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來以為嫁入豪門,沒想到老公「留學費用是爸媽所有積蓄,跑車是中古的...」韓國媳婦的懺悔:為何錯把老公當績優股看待

雖說貧賤夫妻百事哀,但跟背景相差太過懸殊的人結婚,也會經歷另一種悲哀。

嫁不了豪門又怎樣?

剛結婚時,我以為我遇到了我的白馬王子。風度翩翩、豐富的留學經歷、還擁有一台拉風跑車。用大數據來分析他身上的特徵:「內外兼備,90分UP!」原本我以為婚後能過著公主般的生活。沒想到,那匹馬竟然是匹跑不快的短腿馬,他根本是假王子真平民。但是,我依然沒有放棄最後一絲希望,甚至自我安慰:「也許他還有什麼祕密沒讓我知道。」但是,交往六年後,我發現跟著這男人,我無法過上公主的生活。真正的他並不是臉書上那個光是呼吸就能賺錢的男人。

我想我會有這種幻想,都是該死的童話和連續劇害的。灰姑娘雖然只是渾身髒兮兮的下人,卻可以因為一雙鞋飛上枝頭當鳳凰;另一種則是,大言不慚地教訓富二代之後,卻能和對方墜入愛河,我從小被這些騙得團團轉,以為這些劇情會在現實中上演。所以當有人問我:「妳喜歡什麼類型的男生?」我嘴巴上會說:「好相處的。」但實際上我想的卻是:「男人,最重要的就是要有錢啊!」(所以我加入了婚友社,希望可以晉升上流階層。沒想到付了韓幣四百萬加入後,遇到的卻都是怪人)

某個無業男在狎鷗亭有三棟房子,但是他每隔十分鐘就要打一通電話給他媽(勢必是個媽寶);某個家境不錯的牙醫師竟然上過電視和外國美女相親(他說那叫「相親打工」);還有一個也是家境不錯又務實的國際律師,但每次見面我都覺得他快咳出血來了(不想太早變寡婦,所以沒下文)。

還有許多講不完的相親趣事。不過那些人起碼還算文質彬彬。而如果要跟「師字輩」結婚,至少要先準備幾坪的公寓,有的甚至叫我交出幾個平常隨身攜帶的物品(他們要拿去作法,消除庶民的穢氣),有的要求我結婚後就要辭職、專心顧家,而且當他們提出這些要求時,大部分都是才「第一次見面」而已。那是我第一次知道,所謂「有錢人家」,就是我在意對方擁有的財富,對方則在意「我能為那個家庭帶來多少財富」。既然我自己也得帶財,那麼我很想提出一個要求,應該讓對方的父母一起參與相親才對,到時候我一定要問一句:「您好,我是您的準媳婦。請問關於財產我未來大概能分到多少呢?」

男人要挑潛力股?還是績優股?

有位德國作家名叫艾卡特.馮.赫希森 Eckart von Hirschhausen,他曾經如此談論過愛情:挑對象就像在餐廳點菜一樣,看看菜單上已經有的選擇,然後盡可能選出最喜歡的那一道。

我選來選去,選到了現在的先生(當時我以為他是無可挑剔、個性又好的有錢人),後來才知道他的留學費用是爸媽花光所有積蓄資助的,跑車是廉價購入的中古車,而他現在的薪水其實跟我沒差多少,卻是他費盡千辛萬苦才爭取到的。我在婚後好幾年才知道這個令人搥心肝的事實。過去像聖母峰一樣崇高的期待,逐漸變成越來越矮的小山丘。這不只是一個下坡,而是像坐雲霄飛車一樣急速墜落!

然而,我的結論並不是要妳去找個真正的有錢人。
雖說貧賤夫妻百事哀,但跟背景相差太過懸殊的人結婚,也會經歷另一種悲哀。
例如我有一個朋友嫁給一位有錢人八年了,還是得跪著跟婆婆領零用錢。她的婆婆是比造物主更偉大的「屋主」,每個月給她韓幣三百萬的零用錢。我跟她說:「三百萬,值得跪啦!」她說:「話是這麼說沒錯,但是也太卑微了,她還會不定時開我家的門進來。像上次我正在換衣服,她竟然按了密碼直接開門耶!」

另一個嫁進豪門的朋友則是感到非常自卑,她說:「每次公婆和我父母見面時,我壓力真的山大。雖然他們講話都很客氣,但我們家就是有種被看不起的感覺。逢年過節送禮時,父母準備的禮物實在太差了,所以每次要轉交給公婆時,我都覺得很丟臉。」

  • 評分:
  • 1
  • 2
  • 3
  • 4
  • 5
  • (0)
共有0則留言

回應文章請先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