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導尿、挖大便,月薪才2萬多,值班35小時不能睡...實習醫師的血汗生活

每天導尿、挖大便,月薪才2萬多,值班35小時不能睡...實習醫師的血汗生活

最近餐飲大學實習生和血汗烘焙坊的糾紛鬧得沸沸揚揚,不禁讓我回想起多年前實習醫師的生活 ......

醫學系需要念七年,當年的學制是第一年到第五年在學校「學習」,第六年在醫院「見習」,第七年在醫院「實習」,見習跟實習最大的不同,見習只是在一旁觀看,實習則是需要實際參與醫療行為;見習醫師只是醫院裡的「外來物」或「路障」,實習醫師則是醫院的一份子,或說是「人力」。

不管見習還是實習,每學期依然需要繳學費給學校,但實習時會有薪水,薪水的多寡和各醫院的制度有關,我當年實習的兩間私立醫院,每個月給我約兩萬多元的薪資。

實習醫師要做什麼?除了跟主治醫師學習醫療技術外,就是做「沒人想做的工作」。舉凡醫院中最繁瑣的工作,幾乎都是實習醫師包辦,例如放鼻胃管、肛診、挖大便、導尿、換藥、抽動脈血、推機器做心電圖、開刀時拉勾、CPR 時的人力幫浦、寫病歷等,不可否認這些都是醫療技術的一部分,但在一年中反覆執行上述每個單項工作數百次甚至上千次,沒有一位醫師願意再過第二年這樣的生活。

實習醫師的一天,早上六點多起床,先到護理站查看昨晚有沒有新病人入院,趕緊瞭解病情和快速查房,不然等到主治醫師查房時詢問病人狀況答不出來,等著被K爆。七點三十分開始晨會,有時需要實習醫師上台報告病例,被慘電是常有的宿命。

八點三十分晨會結束,開始處理各項醫療業務,跟主治醫師查房、處理醫囑、處理病人抱怨、接 call 訊處理雜事、抽空打病歷,中午隨便塞個東西果腹,下午繼續完成未處理的工作和接新病人,準時五點下班幾乎不可能,能七點前離開醫院算很幸運了。若遇到晚上值班,繼續工作到隔天早上,半夜利用空閒時間小瞇一下,隔天重複一樣的工作內容直到全部完成後才能下班回家。 

一個月約有8個夜班,遇到值班需要連續工作超過35小時才能休息,下班後撐著眼皮吃完晚餐,回到宿舍洗完澡後開始昏睡。能昏睡是天大的好事,有時還需要念書準備隔天早上晨會報告,常做著做著就趴在書桌上睡著。

工時限制、過勞議題在當年的實習生活是不存在的,因為上面的學長姐也是這樣熬過來,大家只想著苦完一年就好,沒什麼人抱怨或質疑實習模式的不合理、不符合人性。

當時想著只要咬著牙撐完實習醫師一年,之後住院醫師的生活會輕鬆許多,現在回想起來當年的自己實在太天真,不過那是另外一個故事了。

本文獲「Dr. E 小兒急診室日誌」授權轉載,原文出處

作者簡介_謝宗學醫師

現任:中山醫學大學附設醫院 兒童急診科 主任

學經歷
台北醫學大學醫學系 畢業
中國醫藥大學附設醫院 兒童醫學中心 住院醫師
台中榮民總醫院 兒科部小兒感染研究醫師
中國醫藥大學附設醫院 兒童醫學中心 兒童感染科 主治醫師
中國醫藥大學附設醫院 兒童醫學中心 兒童急診科 主治醫師

FB 粉絲團【 Dr. E 小兒急診室日誌】 版主

Dr. E 小兒診療室」專欄文章列表

共有0則留言

回應文章請先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