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夜,我在急診室遇到揮刀自宮的男大學生...

那一夜,我在急診室遇到揮刀自宮的男大學生...

利爪縮進了掌裡
低沉的咆嘯
喉間翻轉
隔著鐵欄
仍關不住那兩眼
逼射的光芒
詩人 蘇明

--------------------------------------------------------------------

阿斷剛送來急診時,一言不發,整個下半身的衣褲布滿鮮血,發現的路人報案說看到阿斷騎著腳踏車在路邊搖搖晃晃,突然就整個倒下!連剛到現場的EMT(救護車急救人員)都以為是路倒或車禍。

但是這個年輕男病人一臉凶狠,整個眼神露出著囚獸的殺氣,光是辨識身分就麻煩到極點,急診第一線檢傷護士問了半天什麼也問不出,跑來向我們求救,我們一聽大失血的病人,急著推病床衝出,邊詢問:

「先生你叫什麼名字?」

「先生你怎麼受傷的?」

「先生我們先把褲子脫下來…!」

阿斷完全不說話。

簾子一拉之後的所有人都倒抽一口氣,整個檢查超乎所有人預期!

阿斷的整個下體都被割掉了!

兩個蛋蛋還在,而且也「只剩兩個蛋蛋」,本來是鳥鳥的地方一點不留,暗紅深邃的一個洞,汩汩鮮血滲個不停!!!

我大驚:「先生你是怎麼受傷的?被攻擊嗎??先生你要給我們姓名才能電腦開檔掛號啊!!你這要趕快急救啊!」

檢傷的護士已經眼明手快開了電腦掛號檔,此時第一次顯示的名字是「無名氏」。

「無名氏」是專門給路倒、意識昏迷、無身份辨識、單獨一人就醫專用的替代稱呼,只是病人清醒竟然也秀出無名氏實在太罕見了!


共有0則留言

回應文章請先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