悲劇!醫師研究性病治療,竟賠上自己的「鳥」

自然界中存在許許多多的微生物,想要防止微生物侵入人體,最直接的屏障就是我們的皮膚。乾燥的表皮雖然薄薄一層,但對微生物來說就像是銅牆鐵壁,想要侵入可沒那麼簡單。不過有些微生物很幸運地找到了一處可供利用的弱點,就是潮濕溫暖的生殖道。

生殖道裡可以獲得充沛的養分、水分,相當適合微生物繁衍茁壯,而且脆弱的黏膜組織讓微生物可以進一步的侵入人體。更重要的是,強大無比的性驅動力,讓新的宿主三不五時會自己送上門來,微生物也可以持續地散播。

性病界裡除了梅毒和愛滋病這兩大魔頭之外,其實還有一些的歷史悠久的角色,像是淋病、疱疹、菜花、披衣菌等,雖然較不會致命,卻也讓人非常困擾。

醫師的陰莖

醫學的進展替我們解開了性病的神秘面紗。在過去,染病的男男女女都只能無助地受苦,對於性病懷抱著猜疑與恐懼。

因為感到恥辱,性病一直都很隱諱,也缺乏有系統的研究與紀錄。就算梅毒於十五世紀末大爆發,我們所能知道的大概也就只有罹病率高、致死率高而已。到了十六、十七世紀,罹患性病且留下紀錄的幾乎都是王公貴族;究竟有多少平民百姓罹患性病或受到治療,就不得而知。十八世紀時,除了王公貴族之外,詩人、藝術家等名人罹患性病的小道消息很多,據傳貝多芬、舒曼、舒伯特等音樂家都是死於梅毒。不過在文獻記載上,平民還是被忽略的一群。

由於沒有微生物的概念,醫學界其實根本搞不清楚性病的分類,常把淋病及梅毒兩種疾病混為一談。有的醫師認為,淋病表現出的尿道流膿、解尿疼痛等症狀,就是梅毒的早期表徵。不過呢,也有醫師發現,用水銀可以治療具有皮膚潰瘍的梅毒患者,但卻無法改善那些尿道流膿、解尿疼痛的病人,於是猜測這可能是兩種疾病。

對此,十八世紀的約翰‧杭特醫師說:「為什麼我們要空想?為什麼不付諸實驗呢?」

於是秉持實驗精神的杭特醫師在遇到一位尿道流膿的淋病患者時,馬上取出患者的膿液,並注入自己的陰莖裡。過沒多久,杭特醫師便出現了陰莖潰瘍、皮膚潰瘍等梅毒症狀,由此杭特醫師得出了結論:「淋病與梅毒就是同一種疾病!」

很可惜,縱使他為了科學勇敢地獻出了自己的陰莖,卻依舊沒能得到正確解答。因為,當時絕大多數的性病患者,都同時染有兩種疾病,只是會呈現出不同的症狀。杭特醫師從病患身上取到的膿液,既帶有淋病雙球菌,亦含有梅毒螺旋體,杭特醫師那可憐的陰莖,就這麼壯烈犧牲了。

雖然結論錯了,不過實際驗證的精神卻是科學進展的重要基礎,於是杭特醫師被後世尊稱為「科學外科的奠基者」。



隱姓埋名的性病

工業革命之後,社會結構改變了,貴族不再是社會最重心的結構,社會開始出現以中產階級為主的力量,平民的角色持續加重。這時教堂對民眾提出諄諄教誨,企圖喚醒道德教條。因此到了十九世紀之後,罹患性病就被認定是一種罪惡。各國政府亦企圖透過控管性工作者,以防治性病傳播。報章雜誌裡提到性病的篇幅不多,也換上了更隱晦的文字,諸如「某種隱性疾病」、「中毒後得的病」、「一些特定的不適」等名諱。治療性病的廣告標語開始主打能「提供密道」,以保證就醫隱私為首要考量。

我們來看一則《美國旅人》於1877年刊出的廣告:「檀香:能讓尿道黏膜回復健康狀態,比其他草藥都更有用。況且,檀香從不會讓人作嘔。」就這樣,從頭到尾沒寫檀香究竟能治療哪種疾病,只有提到「尿道黏膜」這個關鍵字讓人能夠與性病產生聯想。那個年代專治性病的醫師,會這樣宣傳:「特別能針對泌尿道疾病治療,我也專精於男女私密的各種疾病。」低調地告訴大家自己是性病專家。

