和預期結果,她靜靜地聽,很乾脆地決定一些檢查,也把下次檢查時間約好。能夠獨自帶著兩個孩子,肚子裡還有一個,果然需要很俐落的個性才能把生活安排妥當。

  • 評分:
  • 1
  • 2
  • 3
  • 4
  • 5
  • (0)
共有0則留言

回應文章請先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