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學生總是不說話?沉默其實是「求救訊號」!老師到他家才發現:電鍋裡菜發臭、每天穿髒衣服...

為什麼學生總是不說話?沉默其實是「求救訊號」!老師到他家才發現:電鍋裡菜發臭、每天穿髒衣服...

很多年前帶了一個轉學生,在班上,我幾乎沒有聽過他的聲音。他常常遲到,所以我每天去他家樓下按電鈴叫他起床,幸好這孩子算乖,起床後就會乖乖地來上學。

我很想了解他的家庭背景,家裡有什麼人?住在哪裡?但問他什麼都只是搖頭、點頭,所以跟著他回家一趟,結果一進到家門,眼淚快要掉下來。他們全家已經搬進那間房子幾個月,卻是家徒四壁,四周空空如也。因為沒有衣櫥,房間的大床上堆滿了衣服,我問他誰洗衣服?他說本來是他負責洗衣服,可是沒有洗衣精了,他沒辦法洗,於是把髒衣服丟在衣服堆上,每天從下面抽衣服出來穿……

走到廚房,桌上、地上到處都是垃圾,好多泡麵碗就丟在水槽旁。有一個很髒的電鍋,裡面放著之前蒸過的飯菜,全都焦黃發臭

他說另一個雙人床,是他和爸爸還有哥哥一起睡覺的地方,爸爸打零工每天很早就要出門,晚上很晚才回來,他們2個國小的孩子就在沒有大人的照顧下,自己起床、上學、準備晚餐……有時候回家會發現爸爸有留一些錢給他們買晚餐,有時爸爸可能忘記了,他們就沒吃東西或是煮泡麵吃。

問他幾天沒看過爸爸?他說忘記了,爸爸應該都有回來,只是深夜回來,很早就又出門了

我教他們吃完的東西要用垃圾袋裝起來,晚上垃圾車來就該清掉;電鍋的插頭沒有用的時候就要拔掉,不能讓它一直空燒。我問他們願不願意包營養午餐回家當晚餐?回家後可以用電鍋蒸一下,就不用擔心晚上餓肚子。隔天拿了洗衣精給孩子,要他如果用完了再告訴我,我會去買給他。

孩子的個性溫和,從來不跟別人起衝突,應該說跟同學之間沒有什麼交集。為了讓他融入團體之中,我硬是要他加入球隊,果然在球隊成了主將,出賽名單上都有他的名字。我和教練用球隊當誘因,鼓勵他要準時到學校練球,慢慢地他跟其他同學熟了起來,下課時也跟男同學們玩得很開心。

我們向社會局通報這一家人為高風險家庭,但社工剛開案準備進入家庭去協助,他就又搬家轉學了。這已不知是他和哥哥讀的第幾間學校了,他們跟著打零工的爸爸全台灣到處流浪,哪裡有工作就去哪裡。

我這才發現,平常的他冷漠又寡言,其實是一種保護色,也是讓自己活下去的方法。如果很快就要離開同學,又何必付出感情呢?對於物質貧乏、環境極差這件事,早已習以為常。現在想起來,他應該沒有吃早餐,學校的營養午餐或許是他一天之中最豐盛的一餐。

看到「報導者」網站最近的一系列報導,讓我想起那個我已經想不起名字的孩子。影片中的孩子說了一段話讓我很難過,他說:「老師看不起我,要其他孩子不要跟我靠近……」

如果不是因為那孩子的衣服髒汙、遲到頻繁,讓我踏進他的家裡,真的看不出來小小年紀的他,生活這麼辛苦。大概是早就習慣這樣的生活環境,他不懂得求救,也不知道該如何求救。

那時的我很年輕,沒有太多的資源和經驗幫助那孩子。學校大部分的補助都需要證明文件,常常申請就得等上幾個月,像這樣連在家裡都看不到大人一面、拿不出證明的弱勢家庭的孩子,讓人不知該如何伸出援手才好。如果當時我的敏銳度高一點,如果我有仔細觀察他的表情和衣著,是不是可以給他多一點幫助和關愛……

倘若光憑外表髒汙和成績低落,就去批判孩子不努力、不上進、不愛乾淨,認為冷漠孤傲是叛逆的表現,我們就會漏掉孩子發出的微弱求救訊號。

有時候不是他們不願意努力,而是身上背著太多沉重的負擔,面對生活的無奈卻又無能為力。除了面對極度缺乏資源的環境外,他們還得對抗不友善的人們、還有心裡滿滿不被了解的苦。如果我們都能努力看見那些孩子自我保護下的脆弱,會不會有更多的孩子可以翻轉他們的人生?

書籍介紹


你的善意,是孩子的光:有教無淚,從愛出發,神老師的陪伴全教養
作者: 神老師&神媽咪(沈雅琪)
出版社:平安文化
出版日期:2019/04/08

作者簡介
神老師&神媽咪(沈雅琪)

在基隆出生長大,曾就讀花蓮師範學院幼兒教育學系,擁有經國學院健康產業管理研究所碩士學位,育有三子,小女兒在十個月大就被醫師判定為終身學習遲緩。

在基隆市長樂國小擔任教師二十年,網路暱稱為「神老師」,起因是某位學生寫作業的封面時,把「沈」老師寫成了「神」老師,在網路上分享這則趣事,從此沈老師就變成了神老師。

神老師從小就是個運動員,個性好強、不輕易屈服,課餘經營臉書粉絲團,分享身為教師、特殊兒媽媽、人妻、烘焙愛好者的生活點滴。有眾多粉絲,其中不乏育有特殊兒、擁有同樣處境的家長網友。

為了讓更多老師了解特殊生的辛苦和努力,進而接納和協助孩子,走遍全台各校演講近一百五十場,目的在推廣特殊生在普通班的融合教育,受到各校師長的歡迎。另著有《一個都不能少:愛的零拒絕教育!教育孩子同理心之必要》。

責任編輯:呂宇真
核稿編輯:林筱庭

共有0則留言

回應文章請先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