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才在討論晚餐要吃什麼,晚上回到家女兒就...」人生的痛,有什麼比失去孩子更痛?

「才在討論晚餐要吃什麼,晚上回到家女兒就...」人生的痛,有什麼比失去孩子更痛?

傍晚時分,門診即將結束前,有位中年女士突然出現在診間門口,提著兩盒小點心,笑著說:「感謝你過去幾個星期的照顧,讓我走出來了。」

週末下午,我喝著熱茶,吃著小點心…回想著三個月前某天下午快下診前的景象......那位外表光鮮、衣著高雅的中年女性,拘謹的進入診間,跟診的護理人員已先向我說明:她因為這幾個禮拜都睡不好,所以某診所的醫師介紹來看診。

我看了一下基本資料:王女士,50歲,國中畢業,已婚,家庭主婦,育有一女一子。她坐定後,主動表示是某醫師介紹她來給我看診。我探詢了病史:主要的困擾是什麼?除了睡眠不好之外,還有哪些不舒服?我也詢問了憂鬱與焦慮的相關症狀及嚴重程度。她都可以配合回應,談到自己最近嚴重失眠,除了難入眠,也會因作夢而中斷,常半夜醒來就整晚翻到天亮。而且變得不想出門、不想與人談話、常感到胸口悶悶的。胃口還算好。我也評估她是否進入停經期?是否有甲狀腺的疾病史?看起來目前月經逐漸減少了。

「這些困擾有多久了?」我看著王女士,慢慢地問。她突然不講話,眼眶泛紅,我趕緊遞上面紙;她抽了一張面紙,淚珠緩緩而下……淡淡地說:「快兩個月了。」

「能談談有什麼事情和這些困擾有關嗎?」我輕聲地問著。她又抽了一張面紙。「如果現在不想談或不方便談,您可以不要說…」我很快補充了說明。

診間沉靜了一分多鐘,王女士用面紙擦拭著淚水,緩緩地說出:「我女兒和歡歡一樣。」她低著頭,淚珠不停地滴下……。

接下來,王女士開始談到自己年方27歲的長女,在今年清明連假後上班的第一天,「突然」在自家上吊自殺,事前沒有任何跡象,也沒有留下任何訊息。她當天中午才和女兒一起用餐,還聊到晚餐要吃什麼菜。王女士下午去自家的工廠處理事情,傍晚回到家一進門就看到女兒在客廳……

她難以接受女兒就這樣離開,自此情緒較低落、自責(怪罪自己沒有提早注意到女兒的異狀),睡覺時一直夢到女兒,或閃過女兒在客廳的畫面。在母親節時,她又收到女兒生前已委託友人幫忙訂購的禮物;而最近一些親友的子女接連結婚,更引發王女士的哀傷情緒,一個非常貼心的女兒,在農曆年前已論及婚嫁,而今竟然……所以對這些社交活動都避不參加,以免觸景傷情。

過一個星期,王女士按時返診,自述心情好一點,之前丈夫擔心她太傷心,交代親友與公司同仁不要談到女兒過世的事情,自己也很少與其他人談,包括之前的診所醫師。但是上週看診時談出來,反而有放鬆的感覺。接下來,王女士侃侃而談,談到女兒生前的好,也反覆提到女兒在今年農曆年前可能就有情緒困擾,只是不想讓家人知道,過年期間全家人一起去泰國旅遊時,只覺得她話量與食量較少,會向家人表示睡不好、頭痛,所以一些水上活動都不參加。

她很自責自己只以為女兒過年前加班,身體較疲累,卻沒有注意到女兒的異狀。我引導她多談自己與女兒的關係,以及目前如何重新調整家中的房間與擺飾。她談到已請人將女兒的東西都打包裝箱,一些女兒用過的衣物、家具都送給慈善團體,只在客廳桌上放了一張女兒的相片。

共有0則留言

回應文章請先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