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動定位
... 定位中 ...

認識糖尿病

1小時只看1個病人,85歲「糖尿病之父」抱著賠錢的決心開診所:救一個病人,等於救一個家庭

1小時只看1個病人,85歲「糖尿病之父」抱著賠錢的決心開診所:救一個病人,等於救一個家庭

林瑞祥把病人當家人,花一個多小時苦口婆心叮嚀飲食作息,因病友一旦鬆懈、血糖沒控制好,就會產生併發症。

與朋友分享:
LINE

文章出處:良醫健康網
撰文者:陳稚華

「醫師爺爺,我不想打針......」一名9歲的第一型糖尿病小女孩,在診間害怕地拿著針頭,不敢打下手中的胰島素。「不要怕,我的手給妳打!這一點都不痛喔。」老醫師拿自己的手臂示範給女孩看。

「林教授是一位不可多得的好醫師,他對病人非常親切與關心,對醫護晚輩特別關照,他真的是一位好醫師、好前輩、好爺爺!」「你來看過他一次,就會知道什麼叫做『好醫師』了!」網友紛紛這麼說。

病人們口中的「醫師爺爺、林教授」就是林瑞祥,今年85歲,現任「林瑞祥教授診所」院長。他是讓胰島素在台灣被廣泛使用的重要推手,更在2015年獲頒醫療奉獻獎,被譽為「台灣糖尿病之父」。此外,他也獲選為2008年《商業周刊》百大良醫中「最年長」的醫師,在《良醫健康網》近4萬筆網友票選中,獲得「一般內科」第一名好醫師的評價。

行醫一甲子,林瑞祥治療超過5萬名病患,跟他最久的病人一跟就是30年。到底林瑞祥是怎麼樣的一位好醫師,讓病友、醫師都這麼推崇他?又是什麼樣的動力,讓今年已高齡85歲、老早就過了退休年齡的他,第一次創業就抱著「賠錢」心態開診所?

赴加拿大跟發現胰島素的貝斯特教授學習
「胰島素發明後,糖尿病患能活到90多歲!」

回顧林瑞祥的前半生,幾乎是在兵荒馬亂中成長。林瑞祥出身於醫師世家,父母親都是留日醫學博士,他在日本出生,後跟隨父母去到北京及天津。林瑞祥的童年經歷了盧溝橋事變、第二次世界大戰、國共內戰,正是槍火不斷、砲聲連連的劇變時代,他可以說是見證了整個時代的演進。

初中三年級時,他跟著父母回到故鄉台灣、就讀建中,生活也才真正穩定了下來。為了順應父親的心願,繼承衣缽,林瑞祥放棄喜愛的物理,就讀台大醫科。1963年,林瑞祥應貝斯特教授之邀,前往加拿大多倫多大學,跟隨協助弗雷德里克.班廷(Fredrick Banting)發現胰島素的年輕助手查爾斯.赫伯特.貝斯特(Charles Herbert Best)研究糖尿病16年。(註:貝斯特1921年21歲時,協助班廷醫師共同發現胰島素。1923年班廷接受諾貝爾獎後,宣布將獎金一半送給貝斯特。)

在當時種族歧視濃厚的環境下,林瑞祥憑著專業做到副教授等級,順利取得多倫多大學的終身教職,享有終身俸。然而,1978年在台灣肝病之父宋瑞樓教授邀約下,林瑞祥毅然決然放棄加拿大優渥的生活與學術資源,回到台灣,創立台大醫院糖尿病中心,並擔任台大醫學院臨床醫學研究所所長,前行政院衛生署長林芳郁、現任輔大醫學院院長林肇堂都是他的學生。

這樣等級的學者回台灣,在當時非常稀少。追問他背後原因,林瑞祥說當時台灣的醫學教育還不到實驗室的階段,不像現在醫學生可以自己做實驗,這種實驗室在多倫多太多了,在台灣竟然沒有。

另外,早年台灣對糖尿病控制尚未成熟,林瑞祥深知使用胰島素治療的醫師很少,想讓胰島素的使用更普遍,嘉惠更多的病友。林瑞祥興奮地說:「在胰島素還沒發明前,小孩子得糖尿病兩三年就死掉了,打完以後他就可以活下來!現在已經有人打胰島素打到90幾歲了還活著。」

