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35歲男人痛苦告白:老婆一說「脫褲子」就要上,我是生小孩的工具嗎?

一個35歲男人痛苦告白:老婆一說「脫褲子」就要上,我是生小孩的工具嗎?

小謝35歲,結婚8年,是個讓我印象深刻的個案。他是第一位堅持要帶著帽子跟口罩進諮詢室的人。為了要減低他的不安,我笑笑地說:「還好這裡不是銀行。」他也很幽默的回我:「老師,因我有偶像包袱。」接著我指著沙發跟他說:「請坐。」透過幾句的寒暄讓原本緊繃的氣氛和緩。

「說說看,是什麼事困擾你呢?」

小謝脫下口罩,看著地上幽幽地說:「這半年的性生活都是處於『停機』、『待機』、『當機』的狀態,不曉得自己是怎麼了?面對性,竟讓我開始感到焦慮,我是很愛面子的男人,不想被老婆瞧不起…」邊說聲音越小,可以感受到小謝對性失去了信心。

「可以具體說明你們的性生活出了什麼問題?」

此時小謝嘴角微張,但隨即又沈默不語,於是我翻著他性史資料,裡面有寫到老婆生完小孩後,兩人性生活有了轉變,性的品質越來越差…...

「我曾經處理過與你相似的問題,有些伴侶當上新手爸媽後,彼此的性親密漸行漸遠,甚至開始過無性生活,你的情況有這麼糟糕嗎?」

「恩….是沒有,但自從生完小孩後,老婆好像對性失去興趣了,幾次和她的性愛經驗中她都會有意無意的催我快一點,於是我就會無名的沮喪,之後就會軟掉,反覆幾次下來,現在的情況是嚴重到連勃起反應都沒有了!!」

「她那樣做,你的感受是?」我問。

「坦白說,我感覺很不舒服,不過我還是耐著性子,容忍她這麼做。」

大部份的個案在談論性問題時,常會欲言又止,畢竟要承認自己「不行」是需要很大的勇氣的。

我是被設定好的性愛機器,「ON」and「OFF」

婚後半年老婆有規劃要懷孕,我們會在她排卵期間努力「拼業績」,而性暗號就是「脫褲子」,只要聽到暗號,我要立刻想辦法勃起,那時真覺得自己像一部機器,做愛成了「例行公事」。

「你們之間的性愛都變成一種目的了嗎?」

具目的性的做愛會讓原本興致勃勃的性生活成為一種壓力,最後卻失去了自發性情慾的自由和奔放。

當進入治療室時,我發現小謝勃起反應很好,但容易在訓練過程中分心,除此之外,小謝還會在勃起時一直問「硬了嗎?」,就這樣陰莖呈現忽軟忽硬的狀態,這種狀態我們稱之為「操作焦慮」。其相對應的方法就是「感官集中練習」,將自己的感覺集中在愉悅上,不要受到身體狀態的影響。

共有0則留言

回應文章請先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