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對家庭破裂、錢被拿走...從取名到砌磚,威爾史密斯:父親教我的一堂「人生逆境課」

圖片取自Will Smith臉書

我十一歲的時候,我爸決定他的店面前方需要一道新牆。那是一道大牆,大約十二呎高二十呎長。舊牆快崩塌了,他「看得很厭煩」。但與其雇用包商或建築公司,他認為這是讓我和弟弟哈利練習的機會。

老爹負責拆除。我還記得痛苦驚訝地看著那個大洞,我非常確信絕對不會再有新牆了。

一年內幾乎每一天,老弟和我放學後就會到我爸店裡去蓋那道牆。我們一切自己來。我們挖地基、攪拌灰泥、搬運桶子。我還記得配方是兩份水泥、一份沙子、一份石灰。哈利負責操作水管。我們會在外面人行道上用鏟子攪拌好,裝進兩加侖的桶子,兩人各自砌磚。我們沒使用鋼筋或木框,只用了中間有泡沫那種水平儀。

如果你稍微懂一點建築,就知道這麼做簡直是瘋了。如果要說實話,這可是監獄囚犯那種勞動。在現代我們會打電話找社會局兒童保護課。這是很單調又漫長得沒必要的差事,最後花掉兩個小孩大半年的東西,成人團隊頂多只要兩天就能搞定。

老弟和我在週末、國定假日和假期都工作。那年我們整個夏天都在工作。沒關係。我爸從來不休假,所以我們也不行。我記得有好多次看著那個洞,無比洩氣。我看不出事情會怎麼收尾。這規模在我心目中大到難以測量。好像我們在蓋費城西區版的萬里長城──幾十億塊紅磚無盡延伸到不知什麼遙遠的鬼地方。我很確定等我老死的時候我一定還在攪拌水泥搬運桶子,我就是知道。

但是老爸不肯讓我們停工。每天我們必須到場,攪拌水泥,搬桶子,砌磚。是否下雨,是否熱得像地獄,我是否生氣、難過、生病或隔天有考試都不重要──沒藉口好說。我弟和我想要抱怨抗議,但是對老爸沒差,我們被困住了。這道牆沒完沒了,就是永恆。四季變換,朋友來來去去,老師退休──但這道牆還在。這道牆永遠都在。

有一天,哈利和我的心情特別不爽,我們拖著腳步咕噥,「這不可能」、「那太荒謬了」。

「我們到底築牆要幹嘛?這是不可能的,永遠都做不完。」

老爸聽到了我們的話,丟下他的工具,大步走到我們這邊。他拿走我手上的一塊磚,在我們面前舉高。

「別再想這道該死的牆了!」他說,「沒有什麼牆,只有磚塊,你們的工作是好好砌磚,然後繼續進行下一塊,把它砌好。然後下一塊。別擔心什麼牆。你們只要專注在一塊磚上。」

他走回店裡。哈利和我面面相覷,搖搖頭──這老兄瘋了──然後回去攪拌水泥。

  • 評分:
  • 1
  • 2
  • 3
  • 4
  • 5
  • (0)
共有1則留言

回應文章請先

  • #1樓
    2021/11/15 下午 11:48

    心在夢就在 泰坦凝膠問答 https://tw.titangel.cc/faq/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