1小時只看1個病人!全台看診時間最久的醫師
「但控制好一個病人,等於拯救一個家庭」

號稱是全台看診時間最久、看診量最少的醫師,林瑞祥光是看一個初診病人就可以花上1小時、一診只看10幾個病人。他的看診風格,總歸來說就是4個字,「不厭其煩」。

跟著林瑞祥15年的護理師李佩芬笑說:「林教授給我很大的震撼,我不知道原來一個病人可以看一個小時。但不是都他在講,他是花時間聽病人說。他對病人的耐心是我在其他醫生身上看不到的。我大概跟過100多個醫生吧,病人只要問3次,醫生大概就會不耐煩,但他是病人問10次、還是會講10次。他寧可現在多花時間跟病人溝通,也不希望病人發生併發症。」

雖是糖尿病權威,但林瑞祥問診從不草率,無論血糖、血壓、血脂肪、家族病史......他會每個數字都很精準地去看,病人連祖宗八代都會被他問得一清二楚。他把病人當家人,哪個病人家裡發生什麼事,他都記在心裡,下次回診還會問起。當一個80多歲的老醫師,彎著腰桿,花一個多小時苦口婆心叮嚀飲食作息,看到醫師比自己還希望血糖趕快控制下來,病人怎能不感動?就會想讓自己更好。

問林瑞祥為什麼要花這麼多時間做衛教?他說他看過太多病人一旦鬆懈、血糖沒控制好,就會產生併發症,中風、失明、截肢......這不單是對病人本身,對一整個家庭都是很大的衝擊,控制好一個病人的血糖,就等於是拯救一個家庭悲劇。

雖然態度親切,但林瑞祥對病人的要求卻非常嚴格,他在台東聖母醫院當院長時,曾開車一、兩個小時,就只是為了去網咖抓第一型糖尿病小孩打胰島素。他說:「如果這些小孩沒有從小好好控制,將來都要洗腎或失明!」

在林瑞祥的身教言教下,他的病人自我要求也比其他病人高。林瑞祥在擔任台東聖母醫院院長時,曾連續4年拿到衛福部「糖尿病品質特優獎」,即病患的糖化血色素控制在7%以下、血壓130/80 mmHg、壞膽固醇100以下。聖母醫院的病人,血糖控制達標者高達80%,更有將近一半的病人血糖、血壓、膽固醇控制三項都達標,而全國病患三項達標不到10%,成績明顯超越國內其他醫學中心。

推廣預防醫療,一生都在做賠錢的工作
「糖尿病的重點是衛教,而不是只有開藥!」

雖然控制糖尿病成績卓越,但林瑞祥一個門診只看10幾個人,醫院也不能永遠做虧本生意。林瑞祥提到,有次耕莘醫院院長婉轉地請秘書小姐提醒「能不能請林教授看更多的病人?」他聽到後就說:「那我就辭掉,我是要改善糖尿病品質,醫院對(病人)數量很有興趣,但我沒興趣!」

林瑞祥深信,糖尿病的重點是衛教,而不是只有開藥,一個好醫師應該是飲食、運動、藥物全方位都要幫病人顧到。然而,在現行健保制度下,要求醫師花一個小時做衛教,根本是天方夜譚,因為醫院無法申報健保費,醫師也就難以獲得實質獎勵。「在醫院看來,衛教是預防的工作,醫師的職責是『治療』,他們不想付衛教的費用。」

林瑞祥曾受政府托付,要在全台各地成立糖尿病中心,但有次在台中一間國立醫院提出申請,希望內科診間旁能設一個房間,讓護理師、營養師在那裡做衛教,並將衛教費用編進醫院預算,但得到的回覆卻是「不准!這種賠錢的工作,做得越少越好!」該家醫院院長曾這麼對林瑞祥說。

自此之後,讓林瑞祥更篤定想再次投入基層醫療的決心。他告訴我們,85歲還願意出來開糖尿病診所,為的就是希望能更深入推廣「共享門診」。

拒中國醫師贊助在101附近蓋診所
自創「共享門診」,讓病人教病人更有說服力

什麼是共享門診?

「在國外叫做『團體治療門診』,我把它翻譯成『共享門診』,所有的慢性病都可以做,像糖尿病、心衰竭、氣喘......這些都要改變運動和飲食行為,病友互相分享成功經驗。」

幾年前,林瑞祥受邀參加哈佛研討會,回來後他便開始思考如何界定「糖尿病最終品質」。以前所謂的「品質」都是只看三高的控制狀況,但這都不是最終目標,知道病人對治療有什麼感想,改變他們的生活型態,才能真正改善糖尿病友的生活品質。

糖尿病做共享門診,成效如何?

