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再也不要值這種會害死病人的班!」這輩子我唯一次說:不當外科醫師了

「我再也不要值這種會害死病人的班!」這輩子我唯一次說:不當外科醫師了

懷孕那年,我正好當上CR(總醫師),負責調度各階層學弟妹班表,CR也是升遷為主治醫師前的最後一年,所有表現都會被評估。

然後我就離職了。XDXDXD

太突然了嗎?!(笑)

我慢慢來講吧(茶)

--------------------------------------------------------------------------

在身體負荷超過預期之前,我過的是一個月10~11天值班,凡值班必徹夜開刀,所能休息到最大極限就是,後腳舊病人剛送出,前腳新病人又推床進刀房,這中間轉換的15分鐘,當時我瞇眼倚牆就算休息了,跳起來繼續戰個公主徹夜未眠。

值班時間從正常下班時間,五點開始算起,到隔天七點半。然後呢?

才不會讓你回去休息呢~傻了你!

隔天白天的工作繼續到下班五點,所以最慘烈的紀錄是有整整兩天一夜連續都在開刀,共34小時唷!

34個小時連續睡覺都會崩潰了,何況是體力腦力專注力連續34個小時。

但是當時不以為苦,因為夠年輕,而且科內的其他模範學長們都以身示範這樣撐過來(雖然我當時懷疑他們私底下偷偷打過興奮劑XD),進入外科之後一直連著四年都是這樣(被虐待)慣了。是說當外科的人格其實也有點抖M在......(編按:抖M=超級被虐)

直到我嚴重被作噁、腹脹、腳腫,跟其他孕婦沒兩樣的問題給纏住了。

問題是我是外科醫師(再次嘆氣),這時就知道外科醫師在某些時刻比一般正常人還要沒有人權(我不好意思直接說「還要賤」XDXD)......

開了不知道幾十幾百次的剖腹手術,肚破腸流雙手在撈大便的時候,我忍不住轉頭作噁......

緊靠著手術床卻被肚子頂開,下刀後鞋子被卡住在水腫的腳上,發麻無法彎曲,得用拔的脫下鞋子......

發現自己成了最標準的pitting edema凹陷性水腫病人,跟著查房邊走邊匯報病人情況時,會上氣不接下氣。

圖片來源:Lisa Liu 女外科的血淚史

這時才想起當時無數人問過我的「妳一個女生走外科會不會辛苦啊?」

「連男生走外科都辛苦了何況女生呢?」這是我懷孕前的官方答案, 說完附贈一個燦笑。

但是懷孕帶來的負擔、狼狽, 卻是超乎我當時所預期......

「親愛的腳腳ㄚ,你可不可以別再腫了呢?」這是我當時最大的心願。殊不知,後面要接著面對的厄運,更慘烈更巨大。

共有0則留言

回應文章請先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