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個多月的孩子,就要這麼放棄了...」這是個產房裡,一命換一命的故事

「5個多月的孩子,就要這麼放棄了...」這是個產房裡,一命換一命的故事

有一些孕婦,發病時間要早得多,早到寶寶出來以後根本就救不活,那也沒辦法,必須得終止妊娠,為的是保大人的命。

不得已也得一命換一命

曾經有一個患者,發病的時候只有大約23孕週的樣子,而且病情進展很快,儘管我們給了各種藥物控制,但只過了一週的時間,病情就急劇加重了。而且,因為血管痙攣,胎盤對胎兒的供應也受到影響,胎兒在這樣一個疾病環境中明顯比同樣孕週的胎兒要小很多。這種情況,繼續妊娠極有可能會危及母嬰兩條生命。首先,胎兒在這種子宮環境中是沒辦法正常長大的,因為胎盤功能被嚴重影響了。就好像讓胎兒在一個空氣稀薄又食品缺乏的房間裡,時間長了,不光發育不好,生命也會受到威脅。而母親的情況也同樣危險,就像前面說的那樣,這個疾病不終止妊娠是不會好的,只會繼續進展。在醫學上,這是被稱為「繼續妊娠,將危及孕婦生命」的情況,這種情況下,醫生應該建議把孩子拿掉。

這確實是一個殘忍的建議,懷了五個多月的孩子,就要這麼放棄了。但是為了挽救孕婦的生命—只能一命換一命!

我們把情況向孕婦和家屬交代清楚,家屬的態度還是比較明確的,要先顧及大人的安危,放棄胎兒,不過孕婦的決定很難下。想像一下吧,讓一個準媽媽放棄自己的孩子,是一種怎樣的殘忍。有時候,為了生命的延續,你得放棄一些東西,甚至是非常寶貴的東西。

最終,孕婦還是接受了我們的建議。然後就是打針、引產。

被逼出來的堅強

對於重度子癇前症的患者,分娩過程的風險非常大,隨時可能子癇發作。胎兒娩出的那天,正好我夜班,所以一直守在她旁邊管理產程。過程很順利,胎兒很順利地娩出來了。接生結束,收拾完接生台,我要做些紀錄、簽字。這時候,產婦對我說:「醫生,我能不能看看孩子?」

說實話,我一直覺得,讓一個母親親眼看著自己逝去的孩子,是一件非常殘忍的事情,所以我想拒絕她。我說:「還是給你家人看吧,你看了也不好。」但是她再三要求,堅決要看。我看了看她的血壓,還算可以接受,於是,就把盛放小屍體的小盆端過去,掀開蓋在上面的布。她表情很平靜,說:「醫生,幫忙放在我旁邊吧,一小會兒就可以了。」

當時我心裡挺難受的,但是看她這麼堅決地要求,還是答應了她,把小盆放在她床旁。然後,我看到她輕輕撫摸著孩子,低聲說著話。當聽到「寶寶」兩個字的時候,雖然是個大男人們,我也實在忍不住想哭。我不想讓旁邊的護士看到我掉眼淚,所以趕緊低頭走開了。

等到我平靜下來,又進了分娩室,拿走小屍體。我對產婦說:「你真的挺堅強的!」她回答:「堅強什麼啊,打完針,眼淚就已經流光了。」雖然經歷了如此虐心的過程,但萬幸的是,最終還是保全了孕婦的健康。她這種情況,是可以考慮再次妊娠的,我們稱為子癇前症再生育,需要下次妊娠前和妊娠早期就在專門的產科就診。

都說科技進步日新月異,但是,科學進步的夢想好像總是照不進醫學的現實。人類的太空船(spacecraft) 可以到月亮、到火星,網際網路可以把地球「抹平」;但是,不要說癌症、腫瘤這些絕症了,就是生孩子這一人類繁衍最基本的過程,到現在還是要「冒著生命危險」,讓人不得不唏噓,也不得不對自然和生命產生由衷的敬畏。

書籍簡介

婦產科醫生跟妳聊懷孕:懷孕期間的必備寶典
作者:田吉順
出版社:四塊玉文創
出版日:2015/7/10
語言:中文繁體

田吉順

身經百戰的婦產科男醫師,也是《知乎網》中,在健康與醫學領域方面的最佳答題者,擁有粉絲三十餘萬人,點閱率超過一億次,獲得按讚次數千萬個。

他是稀有的婦產科男醫師,憑藉其獨到的戰略和戰術眼光,在婦產科的領域上總能派上用場,光是充沛的體力就占有極大優勢。如同廚師一樣,許多優秀的婦產科醫師都是男醫師。他們的共同特點—忙,很忙。

 

共有0則留言

回應文章請先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