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歲男人的上床心聲:給點耐心好嗎?不是女人手擺上去...就硬得起來

建華今年42歲、老婆娜娜35歲,兩人是在網路上認識的,因為兩人過去都有著一段悲慘的情傷決定要相互扶持,在2013年1月4日這個夢幻日子登記成為正式的夫妻,彼此承諾要愛你一生一世。可惜事與願違,他們的性生活並不協調......

「婚後因為工作很忙,我們同時都忽略了性生活,是什麼時候開始當機的,其實我也不清楚,只知道去年,我們想要生小孩時,要試著做看看,卻發現『它』變成蒟蒻了。

天大的噩耗~我成了蒟蒻哥,身高一米八的標準身材,卻得了這個怪病,老婆說我是『重度陽痿的男人』,當時我雖然是笑笑的,但心中一直淌血。」

建華接著說,之前他們做過兩次人工受孕,他已經很難勃起了,護士小姐又一直催,搞到最後他已經非常厭惡再做任何取精的事了,老婆也因為受孕又流掉的事身心受傷,至今未恢復。

「還有,我老婆非常沒耐心,她天真的以為只要把手放在我的鳥上就會自然勃起,但真的不是這樣的。我的鳥曾經受過心理的創傷,需要更多的呵護。還記得之前的女友說它『迷你』,還說它『弱雞』,我心裡受了很大的創傷。」

建華看了軟軟、尺寸真的較小的陰莖一眼,繼續說「老婆也是,因為前男友劈腿不小心愛上了伴遊小姐,最誇張的是還把性病傳染給她,5年的感情就這樣分道揚鑣,從此,她最最看不起會挑情的女人,認為會挑情的女人都是壞女人,會搶人家男人的狐狸精,她一丁點都不想變成那樣的女人。

就因為這樣,她在床上一整個像一條死魚,翻也不會翻,所有動作都要我完成,她只要躺在床上配合就可以,做愛,是男人應該做的事。但是,我喜歡狂野的女人,但她就只會….躺著。

還記得我們最後一次做愛是去年我們去日本的時候,那時我為了要製造氣氛,我們加了有料電影,結果,我發現我無法在她面前一起看A片,我覺得好害羞,後來就…睡著了。」

在治療室裡,為了讓建華集中注意力,我為他戴上眼罩。建華真的很羞澀,不斷地告訴我說他心跳好快,好像快休克了,我不禁心想:「真不知道他以前是如何做愛的?」接下來,建華會不斷的提醒我去注意他小小鳥的動態,提醒我去檢測他陰莖的軟硬程度,分神去關心勃起的功能,又問我「女人到底喜歡男人什麼」的雜七雜八問題......在一整個訓練中,建華都無法集中感覺,難以勃起,成為真正的「重度」勃起功能障礙的患者。

繼續依循過去的模式生活,這樣的相處怎麼會好呢?這對夫妻之前也許真的受了很大的情傷,但卻沒有因為這樣而學會相互扶持、彼此包容,反而不斷地複製這些陰影。建華的信心一直建立在別人的言語當中,希望獲得別人肯定,對自己的感覺全都忽略,但老婆娜娜卻只會一直給予負相的評價;娜娜因為過去被拋棄,而將性感與壞女人做一等號式的聯結,但建華卻從來沒有坦白說出他想要的是狂野的女人,這樣的惡性循環,絕對無法從失敗處做正向地學習。

因此,「迷你弱雞」與「性感壞女人」都需重新建立自信及活出自己,正向看待性這件事才是他們打破不性福循環唯一的途徑。

作者簡介_童嵩珍

嵩馥性健康管理中心主任,中華性健康促進協會理事長。畢業於樹德科技大學人類性學研究所,美國性學家學院(ACS)專業性學家。專長:男性性功能障礙、女性性交困難及伴侶關係改善,運用美國及德國性治療採「非藥、非刀」以物理訓練及心理疏導方式,並於開設「性健康粉絲專頁」免費線上回答性愛問題。

共有0則留言

回應文章請先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