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實故事》半夜12點,一個5歲的孩子打電話到110,用發抖的聲音問「媽媽真的去天堂了嗎?」

真實故事》半夜12點,一個5歲的孩子打電話到110,用發抖的聲音問「媽媽真的去天堂了嗎?」

星期一晚上11點44分,這時間對一般人來說有點太晚,但對夜貓子來說,又太早了點。

一切都非常安靜,只有信號燈閃著亮光。那個燈始終是亮著的,但此時此刻,卻開始以低速頻率閃爍。我按下觸控螢幕上泛起紅光的地方,接上了線。

「你好,這裡是110。柏林警局報案中心,敝姓古。」

線上傳來一個纖細的聲音:「喂。」

「喂,這裡是110。」

對方疑惑地低聲說:「喂?」

「喂,這裡是110,請問有什麼事嗎?」

一片沉默。

我決定改以平靜友善的語氣問他:「請問你是哪位?」

電話另一頭有人顫抖地吸了口氣,彷彿鼓足最大的勇氣說:「湯米。」

「湯米,你好。」

「你好。」他回答時放鬆了許多。

我腦海中浮現出一個小男孩的模樣,於是以鼓勵的口吻問他:「湯米,怎麼了嗎?」

他猶豫了一下,若有所思地說:「媽媽走了。」

「媽媽走了?媽媽去哪裡了?她去上班嗎?」

「爸爸說,媽媽去天堂了。」

我深呼吸,調正椅背,繼續問他:「湯米,你幾歲?」

「5歲。」

「爸爸在嗎?」

「在睡覺。」

很好,他不是一個人在家。不過一想到他寧願找我講話,也不願去叫醒爸爸,我還是有些不安。

「爸爸對你好嗎?」

「好,可是他每天都很累。」湯米似乎對我的問題有點不耐煩,接著又自顧自地說:「肚子痛痛。」

「你肚子痛痛?很痛嗎?」

「還好。」

他突然開始滔滔不絕:「以前媽媽都會摸摸我的肚子,小小聲唱歌,唱到我睡著。她還沒有生病的時候每天都會唱。」

「她還沒有生病的時候?」我重複他的話,引導他繼續說。

「嗯,她生病之後就不能每天唱歌給我聽了,所以有時候換我唱給她聽,或是陪她選不同顏色的頭巾。」

我心想,該死,是癌症。我不由得想起自己家裡的小搗蛋,接著我最怕的問題終於出現了,雖然我還沒有準備好答案。

「媽媽真的去天堂了嗎?」

「如果爸爸說她去了天堂,那就是真的。」我回答完,不禁覺得自己好蠢。

大嘴巴!你難道不能說點別的嗎?我心裡有些慚愧,但是面對這樣一個顯然目睹母親過世的小傢伙,又能說些什麼呢?難道要解釋成「這是上帝的偉大計畫」?拜託,當年我親眼目睹弟弟被車子輾過,昏迷三天後過世,當時牧師同樣無法告訴我媽媽「這究竟是為什麼」,因此我非常生氣,有好幾年都拒絕禱告。身為大人的我,雖然看過人的死亡,也見過新生兒誕生,但對生命其實了解不多,又要怎麼對湯米解釋呢?

我們向來會特地在警察的制服口袋裡準備泰迪小熊,用來送給悲傷的小朋友。我迅速評估是否該帶一隻小熊過去給他,但此刻夜已深了,再說他要的不是小熊,而是媽媽啊!我無法把媽媽帶回去給他,但可以讓這段對話重新來過。我下定決心,要竭盡所能地安慰他:「湯米,我覺得你媽媽真的在天堂喔,不過我雖然是警察,卻沒辦法證明給你看,因為從來沒有人從天堂回來過,但是也沒有人可以證明天上沒有天堂。還有,其實你應該要開心喔,因為媽媽並不是真的走了。」

「怎麼會?」他驚訝地大喊。我暗暗責備自己說了最後那句話。

共有0則留言

回應文章請先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