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幫我打止痛,不然我就烙小弟揍你!」扯衣領、砸護理站...醫師的急診室觀察:「奧客」這種怪物就是健保催生出來的

「幫我打止痛,不然我就烙小弟揍你!」扯衣領、砸護理站...醫師的急診室觀察:「奧客」這種怪物就是健保催生出來的
「喂!戴眼鏡的醫生,我背痛,照上次那樣打。」
我找出他上次的病例,得知他是打了1支非類固醇的消炎藥與1支嗎啡。我抬起頭再看了一眼患者,他一手撐著腰、一手搭在桌上,等著我開處方,「上次的只可以打一針消炎止痛,再看看效果怎麼樣。」
「 我不要打非類固醇的消炎藥,我會過敏。」
「還好啊!你上次沒有過敏啊!」
「那是我運氣好,上次沒過敏。若我過敏就死掉了!你幫我直接打第2針好了。」
「不行!第2針是管制藥不能隨便開。」
「你今天如果不給我打之前嗎啡那種的止痛針,你給我試試看!」聽到我不打嗎啡,他馬上翻臉,用力拍桌子,「碰——」一聲,大吼:「你信不信我現在馬上『烙』幾個小弟來揍你?」
「……。」

日前北部某醫學中心病房發生醫療暴力情事,簡直跟我這30年來在急診室看到的故事,幾乎都是一模一樣的腳本,屢試不爽:

1名住院患者因為要求醫師要開出特定之止痛藥物被拒絕,因而辱罵醫護人員並出手扯住醫師衣領,之後更用點滴砸毀護理站玻璃窗,造成整個病房驚恐。原本寧靜的治療疾病的地方,從小夜班喧鬧到大夜班,而病患因為違反《醫療法》被帶往警察局偵訊。但凌晨4點時病患又回到病房,導致原來衝突相關的人員,人心惶惶,一方面要繼續照顧重病患者;另一方面又擔心遭到攻擊,嚴重影響整個病房的醫療品質,甚至涉及危害病危病人的搶救工作。

我做臨床工作多年,這樣的醫療暴力衝突,其實常常看見。少數病患或是家屬,在醫療院所裡稍有不如意,往往就訴諸語言甚至肢體暴力,1人幾乎就能癱瘓整間急診室。僅僅少數人為了宣洩個人不滿情緒,卻能危及醫療院所裡其他患者的醫療行為,甚至妨礙了搶救生命的關鍵治療,實在是非常缺德,要說是健保制度下的「奧客」也不為過。

倘使是自費醫療行為,隨時可以終止醫療進行而轉到其他醫療院所去。但這樣的患者許多都是仗著健保身份,無視醫護人員血汗付出的高可近性,來要求一些醫療上不絕對需要的嗎啡類止痛藥物,實在是全民公敵。

長期利用健保身份濫用嗎啡類止痛藥物的問題,常常是造成衝突的起點。但是,這麼多年來卻少有民眾因為威脅醫師開出嗎啡處方、重複求診要求止痛針藥而遭到健保停權。健保大數據在協助對抗疫情的戰役中立下大功,但是在協助臨床一線醫師對付「濫用醫療資源」以及「利用健保身份要求施打嗎啡類止痛藥物」的特定族群,健保署應可以再加把勁。

醫療暴力零容忍,無論是言語或肢體

這都是對在協助病患對抗病魔或是死神的艱苦戰役中,最惡質的背叛。幾乎沒有一位病患是健健康康來醫院,都是有所病痛或受傷急症才來到醫院診所要求接受診治。

醫護人員在面對病魔或是死神的威脅之下,很有可能也受到患者傳染疾病。這些對抗病魔死神的戰役並非都是勝仗,也有不少醫護人員因而受傷得病,甚至失去寶貴生命。這次武漢病毒的疫情,各地的醫院都有不少醫護人員失去寶貴性命,他們大可以躲在家裡,利用自己的專業知識避免受到感染,但是許多醫護人員仍毅然決然,無畏病魔的威脅,勇敢到最前線去救死扶傷、搶救病患。

這樣的情形之下,如果少部分患者不能體諒醫護人員的難處,只為一下子得不到所要求的安眠藥或是嗎啡類止痛藥劑便發怒辱罵醫護人員、砸壞病房的物品,甚至出手要毆打醫護人員,這些都是無可輕饒的醫療暴力。

尤其,在《醫療法》新修正後,這些事件都已經是確切構成犯罪的事實,我們期待警方與相關主管機關,能維護診所醫院安寧、保障醫護人員職業安全,當衝突發生時,應迅速將沒有立即生命危險之犯罪嫌疑人帶離現場,以維持醫院診所原有之運作,避免危及正在接受治療之患者的健康安全。

如果醫護人員不能有效保障醫護人員安全、維持醫療場所秩序,持續讓這樣毒癮患者繼續橫行,或許在哪一天深夜,當病患受傷或是急病發作時,我們就再也找不到優秀的醫護人員來救治,到那時,受害的將會是全體社會大眾。

專欄簡介_醫勞盟

台灣醫療勞動正義與病人安全促進聯盟,為臺灣的公益性社團法人,是一個主要由醫師及護理師自發組成的醫療改革組織。


責任編輯:林筱庭
核稿編輯:呂宇真

  • 評分:
  • 1
  • 2
  • 3
  • 4
  • 5
  • (0)
共有0則留言

回應文章請先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