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手術刀到菜刀》那一晚哭著宣告的死亡,讓他決定當醫界逃兵


當醫療評鑑凌駕專業判斷,對醫療品質的影響是台灣社會該反思的議題。
《從手術刀到菜刀,那一晚哭著宣告的死亡,讓他決定當醫界逃兵》

前陣子到鄉下玩,剛好經過魯夫學長的故鄉,中午就在學長家開的餐廳叨擾。順便想問問他,當初這個這麼勇敢,選擇台灣專科醫師訓練年限最長,而且最難的神經外科的人,怎麼會就突然辭職回家幫忙,拿起鍋鏟和菜刀當起餐廳老闆了呢?

《不解》

魯夫是我大學學長,大學時因為參加同一個社團,所以感情還不錯。只是後來我們在不同醫院工作,他也因為結婚、生子和當了總醫師而日漸繁忙,我們就慢慢少了聯絡,但偶爾還是會在臉書上看見彼此的動態。

下鄉的那幾年,看見學長也離開當初受訓的醫學中心,到一個離市區有點遠又不太遠,開車單趟大概要一個小時的區域醫院工作。

那時候,我還常常看到學長在臉書上寫著和病人的互動、寫哪個阿公阿嬤要幫已婚的他介紹女朋友當老婆、寫他又收到了哪些可愛病人送的土產,我深信著當初在學校這樣照顧學弟妹的他,一定也是個很盡心照顧病人的醫師,所以病人才會這麼感謝他!

只是去年,我突然就在臉書看到學長放下手術刀,回到家裡開的餐廳幫忙的消息,除了錯愕之外,更多的是不解

40歲出頭的他,正該是一位外科醫師經歷專科訓練,及年輕主治醫師的跌跌撞撞後,技術最純熟,體力也最好的時候啊!怎麼會就這樣放下了呢?

《是誰的錯?》

忙亂的午餐時間後,魯夫學長總算有空坐下來和我們聊天。

彷彿看透我此行的目的,學長說:「唐唐,你一定很想問我為什麼突然離職,回家來吧?其實這是有原因的,因為我發現,我沒有辦法再待在現在這個醫療環境裡、沒有辦法再面對病人了!」

說著,原本開朗的學長,神色就黯了下來,讓我深深擔憂起學長到底發生什麼事了,便對他說:「學長,如果不方便就別說了,沒關係的。」

學長深吸了口氣說:「沒事的,我已經好多了,沒事的。」

「那是前年底發生的事了,你下鄉過,知道在那些中小型醫院的主治醫師責任重大,必須隨call隨到,偶爾如果運氣不好,晚上連續來好幾台急刀,又接著白天門診與常規刀,兩三天見不到家人一面也是可能的。

那天剛好是這樣一個晚上,我先是第一天晚上從家裡被叫出來後,就連續開了兩刀急刀,開完就睡在醫院,接下來又是整天的門診,然後晚上又再值班,隔天又是刀日,好不容易能回家的時候,已經是第三天晚上了!

  • 評分:
  • 1
  • 2
  • 3
  • 4
  • 5
  • (0)
共有0則留言

回應文章請先

TOP