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急診只領4萬...一個醫師改做醫美的告白:我想救人,卻被社會淘汰了

在急診只領4萬...一個醫師改做醫美的告白:我想救人,卻被社會淘汰了
我是急診專科醫師,我不避諱這個事實,因為這是我在十幾年前正確的選擇。

醫學系畢業後我為何選擇當急診醫師:

經歷過見習實習,我知道,救人最有成就在急診。

救人命,與防止傷害,在我訓練過程認知最有效在急診。我不在乎錢。因為錢夠就好了。所以當我的薪水只有4萬,當個月光族,我滿足了也快樂了。我也不覺得我需要感謝,因為我做的是工作,不是善事。我賺多一些之後,錢絕不是重點,所以不是越多越滿足。

我為何離開急診,轉做整形美容自費醫療:

簡單講,我被社會淘汰了。因為院方要求我的行為,違背我的生活的原則。

我的原則是,做好人。永遠做好人。至少,在我的思考邏輯裡可以解釋的範圍裡,不要故意或允許自己做壞人。好人的意思就是幫助別人。但是如果好人幫助壞人,那就是壞人。

所以,在急診,我們面對病人、家屬、院長或上層、社會、健保局、政府、媒體、家人。我必須區隔如何做善事,而不被濫用。

例如,當別人申請保險的工具,請假的工具,浪費藥的工具,發洩情緒被污辱施打的工具,使用害人的檢查的工具,減少家屬照顧責任的工具,默許繼續傷害同仁的工具,霸佔他人醫療資源的工具,當啞巴讓醫療人員被抹黑的工具,治療費用的刪除被汙辱專業的工具,被剝奪正常人該有的健康睡眠暴露在風險被陌生人威脅跟家人相處的奴隸,等等說不完。在這個極小的環境,遇到的壞人多於好人。我一直覺得我可以改變這個逆向,所以堅持了8年了,直到我被威脅去找自我謀生方式。一般人無法了解我的感受。

雖然我是科學人,我只能問神明。神明告訴我,必須離開,找到自己被感謝--而不是被仇視的環境。

原來,當醫師還是必須被感謝的。

政府不要在胡搞亂搞醫師了。亂象,隨著歷史,造成民族的羞恥,只會是越來越難看。

本文獲「蔡家碩醫師」授權同意轉載

作者簡介_蔡家碩 醫師

 

經歷

美國柏克萊大學分子與細胞生物學系
美國美容醫學會會員
台灣中華民國美容醫學醫學會專科醫師
中國醫藥大學附設醫院 主治醫師
馬偕紀念醫院 總醫師
中國醫藥大學醫學系醫學士
台灣微整形美塑醫學會會員
台灣吸脂外科醫學會會員
國際細胞醫學會會員

專長

合諧極致微整型
超音波融脂體雕
自體脂肪豐胸整型
微創拉皮手術

蔡家碩醫師臉書

  • 評分:
  • 1
  • 2
  • 3
  • 4
  • 5
  • (6)
共有0則留言

回應文章請先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