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人原本可能不會死的...一個麻醉醫師的真心話:碰到這一種外科醫師,你真的要多打聽一下

病人原本可能不會死的...一個麻醉醫師的真心話:碰到這一種外科醫師,你真的要多打聽一下
這篇故事我一直掙扎要不要發表,最後決定把我想要表達的重點寫在最後,以免大家又畫錯重點。

攝護腺肥大是男人專有的問題,50歲以後會隨著年紀越大,發生的機率也跟著升高。(我查了網路,現在下修到40歲)

攝護腺肥大為什麼會造成困擾?因為男生的尿道有一小段被攝護腺包圍,所以當攝護腺腫大,就會把尿道壓扁,小便解不出來是很痛苦的一件事。最簡單的治療方式,就是用手術解決,又稱「經尿道攝護腺切除術」(以下簡稱TURP)。

泌尿科醫師用電燒刮刀,一小片小片的刮除被壓扁的尿道管壁,目的是讓尿道恢復該有的口徑。聽起來很簡單,其實不簡單,攝護腺組織非常容易出血,醫師輕輕一刮就會流血,讓開刀區域血淋淋的看不清楚。所以,醫師開刀的同時,要用無菌的蒸餾水持續沖洗開刀區域,醫師每刮一點點,就要趕快止血,再刮一點點,又必須先止血。

雖然是小小的區域,但是手術時間通常需要1-2小時。TURP 其實從我開始做麻醉的年代,就已經是常規手術了,大部份的泌尿科醫師都可以開得不錯。

麻醉科醫師只要把半身麻醉打好,然後定時進來詢問:灌了多少水?出來多少血水?兩個數值的差距就是出血量。只要不要超過500cc,我們不會太擔心,反而是「水中毒」(低鈉血症)比較可怕。因為灌的是蒸餾水,不含任何電解質,如果吸收太多到血管中,造成鈉離子濃度過低,會造成一連串的問題。

好在,這通常在手術進行一半的時候,先預防性的打一支利尿劑,就可以避免發生問題。 事情發生的那天其實我是休假的,為了處理一些私事到醫院,結束後,換了開刀房的衣服,打算進去找同事K哈啦聊天。

K被困在一個開TURP的房間裡,因為手術醫師一直出狀況。我進去後快速了解一下,病人是約60歲男性,沒有任何慢性病史,術前的抽血檢查、心電圖、X光都正常。

幫他手術的醫師,我想應該大於65歲,因為他已經從某教學醫院退休。喜歡玩樂的老王,永遠也不懂,這些退而不休的醫師倒底是想拼到幾歲?

病人情況的確不好,意識怪怪的,利尿劑早就已經打了,還是不太對勁...K告訴我:手術已經開很久了,灌水量與流血量都遠大於平常的TURP,他已經叫了 500cc的血上來準備輸血,我那時候覺得叫500cc太少,請K再追加500cc。

因為,手術看起來沒有要結束的樣子,而且流出來的沖洗液越來越紅,顯然泌尿科醫師完全無法控制出血,這樣一直流血,會出人命的。

我建議K改成插管全麻,因為半身麻醉一般只有兩個多小時的效果,這位泌尿科大老已經奮戰超過這個時間,而且,我擔心萬一等一下狀況更加惡化,至少先插上管子用呼吸器照顧好呼吸,我們就可以專心搶救其他的問題。

於是K打藥,我插管,改成插管全麻。然後我們準備了一條可以輸血的大口徑點滴,500cc的血一送到,立刻掛上去開始輸。

但此時,卻已經來不及了,病患的心電圖變成不正常的模式,必須開始急救(CPR)。我立刻跳上去心臟按摩,同時請血庫送上來更多的血,然後要K再想辦法打一條大號點滴,因為下面開刀傷口流血太快,我們輸血的速度根本追不上。

經過一番搶救,病患血壓、心跳都回到正常值,然後我們直接告訴泌尿科醫師:不能再開下去了,趕快止血收工,快要出人命了!泌尿科大老非常不爽,但是他的四周瓶罐𥚃都是鮮血,他應該心理也是有數才是。

在泌尿科大老作最後止血的同時,我告訴K趕快去把麻醉紀錄寫清楚:我會替他把病患照顧好。

麻醉紀錄務必詳細記載:

幾點幾分,失血量多少?
幾點幾分,血壓掉到多少?
幾點幾分,改成插管全麻?
幾點幾分,心臟開始亂跳?
幾點幾分,CPR成功救回心跳和血壓。

過程中,幾點幾分打了哪些急救藥?總共輸了多少血,估計流失了多少血。

最後要送加護病房前,病患已經完全清醒,但是氣管插了呼吸管,沒有辦法說話。我們把病患推出開刀房,立刻請他的家屬們過來(太太與女兒),雖然病患無法說話,但是他們透過點頭、搖頭和比手畫腳,還是可以溝通,

病患身上裝了攜帶式監視器,所以我可以知道當下的心跳血壓與氧氣飽和值。在安全的情況下,我讓他們一家人在加護病房門口儘可能的多相處一會,直到他們沒有話題了,我才把病患送進加護病房。

共有0則留言

回應文章請先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