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是腸胃炎掛急診…為什麼孩子卻「站著走進來,躺著推出去」?一個兒科醫師的夢魘

只是腸胃炎掛急診…為什麼孩子卻「站著走進來,躺著推出去」?一個兒科醫師的夢魘

「賴醫師,這裡是急診。有一位14歲的弟弟發燒腹痛三天,目前血壓較低正在使用生理食鹽水輸液,希望你來會診!」 

門診看到了一半,接到了急診護理師緊急會診的電話。乍聽之下普通的病情敘述,我心中卻警鈴大響,有非常不好的預感。即使外面還有病人候診,我還是抓起聽診器馬上往急診衝。

「病人在哪裡?」 

14歲,壯壯的國中男生。雖然臉色微有一點蒼白,但還可以不時與家人談笑。我長吁一口氣,走上前去探視他。簡單身體理學檢查之後,我熟練地開始聽診心音,卻心頭一震。 

「12導極心電圖做了嗎?」 

「做了,也有請值班心臟科醫師掃過超音波,也抽了troponin-I ... ... blah blah blah」

護理師迅速地回答我的問題並遞上小男生的檢驗檢查報告;看著這些報告,我的眉頭越來越緊。急診的老醫師非常警覺,已經針對心臟部分安排檢查了,可以說,現在會診我缺的只是我的一個宣判。 

這個疾病,這個敵手,對我來說是熟到不能再熟。 

-------------------------------------- 

兩年前。 

我是兒科重症加護病房的總醫師。當到總醫師了,好處是很多事情並不用親力親為;其實是不要剝奪學弟妹練習的機會,身為已經熟練的學長,要做的是在旁邊看他們做,適時給予鼓勵。但是那一天的早晨,不只是我,主治醫師學長,連病房主任都挽起袖子跳下來急救。 

我們在救一個小學五年級的妹妹;才剛進加護病房,就在我們眼前的病床上失去意識、心跳呼吸停止的小妹妹。 

小妹妹在住院之前看了三天的診所,拉肚子、嘔吐,精神活動力還不錯,所有醫師都認為她是腸胃炎;但病情卻沒有好轉,今天掛了急診,然後馬上被送上加護病房。腸胃炎的診斷並沒有錯,但那似乎只是冰山的一角。 

「賴醫師,她血壓不太好,你用超音波幫她看一下心臟。」 

病房主任夏老大指揮著,老大總是不會漏掉任何地方。 

「好。……咦?夏醫師,她的心臟收縮功能很差,看起來有點像心肌炎,EF大約35%。」 

總醫師的我在超音波技術方面已經深獲師長信任,很快報告了我的發現。 

「什麼?你趕快聯絡張教授。靠!她血壓掉了!」 

血壓掉,心跳停,每個醫師都知道接下來是什麼--心肺復甦術開始。說白話就是,開始急救。加護病房的醫師們對於急救是習以為常,雖然每次我們都不願意病患走到這一步,每次急救的時候我心中總是充滿幹意;但這都不影響我們跳上病床開始做心肺復甦術的速度與力度。 

「學弟,戴手套,待會你接建志學長。」 

不過對於剛進加護病房的住院醫師和實習醫師們來說,一大清早的急救無疑是一場震撼教育。心肺復甦術很耗體力,一般來說兩到三分鐘左右醫師會換手,以確保急救的強度和效力。 

我們的急救很有效,病人的心跳稍見起色,而此時心臟外科醫師張教授也趕到了。 

共有0則留言

回應文章請先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