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朋友得不到回應、老朋友約吃飯一波三折...成年人只有一種「真友情」:在意你最瑣碎的喜怒哀樂

新朋友得不到回應、老朋友約吃飯一波三折...成年人只有一種「真友情」:在意你最瑣碎的喜怒哀樂

成年人關係虛實難辨,
翻山越嶺而來的感情假不了。

有一次,我在綜藝節目聽到羅姐 (羅霈穎)安慰另一位女明星說:「如果這個男的愛你,哪怕是上刀山下油鍋,用爬的也會爬過來找你。」霸氣的發言令人印象深刻,可惜我沒有如此大的魅力能在感情占得上風。不過,這段話我卻一直記在心裡,拿來驗證一段關係的虛實。

成年人會保留的人際可分成2種,一種是想要的,一種是需要的,有時難免汲汲營營,就算相識多年,很容易因為缺乏利益輸送,這段感情終究轉淡。沒必要的朋友不必深交,但老朋友究竟有沒有常聯絡的必要,是需要學習分寸拿捏的。

面臨人際的選擇題,我特別在意主動性,朋友再交就有,但自始至終都那麼在乎你的人,十分難得。

前年,母親因罹患癌症而陷入低潮,所幸只是初期經治療後逐漸痊癒, 只是長年壓抑的精神耗弱全在病後爆發。有好長一段時間,生理跟心理同時折磨,情緒時常失控,好幾次把自己關在房裡,拒絕跟家裡的人對話,時而憤怒、時而愁容,任誰也抓不住。

那段時間確實挺難熬的,少數幾次的笑容就是見到她口中的好姐妹。小學畢業先後進入紡織廠工作,幾個青春未熟的少女朝夕相處,住在同間宿舍分睡上下舖,大半夜躲在蚊帳裡搶讀隔壁寢室的情書,想家的時候就一起哭。出嫁時是彼此的伴娘,說好來日要出席孩子們的婚禮。

嫁做人婦後的母親全心為家庭付出,父親的事業30多年來起起落落,始終守在身旁不敢離開。我時常陪她翻著舊相本,指著合照裡幾張湊在一起的小臉,細數每個姐妹的脾氣,少女時代的歡笑在泛黃的畫質裡依然嬌俏。過得好不願張揚,過得不好更不想打擾,心思如麻的母親,就這樣跟她們失聯了。

多年來,我們搬過2次家,電話改號,要連絡上其實難上加難。等到其中一位阿姨準備嫁女兒,堅持找到母親,只為信守當年承諾,想親手交付孩子的喜帖。循著舊地址挨家挨戶地問,幾經打聽才問到現在的住處,登門拜訪那天我不在家,但可以想像母親內心有多激動。

事後才從母親的口中聽到:「中興的那群同事找到我了,真的好有心。」眼角泛著淚光。

幾年之間,母親的生活有很大的改變,同儕的出現給了她很多笑容, 還有念不完的新事舊事。原本封閉自己,平時就只跟幾個親戚、街坊往來, 現在回老家會看到她戴著老花眼鏡,忙著回訊息,存著一堆搞笑影片跟長輩圖,只為跟她的「中興好姐妹」群組分享。

女人的友情是很微妙的,不管歷經多少難堪的爭吵跟對立,終究想和好。時間帶給女人故事,故事磨練出她們更強大的包容力。縱使前方的路再黑,也願意攬著臂膀,那種陪對方上廁所的亡命天涯情感,被很扎實地種在歲月裡,微小又巨大。

成年人的世界是孤獨的,能存在生活裡的安全感少之又少,我時常為了人跟人之間的真假難辨,感到困惑且灰心,幾次付出真心得不到回應,想往老朋友的懷裡躲,卻發現之間隔著千山萬水。約一頓晚餐一波三折,久了, 習慣報喜不報憂;但總會有幾個人讓我感受到被重視,察覺到再細微不過的負面情緒。哪怕是拋家棄子,一整天有100個會要開,都能用見縫插針的巧勁,百忙中抽空聊聊近況,我那稀鬆平常的喜怒哀樂,卻是他們在意的事

朋友沒有先來後到,而是來了之後,再也沒有離開的人。比起死別,其實生離未必好受,從前我總害怕分開,深知一聲再見過後,未必能夠如願再見。現在反而能看開,照著想要的步調生活,不刻意為誰等候,把心門敞開要來便來,真心的人自然靠近。

哭哭啼啼終究還是要長大,此刻的我,終於能用比較豁達的態度看待聚散,久別或許是一道淬煉過程能把人際圈裡的雜質過濾掉,老是想念肯定是用過心。願意把所有事情排開,為你多留一點時間的人實在不多,即便哪天行動不便必須拄著拐杖,都肯翻山越嶺而來,只為並肩坐著傾聽,這才叫值得留的真感情

#沒必要的朋友不必深交

朋友之間沒有所謂的先來後到,只有是否願意將你放在心上的人,再忙再累都願意為你留下傾聽的時間。

書籍介紹


絕交不可惜,把良善留給對的人
作者:威廉
出版社:悅知文化
出版日期:2020/05/11

作者簡介
威廉 William Tseng

出身台南鹽分地帶──北門,18歲踏進台北城,大學畢業一頭栽進媒體產業,整整10年,做過雜誌也操作過新聞網站,選在青春耗盡的2017年,決定成為生活風格的自耕農。現為網站經營者、廣告製作人跟造型師,正在寫一本沒有盡頭的《Psycho doc.精神科觀察日記》,2019年出版《最後下班的人,先離職》。

責任編輯:呂宇真
核稿編輯:陳宛欣

共有0則留言

回應文章請先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