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託,不要救我...」癌末的愛情,好傷人

兩周時間過去,月香姨的體力跟免疫力接連敗陣,她的最後一晚正是我值班,敗血性休克後除了給予水分,升拉血壓的強心劑不能給(她交代過的),陷入昏迷後血壓低到無法測量,大家正在床邊兵荒馬亂…

這時心電圖run VT(心室頻顫),急救的處置法是電擊,護士推來的電擊器、我急著抓起兩側電擊板、準備好姿勢…卻無法電擊,因為,同樣,她簽立的DNR裡也放棄了電擊。

然後,喘氣從口只出不進,出現了喘嘯音,卻除氧氣罩之外,不能插管…

我整個人的內在魂都已經演練過所有反射般的急救動作了!

…想起月香姨說過的那句話:「我這條命就拜託妳了」

卻被強壓住的限制所有身體動作,僵住,

在眼前看著一切生命依附著肉體的指數消失,血壓、呼吸、然後是心跳的曲線…

當心電圖響起警示蜂鳴聲時,我跟所有床邊護理師們都紅了眼眶。

頹然走出病房時,眾師兄妹合十,默禱。

我卻只想仰天長嘆。

為…什…麼…?

卻無從問任何人…或再問任何事…

最後更換完衣服,月香姨要被推離病房前,我上前握住她曾經軟軟柔柔的手......

…「我這條命就拜託妳了」

…「要有好氣色,拍起來照片才會漂亮。」

還有...

…「我怎麼想的到呢?」

月香姨這些日子以來的所有相處、照顧、藥物調整、叮嚀關切、住院出院,竟讓我成了最後、最難放手的人,在她連自己都放棄了自己之後…

醫護人員,沒有比較會說「再見」,也是肉做的心、也是會痛。

最終,只能拍拍月香姨手背,放手,目送。

----------------------------------------------------

隔天,團購的東西送來了,月香姨的口紅孤零零躺在認養區中。

我在護理站內看到時,一手摀著嘴、一手握起那條曾經滿載著希望的小小口紅。

曾經走過的人世間,宛如船行過卻又一切恢復平靜的湖面。

終究忍不住掉了淚。

作者簡介_Lisa Liu

1980年生,2006年長庚大學醫學系畢業,2011年成為外科專科醫師。現任高雄市立聯合醫院一般外科暨乳房專科醫師。

與老公蜜蜂先生為國小同學,兩個女兒及三隻狗狗的媽。興趣:袖珍屋模型、手作工藝、偵探科幻小說、繪畫,藏有千本漫畫。

部落客:maijonalisa.pixnet.net/blog 
粉絲團:www.facebook.com/Drlisaliu?sk=settings/&app_data&pnref=story

  • 評分:
  • 1
  • 2
  • 3
  • 4
  • 5
  • (14)
共有0則留言

回應文章請先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