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睡不到5小時,鐵人的下場是罹癌!李開復病後痛悟:睡覺是最有用的抗癌

照片取自李開復臉書

生病之後,我一路接觸了不少的名醫,當中有位中醫師極力主張,人應該順應四時生活,人生也有四時,小孩子就是春天,老人就是冬天。春日遲遲正好眠,所以他主張小孩一定要睡飽,睡飽的小孩一定聰明。上學遲到就遲到,跟老師請假吧,孩子能睡到自然醒最重要!(要是再早幾年讓我知道這個說法,小女兒肯定會樂壞了吧。)

大學時代,因為做電腦的都是夜貓子,每天都睡很晚,也不覺得奇怪。當年打工是在學校電算室幫著回答學生問題,我尤其喜歡值半夜零點到四點鐘的大夜班,因為那個時段人少,我可以做自己的事,而且還有錢賺!

遇上考試的時候,我一天可能就灌上6、7杯咖啡,但是後來覺得這樣常得上廁所,太麻煩了,而且喝膩了,後來給我找到了咖啡因藥丸,睏了就吞一顆,最多的時候連著三晚沒睡,吃了十幾顆,等於是連喝了30杯咖啡!

到了攻讀博士時,老師底下的十多台機器,雖然大都是我一個人使用,但做語音辨識,電腦分析五千個句子,就需要24小時之久。所以我每到了晚上,就要把語音辨識的實驗弄到這十多台伺服器上面分析。

當年電腦技術還很落後,得要手動上傳這些實驗。可是我想呢,這幾台機器是上天賜給我的禮物,我一定不能讓它們當機、停下來。所以我每幾個小時就需要確認一下:機器有沒有出問題,會不會發生什麼需要中斷實驗的?半夜醒來也非得再確認一下,電腦還在運作吧?總之,每天不安排伺服器忙起來,我就不能安穩上床。這和我日後不把email回完沒法上床是一樣的。

後來有個記者採訪我,聽說我幾十年如一日的,11點上床,5點起床,不看電視、不運動,在文章裡恭維我自制又規律,跟電腦伺服器一樣,永遠是精準、高速的運作。其實,他只看到了我對職涯的拚命與投入,沒看到我該睡的時候睡不著,想睡的時候又不能睡。很長時間,我白天靠喝咖啡提神,晚上吃安眠藥才能睡。雖然每天看起來都是精神奕奕,但心中卻是疲憊不堪,非常勞累。

我的很多「神話」,包括「鐵人」封號,以及不論半夜或清晨,隨時回覆電子郵件……,其實都是付出慘重代價堆疊出來的。工作與健康並非不相容,可惜我覺悟得太晚。我的癌症跟這有沒有關係?我想肯定是有的!

所以大病之後,為了補償身體的虧損,我給身體的第一項承諾與改變,就是好好睡覺。以前我每天早上醒來總感覺睏,就猛喝咖啡喝到不睏為止,一天最多喝6、7杯咖啡,然後還加上一杯濃茶提神。但現在喝咖啡純粹是為了享受,不是需要。

讓腦袋適時停機

最佳的睡眠時間是每天晚上10點以後,理想睡眠長度是7小時到8小時。中醫師說,睡覺養人體的陽氣,癌症就是陰氣太盛所致;而11點到1點是膽經循行時間,人體的陽氣剛剛要升發,一定要處在熟睡狀態,才能助長陽氣,所以最好在10點就上床睡覺。按西醫的說法是,11點以後是人體開始進行細胞修復,以及免疫系統獵殺癌細胞的時間,如果這段時間沒有進入深度睡眠,身體的能量系統為了支應額外的需要,無法全力供應上項工作,出錯的機率大增,自然是健康一大害。

我向來很難放鬆,連夜裡睡覺都說不上放鬆,我想我最大的問題,那是長期每天睡不到5小時。工作壓力點點滴滴累積下來,我幾乎是每天半夜睡一會就爬起來收信、處理公事,然後再回床上睡一下,到了清晨5點又必然自動驚醒,簡直跟恐怖片一樣。比較瘋狂的期間,我甚至是半夜裡就把這一整天發生的大事,尤其在美國發生的大事,蘋果、Google最新的消息全都看過。加上微博上很多人是夜貓子,有時候口水戰都是半夜發生的,半夜裡起來正好一次補上昨晚的事,然後備好隔天的十幾條微博。

共有0則留言

回應文章請先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