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次幫他洗澡前,我都得先把自己灌醉…」一個被失智症爸爸性騷擾的女兒痛苦告白

「每次幫他洗澡前,我都得先把自己灌醉…」一個被失智症爸爸性騷擾的女兒痛苦告白

「我真的、痛苦到忍無可忍了。」這次單獨進診間的Jane,話一出口,眼淚跟著掉不停。 

Jane的娘家爸爸,在沒失智之前,是高階公職人員,對這個獨生女視如掌上明珠,父女之間親子關係從小就很好。初來我的門診時,Jane爸在太太和女兒陪同下,依然有著溫文儒雅的風範,彬彬有禮。 

Jane爸是在一次劇烈頭痛、嘔吐,伴隨嗜睡和抽搐,被送急診後立即住院治療,醫療團隊做了一連串的檢查,包括核磁共振靜脈攝影,發現他得的是一種不常見的疾病-—腦靜脈栓塞。 

一般俗稱的「腦中風」泛指「動脈栓塞」,而靜脈栓塞也是腦中風的一種,只不過是發生在靜脈,而且由於大腦上的靜脈竇分布十分廣泛,在診斷上有其困難的地方,大多發生於嚴重脫水、甲狀腺功能高亢、抽菸,或是服用女性避孕藥的病例中。 

腦靜脈栓塞的Jane爸,頭痛會隱隱作痛,臨床病史較長,而後的診斷也較困難。治療穩定之後,持續服用抗凝血劑,頭痛等症狀有稍緩解,Jane爸也就放心的出院回家。但是幾個月後,由於Jane爸沒有繼續服藥,當他被女兒再帶回門診,已經是手腳運動障礙、失智、人格改變,有抽搐發生的病人。 

Jane先生長期在大陸工作,孩子在外地讀書,媽媽過世後,Jane便把父親接到家親自照顧。隨著病情加重,回診時,我越來越明顯感覺得出,Jane有很深的憂鬱,不知她三番兩次的欲言又止,究竟是發生了什麼事? 

我靜靜的等Jane情緒緩和,她深深吸一口氣,面有難色:「不是我要酗酒成性──可是,我、總得幫我爸洗澡吧?」Jane雙手摀著臉,又哭了:「每次,要幫我爸洗澡,我都得先喝個五六分醉……」 

我心中有著隱隱的不安。 

「我爸,會在幫他洗澡的時候,對我、對我毛手毛腳、甚至、性騷擾……我爸,他完全、真的、不記得、我是他的親生女兒……」 

Jane泣不成聲,好一會,她抬起頭:「洗完澡、安頓好我爸,我難過到把自己灌得酩酊大醉,日復一日,直到最近先生回來發現,狠狠吵了一架……先生要求把老爸爸送走,他無法忍受這種事……我愛我爸爸、我現在是他世上唯一最親的親人,他孤老無依又失智,我怎麼能丟下他不理不管?可是我也愛我自己的家、愛先生、愛孩子……」 

與Jane一家因看診而相識多年,我不禁要問:「有沒有想過,請看護或外籍勞工來幫忙照顧父親?」 

「我自己都能忍受這種長年累月的性騷擾痛苦,我怎麼可以讓別人、尤其是離鄉背井的外傭,來承受這種、這種──」Jane狠咬著下唇,緩緩吐出「委屈」二字。 

她的回答,讓我肅然起敬。 

Jane倒吸口氣:「在我爸還沒這麼糟之前,我知道他有他的性慾上的需求,我曾幫他找過高級應召女郎,因為我想,既然所費不貲,應該會比較安全吧?」Jane一臉茫然:「約好地方辦事,我會先把爸爸帶進房間後,在附近找個地方喝咖啡等他,再帶他回家。」 

「可是,當我爸越來越嚴重,應召站、連我多花錢他們也不要,我總不能把老人家隨便打發,他都已經病成這樣了……」 

共有0則留言

回應文章請先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