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著兒子一起罵媳婦,這就是一種沒教養!給不放手的父母:再愛也別過分干涉子女感情

跟著兒子一起罵媳婦,這就是一種沒教養!給不放手的父母:再愛也別過分干涉子女感情
別過分干涉子女的感情

五年前,我的朋友小馬出國讀書,在此之前,她和男朋友戀愛四年,男生跟小馬說:「我等你,兩年後,你回來,我們就結婚。」

小馬嬌羞的點頭,背著行囊,離開了祖國。

我不能追蹤到小馬和她男朋友大學四年的戀愛狀態,但我能明白,兩人能在大學四年矢志不渝,本身就是一件很了不起的事。

異地兩年,小馬在美國讀書,男朋友在國內工作,時差、時空、時光的打磨,矛盾、誤解、寂寞的摩擦,最後終於堅持到了見面。小馬回北京時,恨不得臉上帶著淚緊緊擁抱他。

相思兩年,終於重聚。
終於牽手,再無遙念。

可是,一個月後,兩人分手了。

我想,你我疑問一樣,不應該是有情人終成眷屬嗎?不應該是苦盡甘來嗎?不是。

因為所有終成眷屬和比翼雙飛的故事大都只在文學影視作品中,現實裡還有一個角色,本該是配角,卻正在充當著主人公,它的名字,叫作家長。童話裡不會寫,愛情故事裡寫不出,他們本應該是綠葉,但在中國,他們搖身一變,變成了紅花。

而這一參與,總能把一件事,變成另一件事。

小馬的家長要求男方家長在北京買房子付頭期款,男方家境貧寒,就問女方家長是否可以出一半以後再還。一開始女方接受,可結婚前夕,女方媽媽忽然反悔,心想,把女兒送出國,家裡已經花了一百萬,現在結婚還要我出一半頭期款,不合適,之前家裡那些錢白花了嗎?

很明顯,母親開始用商人的方式思考了,把女兒放在了買賣的另一邊。

想著想著,就把電話打到了男方家長那裡,可能是說話方式過激,直接惹怒了男方家長。沒想到的是,小馬正在男方家裡吃飯,男方的父母竟然把火氣撒到了小馬身上。

很明顯,這個憤怒轉移是很不合理的。

小馬男朋友也覺得奇怪,被突如其來的攻擊嚇到了,他愣在那裡,甚至沒有為自己女朋友說話。女孩子受了委屈,哭著跑回家。媽媽見狀,火冒三丈,拿起電話又打給了那個男生。男生告訴了父母,他父母以為這一次次的刁難就是嫌棄他們家貧寒,再一次情緒爆發了……

雙方就這樣,廝殺得不可開交,廝殺到完全無法交流。

這樣的情緒爆發了一年,小馬和男朋友終於分手了。分手後,小馬整夜哭醒,男生時常偷偷摸摸的跟她發訊息,但雙方父母反對,他們無法進展到下一步,只能等著,他們不知道能做些什麼挽回彼此的感情。

她告訴我這是七年之癢,我說不是,如果第一年就把雙方家長參與進來,第一年就能癢。

她說:「父母參與進來不好嗎?」

我說:「參與進來是必須的,但你不要忘了,感情是兩個人的事,和別人無關,哪怕是父母。所有人都只能是配角,不能因為你是父母就要當導演,自己的人生,自己才是導演。」

這些年,我看到凡是關係處理很好的夫妻,都多多少少有點「大義滅親」的感覺。其實,現在的80 後、90 後男女朋友的矛盾,很多都不是來自於物質矛盾,反而來自雙方父母施加的壓力。

我問小馬:「你從美國回來,想過買房子這件事情嗎?」

小馬說:「想過,不過我也想過,就算買不起也沒事,畢竟,只要有他的地方就是家,租房子也是住。」

我問:「可是,你發現了嗎?當家長介入後,事情馬上變質,美好的感情變成冷冰的現實,精神的匹配變成經濟的門當戶對,發展到今天是你想要的嗎?」

她搖著頭。我能感覺到她的痛,那種無能為力撕心裂肺的痛。她說,她恨自己的父母。我想,那個男生,又何嘗不恨自己的父母呢。

劉震雲在《一句頂一萬句》中提及,中國人擅長把一件事情變成另一件事情,再變成第三件事情,然後弄得一團糟。

愛情本身是兩個人的事情,當家長過分介入,所有的東西就變質了,從一件事情變成另一件事:本來很愛,變得謹慎;本想很快結婚,忽然困難重重;本可順其自然,變得步履維艱。

就像小馬,當事情發酵後,變成了她母親和那一家人的矛盾,小馬母親跟她說:「如果你再跟這家沒水準的人來往,我們就斷絕母女關係。」

我想,她母親說這句話時,有多大程度是站在女兒的角度思考的,又有多大程度是為女兒的幸福考慮的呢?我想到了這一步,她自己的面子和經濟成本已經高於一切了吧。

共有0則留言

回應文章請先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