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感冒竟變卵巢癌第四期....女強人癌末領悟:人生就是減法,見一面,就少一面

照片提供:零極限出版社

「生日快樂!快吹蠟燭許願!」

每到生日的時候,我們總是歡欣鼓舞地迎接這新的開始。

但是,每吹熄一次蠟燭,就代表著我們又往生命的盡頭更近一步了……。

大家都明白人終將一死,

只是57歲的她,並沒有想到這個因為一場感冒,

讓她獲得一張通往死亡的「快速通關票」。

章經綸,畢業於北一女中、國立交通大學電信工程學系,畢業後曾在中研院工作,以及在新竹科學園區擔任高階主管的職位,甚至還創立了屬於自己的公司,經營地有聲有色;與大學時期相知相惜的戀人結婚,婚後並育有兩子一女,家庭生活幸福美滿。

在家庭事業兩得意的狀態下,認識章經綸的人都稱其為「人生勝利組」的固定成員,甚至時常對著她喊:「好羨慕妳!好想變成妳!」

對章經綸而言,人生,好像正如大家所見,沒什麼困難,直到57歲那年,此生最大也最失控的疑難雜症找上門來了──卵巢癌第四期。

從一開始以為服用三天份的藥就能痊癒的感冒,到後來變成肺積水,接著化驗出積水中有血紅素存在,代表著身體裡有惡性腫瘤,也就是癌症,最後被宣判罹患卵巢癌第四期,這個意想不到的過程與結果,讓章經綸原本能一手掌握的人生,瞬間變得難以捉摸。

在已知卵巢癌第四期的五年存活率只有11%,也就是自己死期將至的情況下,她並沒有埋怨老天爺的不公平,反倒很冷靜地將遺言寫好,而且最讓她想不到的是,竟然只需要一張A4紙就能把自己的後事交代完畢,可見她的人生是多麼簡單。

但是對於這一生,她可以很自信地說已經盡全力地過每一天,不論是面對職場、家庭甚至是自己,沒有一天她是愧對於自己的,所以,當得知Deadline即將來臨時,她並不想浪費時間在為死亡感到恐懼,因為「死」很簡單,只要閉上眼,就可以死去了,最重要的是,在如此有限又簡單的餘生中,她還有什麼「還沒做」、「還想做」的?

所以她開始審視自己的生活態度與人生目標,並勇敢接受化療。

她開始學著接受自己其實也有脆弱的一面的事實,並學習如何擔任「受人幫助」的角色,而非以前那個老是幫助別人的女強人;

她開始知道時間的寶貴,明白人生就是個減法,見一面,就少一面的道理,在做完6次化療,成功戰勝癌症後,決定飛往美國拜訪30多年未見的同學們。

原以為正式擺脫癌症了,在結束美國行後,醫生卻告訴她:「妳復發了,回來接受化療吧。」

章經綸說:「生命總是會在你猝不及防的時候開一個大玩笑,但有誰說我不能笑回去呢?

原來,我是一個需要愛的人

現在的我,想求老天賜死,還真不容易,因為現在醫生給我的定義就是「復發了」,要我一直打化療藥,而且現在已經不能夠確定我的癌細胞殺不殺得死,只能藉由化療把它抑制住,但關於指數能不能下降,醫生也說不準,現在這個化療藥對我來講是否有效,我和醫生也都不能有把握了。

在這樣的情況下,家人與朋友的陪伴與相處對我來說實在是太重要了,他們陪我走過每一次的低谷,讓處在這絕望中的我還存有一絲求生慾望,只是我總是讓自己看起來像是不需要幫助的人,不斷地逞強著,因為活到現在,都是別人需要我,而不是我需要別人。

我不是病人

其實,我一直不覺得自己是病人,只覺得這就是一個經歷,不應該說我是一位「病人」,何況我並不認為癌症是病,在我的認知中,癌症它是「症」,它並不是「病」,因為你用不健康的手段去對付自己的身體,讓它利用癌症發出警訊,顯現許多病症給你看,它不像一般的感冒生病一樣,給你生病的狀況,癌症還會透過一些小毛病來提醒你它的存在。

共有0則留言

回應文章請先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