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從來沒這麼痛過...」為幫失能老公起身,胸椎拉傷叫救護車...從「老老照護」悲歌現場看:長照困境如何解套?

「我從來沒這麼痛過...」為幫失能老公起身,胸椎拉傷叫救護車...從「老老照護」悲歌現場看:長照困境如何解套?

「真的,我很感謝居服員!」

阿卿姊說:假如沒有居家照顧服務,現在家裡應該會有兩個病人──一個是失能的先生,一個是她自己。

這並非阿卿姊胡亂臆測,因為曾經發生過這樣一件事。

阿卿姊經不起反覆協助因摔下樓而失能的先生起身和移位,造成胸椎拉傷。某天早晨,她痛到無法從床上爬起,只好請女兒叫救護車。

「我從來沒這麼痛過......那天救護車來,先生坐在客廳,他只能乾瞪眼,什麼忙都幫不上。」阿卿姊嘆道,老人照顧老人,真的很吃力。

因此,居服員能夠周間五天來協助阿卿姊的先生洗澡、陪同外出散步(復能訓練),對阿卿姊來說是非常大的救贖。而阿卿姊口中像天使般的照護幫手,指的便是「畢嘉士基金會」的居服員──素玉。

「我很感謝素玉。」阿卿姊又說了一次謝謝。「素玉幫忙我們好多,最起碼我和先生的生活品質都變好了,年輕人可以安心去上班。」阿卿姊抓了抓白頭髮,接著笑著說:「幫自己叫救護車那一次,我才真正意識到自己老了,以前看電視講到高齡化、講到長照,我都沒感覺。」

問阿卿姊,居服員還沒來之前,那段辛苦的日子。她用憔悴來形容,「兩個人都憔悴」──要幫先生準備三餐、協助起身移位、還要被呼來喚去──生病的人有挫折的情緒,負責照顧的人疲憊累積到頂點,結果就是兩個人都沒有多餘的力氣再對別人溫柔。

「素玉等於是我們夫妻倆之間的潤滑劑,專業講的話,還是比家人說的話,來得中聽、來得有用。要不然先生情緒一來會忘記我也是老人。」阿卿姊慶幸先生出院不久便銜接上居家照顧服務。她認為,家人的感情想要細水長流地持續下去,把照顧問題交給以此為職業的人是明智的決定。

素玉回想去年剛服務武哥時,「那時候他身上還背著尿袋,現在連尿布都不必穿了。」素玉誇讚武哥是個好病人,復健動機很強,恢復得快是他自己努力來的。

  • 評分:
  • 1
  • 2
  • 3
  • 4
  • 5
  • (0)
共有0則留言

回應文章請先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