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鮮亮麗的背後,歷經父母離婚、同學霸凌、感情的創傷....《用九柑仔店》莫允雯:別人對你的傷害,都是自己允許的

光鮮亮麗的背後,歷經父母離婚、同學霸凌、感情的創傷....《用九柑仔店》莫允雯:別人對你的傷害,都是自己允許的

那一天我無力地坐在地板上哭著,感覺強烈的情緒像在吞噬著我整個靈魂。我感覺到極致的無力感,沒有任何力氣把自己從這樣的情緒裡抽離,只能任由這個黑洞擴散到我內心的每一個角落。

類似這樣的情緒不止一次的發生在我的人生當中, 我卻從來沒有想過,我需要去理解為什麼會有這樣的心理狀態 (因為這就是我,不是嗎?),直到我的「心理師」Phil(其實是好友兼導師)問了我第一句「WHY?」「蛤什麼意思WHY?沒有原因啊,我也不想這樣啊!」我努力解釋著。他卻再次以淡然的語氣問「Yes,but WHY?」

這個WHY開始讓我去認真思考,為什麼我會那麼難過?為什麼會無法抽離?難過的背後是什麼意思呢?

我從小不停地搬家,直到8歲才又回到美國生活。13歲的時候經歷了爸爸罹患血癌,從漫長的治療開始到最終的痊癒,期間爸爸不負責任的行為,以及個性上的缺陷展露無遺。直到我17歲那年,父母正式離婚。

其實小時候的我就知道父母間的不愉快以及家裡的狀況,但我從來沒有真正去了解,好像也不想去面對,畢竟年紀還小,而父母也努力為我與哥哥維持一個家。爸爸生病那段時間,我用打工彌補心裡的害怕,不敢問不敢看,更不知道如何排解那些感受。打工上班變成我逃避情緒的港口,我最高紀錄一次打3份工,學校的不愉快、家裡的不安,我似乎只要努力工作就可以暫時忘記。

爸爸痊癒後,沒有選擇回去做以前的電腦工程師工作,他覺得他既然逃過了死劫,就要追求不一樣的生活。他說服了媽媽幫他支付費用,去中國找尋「更自由與輕鬆」的創業方式。但幾年下來,媽媽只是不斷地收到信用卡帳單以及更多的欠債通知。爸爸每一次回家,就是要更多錢,媽媽努力工作支撐我們的生活,卻被爸爸要錢的無底洞不斷侵蝕。爸爸總說著「最近有個好機會,但需要什麼什麼」,甚至會跟那時候還在打工的我,時不時要50元(美金,下同)、80元

這段時間的爸爸的自私無限放大,好像我們的死活,有沒有辦法生活下去,都跟他無關。雖然知道爸爸對於家庭以及金錢不負責任的態度,對我們是極大的傷害,但爸爸逃過死亡的威脅,讓我覺得我又好像必須接受他的缺點,並給予無限支持。其實在看似包容爸爸的心態之下,我也只是在逃避而已。

父母的離異,揭開了全部的醜惡,這個曾經把我當小公主疼的爸爸,因為金錢的貪慾自私,打破了我們對他的信任,撕碎了我們的家,之後我們選擇不再見他,徹底讓他離開我們的生活

  • 評分:
  • 1
  • 2
  • 3
  • 4
  • 5
  • (0)
共有0則留言

回應文章請先

你是哪種族群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