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還年輕,可以再生一個!」一個媽媽的悲吼:失去的生命不是任何新生命可以取代的

「你還年輕,可以再生一個!」一個媽媽的悲吼:失去的生命不是任何新生命可以取代的
死亡沒有結束關係

我曾陪伴一名患上末期腦癌的三歲男孩。因為身體迅速衰退,導致他在家裡呈現垂危狀態,父母趕緊把他送進加護病房搶救。

「兒子,你還會再回來嗎?」母親把他緊緊抱在懷裡。

男孩在許多針管、喉管、藥物及媽媽的擁抱下,微笑、點頭、離去。

那一天是他的生日,也是他的忌日。

當天,我也在加護病房陪著他們,見證著這一切。夫妻倆沒有流淚,用很平靜的心情去處理一切身後事。他們深信這是老天爺派來的天使,兒子只是暫時離開,因為他答應會再回來。

一個月後,我去拜訪男孩的母親。那是一個我熟悉的居家環境,四周放了許多男孩的照片,而那些照片展現著一張又一張的陽光笑容。

其中一張照片擱在大廳的書桌上,母親在相框玻璃上寫著:「孩子,請記得回來。爸爸媽媽在等著你。」

我正常嗎?

男孩的父親上班去,我和男孩的母親坐在大廳開始聊天。她告訴我:「每天清晨,我和先生都會去墓園看一看孩子。我的心才能穩定。」我點頭,讓她知道我在傾聽。

「每天中午,我一定會去樓下附近的草地走一趟。只有在那裡,我才能記得他的笑容。」她邀請我走進他倆的睡房,那也是男孩的睡房。雙人床中間鋪展著男孩的一整套睡衣,「我每天都會給他更換一套睡衣。」她說。

孩子的爸爸每晚都會拿一本繪本閱讀給他聽。床邊,確實放著男孩喜愛翻閱的繪本。

「你可能不相信。不過,我覺得他還沒有離開。」

我點頭:「嗯。我感覺到你的感覺很強烈,他始終沒有離開你們。」

回到大廳,我繼續聽她分享現在的生活。我們一同重述男孩離去的那一刻,我們安靜地哭著,也笑著。話題不煽情,情緒也不波動。

她忍不住對我說:「謝謝你,以量。你感覺得到我們的痛。」

她直言喪子的她受到不少親友的壓力。

同事說:「你還年輕,可以再生一個。」

佛友說:「那是你們的業障。為了消除業障,你們要做多一點懺悔。」

教友說:「孩子是天使,已經回到主的懷抱裡。」

家人說:「你不要太傷心,傷心也是沒有用的。你倆還年輕,還可以再生孩子。」

她完全不需要這些安慰的語句,一點都不需要。

除了她的丈夫,沒有人可以瞭解她經歷的痛苦。作為一個媽媽,她不只是失去了兒子,同時也失去了所有對兒子未來的寄望。

共有0則留言

回應文章請先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