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公寧願自慰也不跟我嘿咻,代表不愛我了嗎?

性治療的第一個任務就是打破責任和內疚的循環。要讓性生活起死回生,第一件事就是要將彼此當成親密的伴侶,分享內心的心情,用樂觀的態度來面對性慾低下的問題。利用大量的溝通,停止相互猜疑、反擊,找出誰是性慾低下的兇手並不能有效解決問題。

性治療第二個任務就是要幫助伴侶保持足夠的動力,在遇到挫折與相同問題時可以繼續撐下去,最後達到以愉悅為主的性愛滿足。經由溝通,瑋婷瞭解德成並不是不愛她,也不是覺得她不夠性感,或是以自慰來懲罰她。德成對做愛有焦慮是真的,沒有做愛性慾也是真的,這麼做並不是單純只想一個人自私的享樂而不願和她分享。

當德成發現到他可以自在的與老婆分享自慰的快感時,讓他覺得心裡的石頭好像放下來一樣,他不再覺得自慰是一件罪惡的事,至少不必偷偷摸摸的躲起來也是另一種心情上的解脫。瑋婷協助德成自慰是讓他有性慾的開端,而德成也感到瑋婷愛撫他是自願的,並沒有期待他一定要做什麼來回報,這讓德成更有做愛的欲望。

在課程的尾聲,德成了解自發性的愉悅是重要的,他們利用彼此的分享學會接納自己及對方。不做愛不是不愛老婆,自慰不代表不喜歡和老婆做愛,愛撫也不一定要用做愛來結尾,這些體悟讓他們對性有了新的認知與期待,也從性中得到了快感和性慾。

親密的關係、自發性的愉悅、正向的引導與良性大量的溝通是性慾低下的解藥。維持性生活持續的活躍更是需要夫妻間攜手完成的。

作者簡介_童嵩珍

嵩馥性健康管理中心主任,中華性健康促進協會理事長。畢業於樹德科技大學人類性學研究所,美國性學家學院(ACS)專業性學家。專長:男性性功能障礙、女性性交困難及伴侶關係改善,運用美國及德國性治療採「非藥、非刀」以物理訓練及心理疏導方式,並於開設「性健康粉絲專頁」免費線上回答性愛問題。

共有0則留言

回應文章請先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