媽媽決定「斷食」結束生命...她用21日「自然死」實錄,教我的一堂善終課

面對死亡的到來,要如何以最舒適、無痛無病的方式離開,在老年化漸趨嚴重的台灣,是至關重要的課題。走在生命最後一哩路上,有人希望能得到最完善的醫療;有人則希望回到熟悉的家中,等待離世的一刻到來,而此文作者畢柳鶯醫師,罹患小腦萎縮症20年的母親,選擇了不同的做法...

武漢肺炎風聲鶴唳、人心惶惶之際,我一個人提著比出國旅行還要沈重的行李,前往1個小時車程的台北娘家赴一個最遙遠的旅程。罹患小腦萎縮症第20年的母親,逐漸失去行動能力,近來無法做瑜珈復健,無法做喜歡的裁縫,且吞嚥困難、無法翻身,故而決定要開始斷食了。行囊中有「佛說阿彌陀佛經」、「洛陽三十三所觀音靈場納經帖」以及刺繡材料,伴我面對母親教導我的最後一堂課:「自然死」。一場無法預習的考試,一次未知的考驗!心中百感交集。

家中我和妹妹習佛,幾個月來,妹妹每日誦唸藥師經迴向給母親,我不定時唸阿彌陀經,去年秋天參拜了京都的33所觀音靈場,我們共同的目標都是祈求眾菩薩保佑母親少病痛、得善終,不時向觀世音菩薩祈求母親能在睡眠中離開,不需經過飢餓、虛弱之苦。

母親忍耐病苦到過了農曆年生日,達到算命師父所說的陽壽年歲,開始斷食。有朋友建議漸進式的方法,可以減輕痛苦。她從每日2餐減為每日1餐到早餐只吃半晚稀飯。這10天內,沒有飢餓感也沒有不舒服,吃得少半夜不用上廁所,精神出奇的好。住台北的大兒子幾乎每天來,請阿嬤講述她一生的故事,記錄在電腦裡。他發現阿嬤吃得少、身體負擔少,好像更健康。母親幾次擔憂的對他說:「真怕死不了啊?!」

母親來日不多,除了我們三姊弟每天在,孫輩和三個曾孫也常來,家中異常熱鬧,笑聲不斷。母親精神很好,只要有曾孫在,她總是眉開眼笑,眼光隨著他/她們轉。大兒子覺得很超現實,阿嬤預約了自己的善終,才會有這些事情發生。(註:我父親無預警在睡夢中過世,沒有任何的遺言和告別。我公公臥床12年往生,過程艱辛無比,婆婆犧牲很大。台灣80%的人在醫院往生,往生者與家屬都辛苦,也難有充分的陪伴和好好告別。)

白天我和妹妹陪媽媽,晚上弟弟陪媽媽看驚悚片。我不敢看恐怖片,一個人在弟弟的書房,看書、念經;客廳不時傳來母親、弟弟和看護3人的驚叫聲和笑聲,真的是很超現實耶!

前面這10日她需要的僅是便秘方面的照顧,每天喝1湯匙油,喝3大杯水,服用軟便藥和緩瀉劑。她喝過橄欖油、苦茶油,味道最好的朋友介紹的一種南瓜子油。油可以使腸道潤滑,有助排便。因為吞嚥困難,喝的水要加入連藕粉稍微煮一下;醫院一般建議病人使用「快凝寶」,她覺得蓮藕水比較好喝,而且便宜很多(母親超級節儉)。

第11天起她完全不進食,但為了怕便秘還是有喝油和蓮藕水。靠近用餐時間覺得餓,喝了蓮藕水,有飽足感。我怕她飢餓會胃痛,帶了抑制胃酸分泌的藥物,結果都沒有用到。這時期她還是可以維持上午看電視,中午午睡,下午看書2到3小時,5點看點電視,6點小睡,7點起來看電影,10點就寢的規律生活。

第14天,她覺得一定是南瓜子油和蓮藕水太有營養了,繼續吃下去不知道要拖多久。堅持不肯吃任何東西了。但是感覺有便排不出,擅自請看護給她吃強的瀉藥。

共有0則留言

回應文章請先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