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捨八仙塵爆年輕人受苦...「我如果走,捐皮膚捐器官」中風阿嬤最後的交待,超感人~

如果說,唐吉軻德舉著破茅,向磨坊風車挑戰,都會遭受到訕笑,那,此刻正在幫病人清創手術的自己,簡直就像是拿著牙籤在戳風車牆角,可能連唐吉軻德都會反過頭來嘲笑了。

而且,這風車還不只一座,後頭排列著滿坑滿谷的風車啊!

整形外科的學長阿吉,累到停下手上動作,瞪視著所謂的「清創器械」:curette(刮匙),一支小小的棒子前端有像挖冰淇淋一樣凹陷的湯匙面,接連著幾天沒睡了,不超過指甲片大小的匙面在眼前忽大忽小。

圖片來源:Lisa Liu 女外科的血淚史

很難想像吧!一般民眾以為清創的「清」是像「清廁所用掃的用沖的大面積去除汙垢」那樣背後響起威某先生廣告音樂,不!傻了嗎!外科所謂的清創!是用這樣小小一個個的湯匙,把黏死在傷口、阻礙肉芽組織新生、沒有血流神經根本不會痛的壞死白黃色組織,用挖的用尻的,一片片刮下來。

能夠想像,這個小小湯匙擺上傷口的大小比例?更別說如果是對上占了全身體表面積70~90%的大面積燙傷了。

圖片來源:Lisa Liu 女外科的血淚史

一句話:「開到手軟!」

自從氣爆之後,身處全台最大燙傷中心,科內很快的調整出人力配置,阿吉跟薩布魯學弟兩人搭配一組,沒日沒夜的清創、取皮、換藥、清創、取皮、換藥之跳針循環地獄。

薩布魯接到醫院召回時,用力地跟家中三個小孩道別,太太小丸已經做好「假性單親」的心理準備。

此刻在刀房裡看了第幾天天亮?已經沒人去想了,薩布魯突然冒出一句:「我以後不想挖冰淇淋了」。

阿吉秒懂,連回嘴都懶得回,手上curette越換越大號,但是活脫就像小時候墊腳站在冰淇淋櫃旁,用挖杓拼命把凍到聞風不動的冰淇淋用力挖啊挖,病人身上的傷口要清創到會流血才能停,才有足夠的血流供應好讓之後植皮有機會存活。

阿吉:「……」。平常吐槽秒回,此刻竟然累到說不出話來。衣服已經汗濕了,手有點握到發麻,體重一秤一個禮拜瘦了五公斤。

有點可怕啊這curette。

燙傷的護士們又出現了雙人舞,動畫「新世紀福音戰士」裡那種同步率100%的默契,抬腳接著啪啪啪貼上大片燙傷藥膏裹紗布、扶起身接著咻咻咻纏胸,幾乎不用言詞。

阿吉儘管看過上百次仍舊覺得滿心讚嘆。

已經過了大半夜,排刀的行程表上,來到了一台特別不同的。

病人是年過七旬阿嬤,氣爆過後沒多久中風不醒,在神外加護病房裡宣告死亡後要來捐贈皮膚。

薩布魯接到會診的通知時,確認過家屬的意願。

薩布魯:「阿嬤的意思是?」

大女兒:「嗯,要捐皮膚。」

薩布魯:「那還有其他器官要捐嗎?」

大女兒:「沒,就只有皮膚。」

共有0則留言

回應文章請先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