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績公佈那一天,他親手殺了媽媽...為何賢妻良母卻塑造孩子成為殺人犯?

成績公佈那一天,他親手殺了媽媽...為何賢妻良母卻塑造孩子成為殺人犯?

「我是傳達人們最後訊息的遺物整理師。」

當所有人都轉身離開的時候,只有他會留下來,並安撫死者最後一程。

在長達二十年的時間裡,他接觸過超過一千人的死亡。對人們來說避之唯恐不及的遺物,透過他充滿靈魂的手,讓我們觸碰到背後蘊含的深刻,得以從全新的角度看待生命,尋回屬於我們自己的人生意義。

沒有收到公文,這是一樁連警衛也感到納悶的事件。如果警察局有將公文送達全國犯罪受害者聲援聯合會的話,通常那裡會再把公文轉給我們,但是這一次沒有。我們只有聽說這是一個殺害尊親屬的現場。

我在網路上搜尋了當地社會事件和事故的相關新聞,嫌疑犯據說是一名十幾歲的青少年,也就是被害者的兒子。雖然沒有更詳細的報導內容,但是光「殺害尊親屬」這一點就已經引起極大的震撼。

犯罪受害的現場和一般現場不同,會留下警方採集指紋用的粉末,以及被害人的抵抗痕跡等等,變數較多,所以我們通常都會帶著所有裝備和藥品到現場。為了避免有所遺漏,當天早上我就一直專注準備裝備,然後往預計作業兩天的現場出發。

這是一棟設計寬敞平衡的高級公寓,客廳沒有被弄亂,廚房也依然保持乾淨。我打開一處應該算是臥室的房門,但是房門有些奇怪,似乎曾經被試圖整個密封。除了被塗上黏劑外,上面又加塗了矽膠,然後再貼上層層膠帶,門縫也有曾經封死的痕跡。

臥室裡的床上佈滿鮮血和腐爛物質,這讓我想起以前處理過的一個現場。當時現場所流的血量之多,大概是一舉起棉被鮮血就馬上嘩啦流下來的程度。眼前在床上的那條棉被大概也是這樣。被害人沒有留下掙扎痕跡,通常這種情形不是遇害時在睡覺,就是已經喝醉酒或是行動困難的身障者才有可能。

我走去另一個房間,看起來像是屋主兒子的房間。打開房門一看,首先映入眼簾的是宛如用獎狀裱貼的一面牆,最優秀賞、金賞、優秀賞、優等賞⋯⋯全部都是拿到第一名獲得的獎勵,獎杯也是擺滿一整個大櫥櫃,沒有半點間隙。從房間一眼就可以看出來,兒子不僅會念書,在各方面也都表現傑出。事件發生的過程似乎都在臥室裡,其他地方完全找不到痕跡,連採集指紋的粉末都沾黏不到。正當準備整理現場時,孩子父親那邊的親友也持續進進出出。從他們交談的對話中,隱含著這起案件的線索。

這是個原本由媽媽、爸爸和孩子一家三口所組成、生活寬裕的幸福家庭,但是從孩子念中學開始,媽媽就開始執著於孩子的學業成績。嘮叨、強迫、威脅、拿棍子毒打,使盡手段逼孩子念書。為了這個問題,夫妻兩人的關係開始急遽惡化,經常發生口角。雖然有時也會交談,但一直無法拉近兩人想法的差距。最後在孩子進入高中就學時,這對夫妻終於決定離婚。

離婚之後,媽媽對孩子成績的要求變得更加極端。如果拿不到第一名,媽媽就用高爾夫球桿狠打孩子,甚至不停地罵他,不讓他睡覺。爸爸離開後,那麼大的房子只剩孩子和媽媽兩人,如今連個勸架的人都沒有。相反地,如果孩子考第一名,他想要的東西媽媽都會買給他。

原本是個聰穎的孩子,只要好好引導出他的興趣,孩子就能自發性學習,而且能有不凡的表現。但是卻因為媽媽的緣故,讓他變成一個視念書為壓迫、對成績產生恐懼的孩子。

事件發生當日,正是學校公布考試成績的日子。沒拿到第一名的孩子那天回來照舊得趴下臥直,接受高爾夫球桿的體罰。媽媽一句「明天再說」,讓孩子整夜陷入恐懼之中。

就是那天晚上吧!孩子在自己的房門上練習射擊,他有一把槍。我們整理房間時找到一把槍,仔細一看,是用市面上販賣的高級玩具槍所改造的,不過子彈不是塑膠做的,而是鐵。

看起來有發生過槍擊,房門被打到好幾處凹陷。我們也有找出好幾把刀,雖然大部分是可攜帶式的小刀,但是刀刃尖銳的程度足以令人膽顫心驚。

是不是因為承受不了極度的壓力,所以拿這些恐怖的武器當玩具把玩?還是早就計畫好的嗎?總之,孩子就這樣成了潛在的犯罪者。

聽說孩子害怕明天母親睡醒後起床,所以犯下滔天大罪。他對熟睡的母親刺了好幾刀,因為害怕母親會活著打開房門走出來,於是又在門縫上塗了強力膠。

共有0則留言

回應文章請先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