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次開10幾顆藥,才算好醫師?小心!你可能只是吃進「味素藥」

一次開10幾顆藥,才算好醫師?小心!你可能只是吃進「味素藥」
五十多歲的王先生因為腹股溝疝氣住院,預計要接受疝氣修補手術。醫生到病房探望,打個招呼。他才進到病房不久,一整布袋行李還堆在床上,尚未安頓。 

「王先生,明天幫你開刀喔。」 

「好好好…大概什麼時候啊?咳!」 

「上午大概九點多,會送開刀房。」 

「咳!咳!好好好…謝謝!謝謝!」王先生邊道著謝,一邊咳著:「醫生,不好意思啦,我這個咳嗽老毛病,十多年了。咳咳!」咳嗽時會讓腹壓增加,因此慢性咳嗽會導致腹股溝疝氣的發生及惡化。這該是他疝氣的主要原因。

「王先生,你平常有沒有服用什麼藥物?」術前通常會把這些事問清楚。 

「有啊有啊!我有高血壓、關節痠痛、氣管不好、又有糖尿病,咳咳!藥有好幾種哩。」 

「有沒有帶過來?讓我看看。」醫生向他討了藥袋。 

「有有有,有帶過來。來來來,我來拿…咳咳…」王先生彎了腰去解開行李,最上層是只大塑膠袋,老舊的袋子裝得滿滿。他提出來交在醫生手上,道:「咳咳!全部攏在這裡…咳!」 

「這…這都是你的!?」醫生甸了甸沉沉的藥袋,滿是訝異:「怎麼這麼多啊?」 

「對啊!對啊…咳!」他點點頭,伸手來打開塑膠袋,一邊解說:「這包是血糖藥,一天三次,三餐飯後吃,是在市立醫院拿的。」 

「這兩個是血壓藥,白色的一天一顆,咳!紅色那一顆早晚吃。這是署立醫院心臟科王醫師開給我的,已經吃四五年了。」 

「咳咳!這兩個是吃酸痛的,平常吃這一種,一天一顆,這個不會傷胃,吃保養的;要是痛得比較厲害,就再多吃另外這種,藥力比較強,效果很好。」 

「這是安眠藥,有時候睡不著,我都吃這一排,以前吃半顆就有效,現在要吃一顆才行。嘉南療養院那個精神科醫師,很有名,醫術高明!咳咳咳!」 

「攝護腺是這一種,蔡主任開的,他作人很風趣!白色的,咳!也是吃睡前。」 

像藏寶箱似的,他掏出了一樣又一樣形形色色的藥袋子。如數家珍,細細解說著每一種藥的來歷、用法及用量。講完了這一串,袋子裡還剩著一大疊藥袋子,用橡皮筋束在一起。 

「怎麼還有這麼多?」醫生忍不住問。 

「剩下的是吃氣管,吃咳嗽。華正綜合醫院內科的蕭主任開給我的。「咳!」他用兩隻手把藥袋捧出來,嘴裡誇獎著:「那個主任實在很好,他最清楚我的狀況了,都給我很好的藥,而且都讓我一次拿三個月的藥呢。咳咳咳!」 

「止咳、化痰、保養、支氣管擴張…」他一一翻開藥袋,翻書似的介紹著。 

「這是胃藥,我年輕的時候有潰瘍,一定要加胃藥;這是軟便劑,效果很好,有吃大便就順,沒吃就拉不出來…咳!」 

「這是抗生素,蕭主任幫我聽肺部,咳咳咳!說我的小支氣管有發炎,會積痰,所以要吃抗生素,咳!才不會變成肺炎,一天三次,飯後吃。」光看那堆厚厚的藥袋,已是夠讓人暈頭轉向,聽他這麼解說更是感到糊裡糊塗。抗生素是醫學上相當倚重的藥物,但沒什麼道理是該長期服用,還一次領三個月份。 

「這裡還有促進腸胃蠕動和消脹氣的藥,蕭主任實在很好,都有一起開給我。咳咳!」 

「這是抗組織胺…咳咳!」王先生講著學名,聽得出是老經驗的吃藥達人:「我有時候會流鼻水,所以也要一起吃。咳咳!只要天氣變化,鼻子癢癢的,我就會多吃兩顆。」 

仔仔細細數過,王先生每天服用的藥總共是一十八味。他每天便這樣吃著方圓十公里內每一家醫院,聽說來傳聞中的名醫所開的藥,年復一年。 

這一十八味藥裡頭,還有好些個是可有可無的「味素藥」,這種藥實際上並沒有太大的功效,可說「食之無味,棄之可惜」,在臨床上偶而開立都是為著一些心理層面的功效。說來有趣,讓人「感覺有效」的藥,常常比「真的有作用」的藥更受歡迎,也會有更高的遵醫囑性。 

不難發現,言談之間王先生對開藥越多的醫師越是讚不絕口。高明、用心、客氣、認真…什麼好話都說盡了,似乎也暗示著其他人該好好效法,才能成為一個得人疼的好醫師。 

共有0則留言

回應文章請先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