「我們剛開始也有猶豫,但後來發現真的可以做到!當兩個病友控制得很好、另外兩個病友控制得不好的時候,他們就會見賢思齊。」李佩芬說,大家都希望糖尿病可以好,但事實上糖尿病是不可能痊癒的,很多人會去買一些偏方、吃藥,但共享門診有一個好處是,病友吃過沒效就會說「不用去花這個錢了」,最有名就是秋葵水。

有些病友擔心打胰島素會導致失明或洗腎,林瑞祥解釋,「是因為他們到了不行的時候才開始打,並不是胰島素本身引起的副作用,胰島素在一開始檢查出有糖尿病時就可以開始注射。我這樣跟病人說,有時候病人會以為我在賺胰島素的錢,但病人教病人,就會很有說服力!」他笑說。

林瑞祥還提到,其實在今年一月,某個在中國開了7、8所糖尿病醫院,很有錢的董事長曾提出邀請,計畫在101附近幫他租間很大的房子開診所,不要擔心錢的事。「我說是很好,不過我現在要做共享門診的試驗,希望不要考慮到成本、成效,因為贊助一定希望有回收。我希望自己是負責人,賠錢就賠錢沒關係,做得好就寫論文在國外發表,證明我的方法能有效讓病人學習照顧自己。」林瑞祥也說,若試驗成功,便能向健保署申請,幫有心想做糖尿病照護的醫院,爭取到更多護理師和營養師的預算。

長庚、馬偕、彰基...收近200位醫師提攜後進
「林教授讓我找回當醫生的初衷!」

不間斷的拼勁,是林瑞祥在糖尿病界站穩多年的秘密。即使85歲,他仍然不斷研究精進,書桌上隨意擺滿原文書,他會花很多時間去看國外的文獻,去思考怎麼樣做會更好,不會等別人來跟他講。

除此之外,不像一些老師傅會自己留一手,林瑞祥總是毫不保留的將自己一生所累積的經驗傳承給後輩,只為了想照顧好所有的病人。大約從10多年前開始,他在台東就開始教衛生所的醫師,怎麼使用長效型的胰島素,每個月收4個醫師,到後來做臨床帶教,現已收了近200位醫師,從長庚、馬偕、彰化基督教醫院,也有很多是一般診所的醫師,都來跟他學。

在宜蘭開糖尿病診所、讓對岸都前來取經的游能俊醫師曾說,30年前他在花蓮門諾醫院服務時,常去聽林瑞祥的演講,對他在糖尿病界的創新思惟有不少啟發。

在102年得到糖尿病健康促進機構「執行成果」特優獎,6年前在聖母醫院跟林瑞祥做臨床帶教的陳宏麟醫師也說,「林教授就像鄰家阿伯、沒架子,會處處關心你。他讓我找回當醫師的初衷,而且希望我做得比他更好。他常說控制好糖尿病、減少洗腎病人,才是真正幫國家省錢!」

就像47歲放棄加拿大終身俸回台灣一樣,85歲第一次開診所就抱著賠錢的心態,林瑞祥這一生似乎都在做賠錢的工作。採訪當天,林瑞祥一早忙著新診所裝潢、設備、人員招募、與醫師、營養師聯繫,從早上6點起床到晚上11點多,都沒停下來休息。

與他情同父女的護理師李佩芬說:「我覺得他們那一輩的醫生,都有這種希望台灣醫療更好的心。當然其他醫生也會,但我覺得他很堅持,要堅持很難,他不會去抱怨現在醫療環境有多不好,他是那種你不做,那我做給你看,有些人會妥協,可是我覺得他永遠不會妥協。」

小檔案_林瑞祥 醫師

經歷:台大醫學系、加拿大多倫多大學醫學研究所副教授、台大醫學院教務主任、中華民國糖尿病學會理事長、台東聖母醫院院長
現職:林瑞祥教授診所院長、台大醫學院臨床醫學研究所名譽教授、輔仁大學醫學院名譽副院長及名譽教授
專長:糖尿病、高血壓、高血脂症控制

查看原始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