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給病人吃的藥,我都吃過」50歲就集滿三高,前萬芳醫院院長:這樣深呼吸,讓身體得到休息

「開給病人吃的藥,我都吃過」50歲就集滿三高,前萬芳醫院院長:這樣深呼吸,讓身體得到休息

前萬芳醫院院長洪傳岳,對於治療高血壓、高血脂及心臟藥物研究,享譽國內外,他熟悉這些藥物,也是資深使用者,50歲後就和三高為伍,讓他領悟出如何在有疾病狀態下做好養生,看診時更能理解患者需求。 

心臟內科專家洪傳岳出身醫師世家,祖父、父親及叔叔伯伯都是醫師,他也在家人期待下成為醫師。他的養成背景很多元:台北醫學院畢業後,到台大受訓,後來取得教育部公費留學生資格,到英國學習臨床藥理學,是台灣第一個取得英國倫敦大學博士學位的醫師,回國後在台北榮總服務了20年,再回到北醫體系,2015年屆齡退休後,以兼任身分持續看門診。 

洪傳岳除了是國際知名心臟醫學與精蟲活動力研究專家,也是美國內科學院院士,熟悉高血壓、高血脂治療,年輕時就在看三高慢性病患者;不過,他在50歲後「集滿三高」,笑稱自己好像神農,因為開給病人吃的藥,他都吃過。 

對病患更有同理心 

率先找上門的是糖尿病,至今已有20年病史,由於口服藥控制愈來愈不好,洪傳岳現在必須每天打胰島素,「我印象很深,就是從擔任萬芳院長那天起開始打胰島素,因為壓力大,會讓慢性病更難控制。」 

洪傳岳表示,年輕時沒想過自己會得糖尿病,飲食上完全沒節制,加上喜歡吃甜的,甚至中午只吃餅乾等甜食;45歲時健康檢查發現血糖異常,診斷出糖尿病,後來陸續有高血脂及高血壓。 

洪傳岳說,集滿三高帶來的正面效應,是對病患有同理心,「以前認為患者控制不好,一定是沒有遵照醫囑用藥;但自己成為患者後,才發現病人的反應是對的,用藥確實可能出現副作用,或是像血壓數值會隨壓力、溫度而起伏,用藥不應只是威權式的照著吃,而是視情形彈性調整,才能幫助患者舒服地控制疾病。」 

洪傳岳以自己為例,也曾經歷過多次血糖過低,導致整個人累得不得了,非常難受,因此他現在寧願花更長時間,衛教拿慢性處方箋的三高患者,有哪些可能狀況、藥物副作用,以及怎麼處理,並且教患者如何正確調整用藥劑量。 

共有0則留言

回應文章請先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