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療體系快撐不住了!和平醫院前兒科醫師:若武漢肺炎大爆發,將掀開台灣「便宜健保」未爆彈...

編按:新型冠狀病毒(COVID-19,亦稱「武漢肺炎」)疫情來勢洶洶,台灣第一線醫療人員在前線苦苦支撐,諸多相關問題也漸漸浮現。近幾年,健保嚴峻的財務困境,早已讓醫療體系命懸一線,曾參與SARS一役的前和平醫院兒科醫師林秉鴻擔心,一旦疫情在台灣大爆發,照目前的健保體制,台灣醫療體系絕對撐不住.....。

醫療體系快撐不住了!和平醫院前兒科醫師:若武漢肺炎大爆發,將掀開台灣「便宜健保」未爆彈...

2003年4月24日台北市和平醫院因為SARS院內感染而封院,當時我被封在醫院內10天,所幸後來幸運的解除隔離。多年來我一直苦思,這場造成1,000多人集中隔離的悲劇問題在哪裡?

當初,外界指責和平醫院隱匿疫情。事實上,4月12日感染科主任林龍第早已將曹姓婦人通報為SARS病例,但遭到疾管局專家會議排除。而當時的防疫專家蘇益仁,也告知台北市衛生局長邱淑媞與衛生署署長涂醒哲「曹姓婦人是SARS病患」也未獲採信,最後導致了這整齣悲劇:和平醫院一共150人遭受到感染,35人死亡,其中有7位是醫療人員。

17年後的今日,武漢肺炎下的政府防疫措施,大概也給了當年的疑問部分解答:這種跨國性的災難是地方政府與醫院無法獨自應付的。

中央政府在今年的1月8日,立即宣布武漢肺炎為「法定傳染病」,並在1月20日成立中央疫情前進指揮中心,同時有效率的徵收口罩生產廠商、實名制配送口罩,這些已經變成其他國家難以效法的典範。台灣也成為世界上「日生產口罩數/總居民數」比值最高的國家,台灣人堪稱為世界上最幸福的「口罩星人」。

然而,目前台灣醫院裡面卻仍有許多隱憂。

17年前在和平醫院急診的曹姓婦人傳給劉姓洗衣工,劉姓洗衣工再傳給整個8B病房的人。洗衣工雖然也是在和平醫院工作,但他是屬於外包洗衣公司的人,所以醫院並沒有對他作感控的教育與訓練,於是他傻傻的去收急診室的病患衣服。

這怎麼造成的?一切都是因為我們便宜的全民健保。

話說從頭,當年台北市政府在「陳水扁市長」時代開始,一連刪減市醫公務預算,接著在馬英九市長時代將預算刪到零,這些只靠健保給付的醫院只好刪減開支,並將洗衣業務外包來將本求利。

同樣的一個問題:全台灣將洗衣業務外包的醫院有多少?這其中,又有多少大醫院得靠容易交叉感染的美食地下街收益來彌補健保業務的虧損?事實上,台灣的醫療支出佔國內生產毛額(GDP)的佔比,約只有歐洲、美國、日本的6成,導致醫護普遍過勞,啟用很多不利於防疫的急就章制度。

去年底,健保署為省錢而推行「分級醫療制度」,台北市立聯合醫院勸導患者轉診不成,只好變成自費看診。健保署居然於事後罰了市醫1億1千萬元!使得北市聯醫為維持利潤只好砍醫護獎勵金,最後造成了86位醫療人員離職。

這整起事件說穿了,就是因為健保是全國統一定價、給付都相同,但給付金額卻又不到一般醫療保險給付金額的一半,醫院無法隨意漲價,卻又得負擔高店租及昂貴的人事成本,造成醫院與診所的生存困難。

如此窘境,健保絕對得負絕大責任。北市聯醫之所以無法順利勸導患者轉診,就是因為健保署放任台北市好幾家社區醫院倒閉,同時又將健保署自己的門診中心收起來。當健保署為了省錢出此下策,北市聯醫又能將患者轉診去哪?

坦白說,世上沒有任何一個國家辦理公共醫療時,會不提供醫院的「個別保障預算」同時放任其自身自滅。尤其在武漢肺炎疫情當口,台灣已經有許多醫院因疫情影響,病患數大減而開始虧損,接下來醫院該如何應對,又會發生什麼事?健保所埋下的醫療地雷,沒有人知道什麼時候會爆炸。一旦疫情在台灣大爆發,到時醫療體系撐不下去,大家又該怎麼辦呢?

責任編輯:林筱庭
核稿編輯:呂宇真

共有0則留言

回應文章請先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