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老爸爸的告白:家裡三個孩子,「一定要疼中間那一個…」

一戶人家有三個孩子,大哥、二姐和小妹。小妹生下來,二姐就成了「二的」。

家裡的事兒基本靠奶奶管,但奶奶年歲大了,腦子、力氣都不夠用。爸爸、媽媽都上班,還經常加班,顧不上家。大哥學習好,一直是學校的小幹部,放學總是晚,回來就做功課。小妹還小,根本指不上,還得人哄她玩兒。二的自然就成了家裡的主要勞動力。

媽媽說:「二的,給媽把衣服收起來,天陰了。」

爸爸說:「二的,給爸扶著梯子,爸爸看看房頂怎麼還漏。」

奶奶說:「二的,添把柴,別讓火滅了。」

鄰家娘娘也說:「二的,來白菜了,快排隊去。」

後來連家附近的人也叫她「二的」。

副食店的看她提著油瓶子進門,便招呼她:「二的,打油來啦?」

煤場的遠遠看見她走過,會提醒:「二的,天涼了,你們家今年的煤還沒買哪!」

二的從來都是脆生生地答應著「哎,好」,然後麻麻溜溜地辦了。臨了,跟幫她的人還得周到地說聲「謝謝您」。

奶奶沒工作,對孩子們是一碗水端平的。「六一」節的禮物肯定是一人一份,過年的新衣服也是一人一身嶄新的,誰過生日,前一天奶奶都給包餃子催生,正日子打鹵麵條。

大哥後來考上了北京的大學,奶奶那時候也老了,抱著大哥直哭:「我的大孫子啊,一年見不了一面了。」最後塞大哥手裡一遝票子,那是奶奶辛辛苦苦攢下的養老錢,那時候面值最大的是10塊錢的票兒。

二的學習一般,但不至於倒數,高中勉強能考上。二的自己就說準備上中專,考不上中專就上技校。最後二的說,有的技校二年級就能實習領工資呢。爸爸媽媽說,咱家不指著你掙錢。最後,二的考上了中專,畢了業,在國營大廠的工會上班。第一個月領工資,二的連硬幣都交到了奶奶手裡。二的負責家裡的採買,爸爸媽媽工資都不高,大哥又在北京上學,奶奶治病也得花錢,二的知道家裡不富裕。

共有0則留言

回應文章請先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