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被診斷出糖尿病時,我才30歲...」一位麻醉醫師的親身經歷告白

「第一次被診斷出糖尿病時,我才30歲...」一位麻醉醫師的親身經歷告白
別小看糖尿病,5年內存活率不到50%

糖尿病蔓延的情況這麼嚴重,為什麼接受治療的人卻這麼少呢?是不是因為大家都太小看糖尿病了?反正你有我也有,身旁的人都是糖尿病患者。

「每個人都有,那就不覺得可怕了。」你是不是這麼想呢?

各位一定還不了解糖尿病真正可怕的地方,糖尿病一旦惡化,就會導致嚴重的併發症,5年內存活率不到50%,它威脅生命的程度,其實和癌症一樣。老實說,我自己就是個正面臨生死存亡關頭的糖尿病重症患者。

話說回來,「糖尿病」這名字取得實在不怎麼樣。無法讓人望文生義,一看就了解這是什麼樣的疾病。糖尿病並不是「尿液中有糖」這種曖昧不清的病,而是會導致血管脆弱、破裂的危險疾病,我認為改稱「血管脆弱病」,才更能凸顯出它的真面目。

記得第一次被診斷出糖尿病時,我才30歲。儘管我是醫生,卻對糖尿病卻一無所知,也不覺得有什麼可怕。

我的身高182公分,體重超過140公斤,糖化血色素高達7.2%。當時我還在麻醉科當實習醫生,每天在手術室裡幫病患麻醉。因為只是個小實習醫生,理所當然地得留下來輪值加班,更何況那個時代還是大家搶著加班,想盡辦法多接觸一些病例的時代。

我每週一到五早上7點就得進手術室,為當天的麻醉做準備,如果自己負責的手術提早結束,還要去支援其他耗時的手術。即便當天沒有值夜班,晚上8、9點才到家也是家常便飯。

愛吃油炸物、餐餐快速解決的人,都要注意!

因為實習不支薪,周末必須打工貼補家用,比較像樣的休假,只有難得出現一次的第5週週末。在這樣忙碌的生活中,若說有什麼樂趣,那就是「吃」了!我常在手術結束後,抽出5分鐘的時間衝去,再衝回來,是典型的「吃太快」的人。

傍晚回到醫務室時,常會看見1、2個沒人吃的便當。我是個大食量的胖子,看到有多的便當,自然是心懷感謝地接收。每天晚上9點過後,還會去熱鬧的地方吃飯、喝酒,享受烤雞肉串、燒肉、火鍋及中菜,再來個豚骨拉麵,為當天畫下完美的句點。直到半夜1、2點才回到家,稍微瞇一下6點就又起床,趕在7點前進手術室……。

肉照吃酒照喝,糖尿病?管他的!

在這麼不健康的生活中,我在打工的綜合醫院發現自己得了糖尿病。

那時,醫生對我說:「讓我們一起對抗病魔吧!」我雖然嘴巴上說好,但根本沒把它當一回事。

為什麼那時我沒辦法勇敢地面對糖尿病呢?理由有好幾個:第一,我不可能因為糖尿病就請假早退。另外,糖尿病需要控制飲食,再也不能大吃大喝,這點讓我很抗拒。而且,最關鍵的因素是,雖然患有糖尿病,但我本身並沒有感到任何不便。

往後的10年,我沒有接受任何治療,對自己的飲食也毫不在意,大口吃喜歡的食物,喝酒喝到三更半夜,每天過得快樂似神仙。

然而我快40歲時,卻發現自己的身體開始出現異狀,140公斤的我沒有刻意控制飲食,體重卻不斷往下掉。

接受檢查,才發現糖化血色素竟超過10%。那時我才剛開始做胰島素治療,大概早上跟中午各4個單位。雖然糖化血色素超過10%,我也沒有任何驚嚇的感覺,因為除了口渴必須常喝茶以外,並不覺得有什麼困擾。

共有0則留言

回應文章請先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