無辜成為試驗品的孩童

從十九世紀到二十世紀初的這段時間,醫學發展突飛猛進,科學家找到了導致性病的微生物,並致力於研發治療之道。由於梅毒對於人類社會的影響非常深遠,因此許多著名的醫學實驗都與梅毒有關。

印在1,000日圓紙幣上的野口英世是著名的醫師及細菌學家,對梅毒研究有許多貢獻。野口英世曾任職於美國洛克菲勒醫學研究所,不但成功培養梅毒,並於1913年發表論文證明梅毒螺旋體會攻擊人類神經系統,造成麻痺型癡呆等精神、神經問題,也因此被提名諾貝爾生理醫學獎。

野口英世從他培養的梅毒螺旋體中抽取出命名為「luetin」的物質用做皮膚試驗,目標是做出類似結核菌皮膚測試一樣的東西,希望可以用來診斷梅毒。在這個人體實驗裡,野口英世及助手先自行注射過這個試劑後,就找來了571個人做實驗,其中315人為梅毒患者。

因為需要未曾感染過梅毒的人作為對照組,所以野口英世找到15位醫師與孤兒院一起合作,最後有190名因其他疾病住院的成人或小孩,以及46名2歲到18歲的孤兒院童成為該實驗的對照組。在一百年前,當然沒有「人體試驗」或「知情同意」等規範,於是孩子們就糊里糊塗地成為實驗的一份子,被注射梅毒螺旋體的萃取物。

這篇論文一出,醫學機構本來也沒什麼意見,但社會大眾獲知後,強力譴責孤兒院、兒童醫院、及醫學機構,竟然讓無家可歸、或重病住院的孩子去接受不確定的試劑。許多民間團體開始推動立法禁止動物及人體試驗。會引發強大的反對聲浪自然是擔心這種方法會讓人染上梅毒,當時的確也有家長決定控告該實驗導致孩童罹患梅毒,不過後來案件沒有真正進入審理程序。

野口英世的實驗是否曾讓無辜孩童感染梅毒我們不得而知,但是在二十世紀,確實有研究是「蓄意」讓無辜的民眾感染梅毒!

暗黑人體試驗

1946到1948年間,美國在瓜地馬拉進行人體實驗,當時盤尼西林剛問世不久,用於治療梅毒期間不長,於是,為了要看看盤尼西林對於治療梅毒的功效,美國的研究人員就在瓜地馬拉找了696位受試者,大多是來自精神病院、監獄或軍營。這些不知情的受試者被以各種方式感染梅毒,爾後研究人員再投以盤尼西林治療受試者,這些受試者是否均被治癒就不得而知。到了2010年,美國政府才為該起事件向瓜地馬拉正式道歉。

除了試驗藥物的治療效果外,美國在梅毒治療史上,還曾經蓄意不治療患者!



這是發生在1932年至1972年間,美國為了要觀察疾病的自然演變過程,於是以免費治療梅毒為名,對400名患有梅毒貧困的非洲裔男子進行一系列的人體試驗,稱為「塔斯基吉梅毒試驗」。研究人員請一位護士設立「小屋」,宣傳任何看不起病的黑人都可以到「小屋」求助,以獲得免費體檢、免費接送以及喪葬補助等好處。其實,這些黑人都無法獲得確切的治療,即使在1947年,盤尼西林已經成為梅毒的標準用藥,研究人員依舊阻擾受試者接受治療,讓這個實驗總共秘密進行了40年之久,直到被媒體披露為止。這時只剩下74名受試者存活。該實驗被稱為「醫學史上延續最長的人體無治療實驗」。

從這些真實案例裡我們能發現,即使當梅毒不再是無藥可醫的疾病時,受限於經濟狀態及社會地位,還是有許多患者得不到適當的醫療照顧。可見性病絕對不僅是個醫學問題,亦無法用道德或法律手段來解決。性病絕對是整個社會需要共同面對抵抗的疾病。

作者簡介_劉育志

劉育志,1978年生,是外科醫師也是網路宅。對於人性、心理、行為與歷史有許多的好奇。於《皇冠雜誌》與《蘋果日報》撰寫專欄,並與白映俞醫師一同經營《好奇頻道》。

「志志的醫界奇觀」專欄文章列表



  • 評分:
  • 1
  • 2
  • 3
  • 4
  • 5
  • (12)
共有1則留言

回應文章請先

  • bw01280173bw01280173
    #1樓
    2016/8/1 上午 12:30

    可敬的杭特醫生,冒?自己染性病的風險,解答了一個醫學上的疑問,令人欽佩.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