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說上了年紀,老花眼就不可逆?丹麥視力訓練大師教你:免開刀、免吃藥的「老花眼自癒法」

誰說上了年紀,老花眼就不可逆?丹麥視力訓練大師教你:免開刀、免吃藥的「老花眼自癒法」

何謂老花眼?

如果你正戴著老花眼鏡閱讀本書,那你無疑就是老花眼患者。不是你的水晶體已經喪失了彈性,就是眼睛周圍的睫狀肌失去了力量。你被告知這就是老化的徵兆,順道一提,還是無藥可救的,唯一方法就是仰賴老花眼鏡的協助。這真是個令人沮喪的場景。

此一理論係由荷姆赫茲(H. Helmholtz,1855)和荷蘭眼科醫師丹德斯(Franciscus Donders,1864)所提出,且被廣泛接納。荷姆赫茲認為老花是因為水晶體硬化所導致,而丹德斯則認為這是睫狀肌疲弱所導致。

有些醫生甚至主張,他們可以透過測量清晰視力的近點距離,也就是你所能看清楚的最近距離,來預測病患的年齡。利用此一邏輯,45歲的近點清晰距離就應該是45公分,到了50歲就減弱到50公分。

那麼,事實的真相為何呢?好幾項嶄新的研究運用了先進的設備檢測,分別都推翻了荷姆赫茲的水晶體硬化和丹德斯的睫狀肌疲弱理論。

首先,水晶體的成份中大約有63%由水所構成,受年齡之影響微不足道。 1973年,費雪(R. F. Fisher)和佩提(B. E. Pettet)得到的結論是:水晶體與年齡之間並無顯著關係,而水晶體的硬化也非造成老花眼的原因。

有關睫狀肌的強度,塔姆等人(S. Tamm., E. Tamm)在1992年得到結論,此肌肉群在超過120歲時才會完全無力。換句話說,它所擁有的強度,甚至超過其所需要放鬆懸吊水晶體的纖維之所需。事實上,我們並未真正了解老花眼成因的真相。

老花眼鏡對你的眼睛有什麼影響?

大多數人不會去質疑被廣泛接受的假設,那就是配戴眼鏡是處理眼睛問題的最佳方案。只有很少數人願意抽出時間追究配戴眼鏡後的真實情況,以及何以這並非上上之策。

視力不是一成不變的。視力時時刻刻都在改變中,多數人都知道這個事實。譬如說,在一整天的電腦工作後,我們的眼睛鐵定會感覺到疲倦。

眼鏡的初衷本來就是用以矯正視力的偏誤。從另一個角度來說,水晶體的天職就是將影像聚焦,並精確地投影在視網膜上。然而,眼鏡這項欠缺彈性的工具,其目的是補足屈光不正。眼鏡一旦戴上,某個特定程度的屈光不正,就必須常態性的被維持住,以便讓你能夠透過它而看得到。

由於這已經是個普遍現象,如果你在特定的量測時間下,把鏡片百分之百配足,那將使情況變本加厲。因為在你接受檢查的當下,眼睛必須因應外界的情境來調適。所以,如果你不得不在下班後的晚上去驗光,即便你在光天化日之下仍能輕鬆寫意地到處行走,你的眼睛仍將持續被迫屈就在此一情境之下。可能在你戴上你的第一副眼鏡時,會發現剛剛驗配的度數讓你的眼睛很不舒服。當你抱怨時,標準的答覆經常是:「過幾天你就會習慣了。」

所以這一連串的冒險故事是如何影響你的視力?很明顯的,就在你去檢查眼睛的那個夜晚,你的眼睛必須時時去適應以精確方法補足此一屈光不正的狀態。換句話說,你的視力持續被迫惡化了。

視光中心點的重要性

鏡片是由玻璃組成,只有一個最清晰的焦點──視光中心點。這意味著,此一中心點直接位於眼睛的正前方,也就是說,當你朝著正前方看時,總是會透過眼鏡的死點來看東西。當你透過鏡片來看東西,並將眼睛轉離中心點時,鏡片就成為稜鏡。

你也許在照相時曾經使用廣角鏡,因而見過影像邊緣被毀壞的效果。眼鏡也會變得有點像相框般的效果,鼓勵你將目光鎖定在某個特定的位置上,以呈現最佳視覺。企圖以驗配度數較高的老花眼鏡來控制偏斜了的雙眼,這將是一場使得視力每況愈下,下場悲慘的矯正。

當你使用鏡片閱讀時,視光中心點也扮演了某種角色。要記住,眼鏡主要是用來矯正看遠的能力。當目光投向地平線時,眼睛會直直地透過眼鏡的視光中心點。然而,當你閱讀時,為了能聚焦在書上,眼睛會向內並向下轉動。除非你配戴特殊用途的老花眼鏡,或是把這個功能融入到鏡片內,每個鏡片的視光中心點將比原來所需分得更開。其結果會讓眼睛更為疲憊,而你閱讀得越多,眼睛傷害就越大。  

眼鏡惱人之處為何?

配戴眼鏡充其量不過是個妥協之計。所有人都知道,眼鏡從來就不是個讓你擁有清晰視力的妙法良方,只會帶來許多令人困擾的不便之處。單單要記住眼鏡到底忘在哪就足以讓你抓狂。當你從戶外回到室內,由於濕度變化所造成眼鏡的起霧,是多麼的惱人呀!

眼鏡通常在最不適當的時刻弄髒、刮傷或破裂。相反的,視力訓練的手法,則是藉由眼球運動全面去除對眼鏡的依賴。我們的終極目標是自然的清晰視力,絕不妥協,永不退讓。

  • 評分:
  • 1
  • 2
  • 3
  • 4
  • 5
  • (0)
共有0則留言

回應文章請先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