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都不想上班?精神科醫師:這3種情況代表壓力超載,你該來掛號了...

每天都不想上班?精神科醫師:這3種情況代表壓力超載,你該來掛號了...

「想到工作,就開始焦慮......」

「早上一睜開眼,壓力就湧上來......」

「隔天要上班,晚上開始失眠......」

「每天都不想上班......」

有憂鬱症的診友,剛休養幾個月回來工作,最近連續遇到許多工作上不開心的事情,正在考慮要轉換工作。事實上,這不是個案,過去的數年之間,有越來越多的員工因為憂鬱症請病假。日本最大間電信公司,有近7萬名員工,其中540位全職員工,在2002~2008年之間曾因為憂鬱症請病假。其中近4成員工在後續追蹤2年內,再度因為憂鬱症而請假。其中約2成員工在半年內就再復發,約3成在1年內復發。

有哪些因素會讓我們不想上班?

過去有研究發現,憂鬱症有蠻高的復發率。第一次經歷憂鬱症,康復之後約有一半的人會有復發。而在日本的研究,約有一半的請病假員工,在後續的8年中,會再度生病請假。對於工作的心理需求高[1]與長期請病假有關,也容易造成憂鬱症復發而再度請假。這與過去認為工作要求/工作負荷高,與憂鬱症有關連一致。
但是在丹麥的研究,曾發現對於工作的掌控度高會減少因為憂鬱症而請病假,在日本的研究中沒有呈現出此關聯。或許是不同的工作類型、工時、健康照護系統、族群,造成這樣的差異。

哪些因素可以幫助你提早回到職場?

我在門診常遇到工作到身心俱疲的員工/老闆,除了緩解焦慮、治療失眠,進一步幫助診友可以健康的回到職場工作,是我們的治療目標。以下分享瑞典的研究,關於可能有哪些因素會提早回職場,以及什麼會延後回職場的時間。

因為心理健康因素請假的員工,在瑞典也有越來越多的趨勢。在所有請病假的員工當中,有約4成是因為精神疾患。常見精神疾病(焦慮、憂鬱及失眠等身心問題)也常常出現在仍堅守在工作崗位的員工,即使還持續出勤,工作的效能常會下滑,甚至導致後續需要請病假調養。

研究中,針對請病假的員工進行調查,對象為診斷有憂鬱、焦慮、壓力、耗竭(Burnout)、以及其他常見精神疾病。研究發現,能夠早回到工作崗位(定義為3個月內[1])的員工,與以下幾個原因有關:原本工作能力較好(研究中用自填量表評估)、對於治療有正面的期待、對症狀改善較滿意、老闆比較少批評的態度、有經濟負擔考量。

晚回到工作崗位(定義為3~12個月),與需要減少工作量、想要調到其他的職務有關。 可能反映出對於工作環境的不滿。

不管早/晚回到工作崗位,共同的部分在於感覺到付出與得到的報酬不成比例。這樣的失衡,會產生不公平、失望、壓力甚至於導致生病。可能老闆與員工之間的互相信任,已經被過度要求有產出(生產力)而喪失了。

與其他的情況相比,憂鬱、焦慮與長期的病假有較高的關聯。如果同時有工作環境上面的改變,如減少工時、提供工作上支援等,加上醫療的協助,會增加早回到工作崗位的機會(效果比只有接受醫療好)。經驗中,一些有同時接受員工協助方案,有個管師協助關心就診後身心狀態的改善,同時扮演與公司聯繫,協調職場環境的調整,有好幾位成功回職場繼續發光發熱。

什麼情況需要找心理師或醫師協助呢?

在門診中,常有診友會問「我朋友的OO情況有需要看醫生嗎?」我建議可以試著從三個生活的層面來看看是否有受到影響:

1.    工作上/學業上:如果是上班族可能會注意到,最近工作不太能專心,工作效率下滑。如果是學生,可能會注意到老師教的記不住,成績下滑。

2.    休閒生活:是否已經一段時間沒有從事本來有興趣的休閒活動。例如有人在會注意到很久沒有去運動,或是很久沒有好好喝個下午茶、看場電影。也有人會注意到在看本來喜歡的戲劇、小說,都沒有感受到愉快、放鬆的感覺。

3.   社交/家庭:可能會不想參加親朋好友的邀約,有人會連電話都不想要接,只想要待在房間裡,很少跟家人互動。

接受治療—修復被影響的腦部功能:

如果是以憂鬱症為例,一些研究資料顯示青少年沒有治療憂鬱症,與記憶有關的海馬迴體積會比較小,可能會造成之後的記憶力缺損。另外中年曾得到憂鬱症,未來有失智症的風險相對風險比一般人高。

所以如果心情不好是有符合憂鬱症等影響大腦功能的情況,我建議可以考慮一些可能會增加腦部BDNF的治療方式(心理治療、藥物治療、運動)。BDNF是大腦中的神經滋養因子,與神經元生長、分化及重塑有關(例如海馬迴相關的記憶與學習)。也就是可能可以修復憂鬱症影響的腦部功能。

如果你曾經有過因為憂鬱而無法上班,之後在工作與生活中,可能需要多注意是否有過多的壓力,影響到我們正常工作/上班。如果已經注意到復發的情況,儘速找您的醫師/心理師協助,同時讓同事/老闆可以適當的了解可以怎麼協助您度過低潮,再找回工作與生活的樂趣。

註解

[1]研究中使用brief job stress questionnaire (BJSQ) 評估工作的心理需求、個人工作掌控感:

工作的心理需求:

  • 你需要努力工作嗎? Do you have to work hard?
  • 你工作量很大嗎? Do you have to do a lot of work?
  • 在上班時間內把工作完成很困難嗎?Do you have difficulty completing your tasks within your schedule?

個人工作掌控感:

  • 可以照自己的步調來工作嗎? Can you work at your own pace?
  • 你可以決定自己工作的順序和內容嗎? Can you decide the order and content of your work?
  • 你的意見對於你的職場有影響力嗎? Does your opinion affect your work place?

[2] 以3個月為分界是因為瑞典社會保險系統,以3個月為限,區分可以回到目前工作/要換到其他工作。

參考文獻

  • Early and Late Return to Work After Sick Leave: Predictors in a Cohort of Sick-Listed Individuals with Common Mental Disorders (2015) J Occup Rehabil
  • Risk factors of recurrent sickness absence due to depression:
  • a two-year cohort study among Japanese employees (2014) Int Arch Occup Environ 
  • Response to psychotherapy in borderline personality disorder and methylation status of the BDNF gene. Translational Psychiatry (2013) 3, e207
  • Physical Exercise and Antidepressants Enhance BDNF Targeting in Hippocampal CA3 Dendrites: Further Evidence of a Spatial Code for BDNF Splice Variants.Neuropsychopharmacology (2012) 37, 1600–1611

作者簡介_李政洋 醫師

精神科專科醫師、老人精神科專科醫師
李政洋身心診所院長
馬偕醫院兼任主治醫師
台灣EMDR協會理事
FB 粉絲團【李政洋身心診所】 版主

共有0則留言

回應文章請先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